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歌手》与全世界最“挑剔”的观众

ELLEMEN睿士2019-04-21 11:49:48


《歌手》收官的当口,一段张学友 2 年前的采访视频再次上了热搜:“我其实很佩服那些参加《我是歌手》的歌手的,被那样评判,那些评判都不知道懂不懂得。”


“我唔会参加《我是歌手》”


但最值得玩味的不是歌神的立场本身,而是它所引发的一种论调:真正牛逼的音乐不可能出现在竞技类综艺节目里,而拒绝观看《歌手》则是一件值得自我优越的事情。


《歌手》总策划洪涛曾在接受媒体的采访时曾感叹,“做了十几年电视节目,我们亲手培养了全世界最挑剔的观众。”档高规格制作的音乐类真人秀走到第五个年头,唱衰声不绝于耳,收视率也跌破新低。“大概是最后一季了吧”,这似乎是《歌手》的观众中一个普遍的观感。


为什么人们越来越倾向于“挑剔”《歌手》了?


一些美国的传播学调查反映,真人秀的核心观众有着不同程度的自恋倾向,他们会不自觉地寻求符合自身特质的媒体特征。也就是说,在看真人秀节目时,观众其实是在用节目的内容去印证自己的审美、立场和三观,去寻找认同感和代入感。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观众所挑剔的并不是《歌手》本身,而是在节目的既定框架之外,它所呈现的不符合自己审美、立场和三观的倾向。很显然,从几个月以来的抓马来看,在这档节目成长的第五个年头,它所呈现的疲态已经无法映照出观众眼中那个“更好的自己”了。



“民谣圈是个什么圈?”


民谣歌手赵雷的踢馆给音乐博主们送上了本季第一波“十万+”。一首《成都》爆红之后,“民谣”作为一个早已被过度标签化的音乐类型,再度被打捞起来,成为了社交网络上用来划分你我的身份标识。



这并不是小众音乐类型第一次出现在主流的音乐真人秀中,但无论是唱爵士和灵魂乐的袁娅维,唱摇滚的梁博,还是想唱摇滚的萧敬腾,都没能像赵雷一样,引发观众对某一个特定音乐类型的大规模讨论。


对《歌手》打出的这张情怀牌,到了观众的眼中却是两头不落好——吹捧民谣的人会认为,这样一档主流节目利用,乃至“玷污”了自由而独立的民谣艺人;而各种嘲讽、结构、歪曲民谣的段子也在一夜之间重见天日。赵雷也许火了,民谣却成了输家。



“尬普!尬普!”


另一个站在风口浪尖上的歌手则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引发了观众的群嘲:与赵雷不同,他所做的不是展现一种被主流忽视的音乐类型,而是被观众戏称,开创了一种全新的曲风:尬普(Gap)



事实上,自张杰走红以来,关于他的各种不同层面的争议从未间断,在各种问答网站上,类似于“张杰为什么那么土?”“如何评价张杰(和谢娜)?”的问题所指向的回答数量动辄成百上千。而这个新的“黑点”说白了,也只不过是张杰选择了一种自己不适合的曲风而已,但对观众来说,它所带来的娱乐效果几乎和“闰土”这个绰号不相上下。


于观众而言,对一档综艺节目的主角发起群嘲,其实只是一种情绪的发泄和从众。无论张杰的演唱水准实际如何,只要他在此之前已经在舆论中被立为一个可供嘲笑的符号,“尬普”便会被无限放大。



“三十多岁的女人招你惹你了?”


《歌手》本季奉上的第二波“十万+”依然来自赵雷,只不过,这一次的争议所涉及的不再是审美,而是“三观”。返场表演中,他以一首《三十岁的女人》惹毛了互联网上的一大票女性,被贴上了“直男癌”“男权遗毒”“歧视女性”的罪状。



在很大程度上,这场“《三十岁的女人》讨伐战”只是一场借题发挥。在近两年的互联网环境下,“女权”不知不觉地成为了一个自带流量的话题,一碰就响,一点就燃。


对一个对女权没那么敏感的观众来说,这只是一场表演而已;而对那些听到歌名就怒从心头起的观众来说,这个战场早已延伸到赵雷的控制以外了。



“大众评审真不容易,

年纪轻轻耳朵就聋了”


其实从第一季开始,每场 500 个“大众评审”们的音乐审美便饱受质疑。“唱不到某个高音的都是实力不够,唱到某个高音用假声的实力都不如用真声撑上去的,不能把慢歌快歌都唱一遍的就是单调无聊”,这是坐在屏幕前的观众对“大众评审”们评判标准的认知。


而在 5 季节目以来的绝大多数竞演中,大众评审的选择趋势也的确应证了这个铁则;李健可能占据了仅有的法外之地,他的胜利也成了节目制作方在面对这类质疑时如获至宝的挡箭牌。


而在 5 季节目以来的绝大多数竞演中,大众评审的选择趋势也的确应证了这个铁则;李健可能占据了仅有的法外之地,他的胜利也成了节目制作方在面对这类质疑时如获至宝的挡箭牌。


但挡箭牌只有一个,“高音崇拜”的审美却从素人选秀的时代延续至今,非但没有没有被质疑声打压,反倒在这一季《歌手》捧出了一个极致的高音天才。




“你们能别有事没事就cue李健吗?”


自从李健在《我是歌手》第三季被开发出“段子手”属性,到了这一季,节目组便刻意地将这一“人设”尽可能放大。几乎所有的串场环节中,李健的“人形弹幕”都会被剪辑进画面中。


其实不只是李健,在“人设”这个问题上,一档成功的真人秀必然要通过剧作技巧,为参赛者勾画鲜明的标签,从而令观众产生认同感。但在这一季的《歌手》中,节目组前几季的休息室中讲故事的功力在这一季出现了问题,歌手们塑造的初始“人设”传达到观众那里,往往太过刻意,给人一种“卖人设”的观感。



“看《歌手》的时候,

有谁会不快进吗?”


从《我是歌手》的第一季开始,“悬疑”便一直是节目的一大看点:谁会来参赛?谁会来踢馆?谁会淘汰?谁的票数是第一?每一场的演唱顺序是什么?每期节目中,这些悬疑的呈现都会占据大量的时长。


而到了这一季节目中,除了洪涛一如既往的“喝一杯水再宣布冠军”的习惯以外,大多数悬疑元素都被淡化了:参演艺人名单早早公布,演唱顺序抽签也不再过多展示,就连每期的排名情况也不再成为观众热议的焦点。


尤其对通过网络观看节目的观众来说,很多人也许会直接跳过真人秀的部分,只观看中间的几首竞演歌曲,连宣布排名的部分也不一定会耐心看完。


观众们不再那么容易被节目组牵着鼻子走了,他们只想在看节目的过程中收获几个谈资,再发现几首可供单曲循环的新歌而已。至于谁是歌王,也没那么重要。



请在评论区告诉我们

你预测的本季歌王是谁?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