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几件小事

penny裴絮2018-12-05 14:27:21

我跟张生是在2009年认识的,高中毕业的那个夏天。那时你还是寂寞的石头,我还是被雪覆盖的夏,我们在各自杀马特的青春里偶遇,不撕不相识。


恋爱开始在2010年春节,于我而言算是初恋。大学四年,懵懵懂懂,想来有许多遗憾。工作四年,上海、广东、郑州、武汉,到处折腾。


2016年初春领证,进入我们并不适应的婚姻状态。17岁相识,从青春到青年、从学生到工作,转眼间八年了,许多往事已经模糊不清了。趁今年的记忆尚能分辨清楚,记录一些小事,希望以后吵架的时候能翻出来看看,放下想要掐死对方的双手。


1、游戏


藏烟


有段时间神烦张生抽烟,看到家里有打火机就扔掉,看到有烟盒就藏起来。没想到藏了两次你就怀疑是我,而不是你头昏眼花忘记自己放在哪里了。


等你不经意间发现烟的时候,竟然生出一种意料之外的惊喜。于是央求我继续藏烟,我同意并提出条件:每找到一次只能抽一根烟,找不到就不能抽。你满心欢喜的答应了。


起初只是藏在客厅的某个物件中,长伞、鞋柜、书架等,稍微留心观察十分钟内就能找到,最后你总是美滋滋的享受胜利果实。数次之后张生已经沾沾自喜,认为自己战无不胜了。


于是在一次看似平常的藏烟游戏时,我将烟盒藏在一个极其隐蔽之处,你按照常规找了十多分钟一无所获之后,脸上的笑容渐渐凝滞。半个小时后开始焦虑,翻箱倒柜。以至于我坐在客厅的哪里你都要捕风捉影的让我起身,在凳子沙发上反复搜查。我笑的前俯后仰,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只好去卧室清净。


我玩完手机准备睡的时候被张生摇醒,烟藏在哪里了?你咆哮道。我一看时间,凌晨1点。找了两个小时不放弃,真心佩服。我说你有执念了少年,然后转身呼呼睡去,留下张生暗自神伤。


石头剪刀布


为什么每天有那么多家务需要做,洗衣服晒衣服叠衣服扫地拖地收拾屋子给狗铲屎遛狗等等。可惜我们两都懒得抽筋,不得不做时就只能石头剪刀布,输的做事不许哭不许反悔一局定胜负。这个发明避免了许多不必要的争吵,愿赌服输。


干净的衣服从阳台收进卧室的时候就往沙发上丢,早上起床最头疼的就是找衣服穿,把沙发上的衣服一件件拎出来丢到床上去,找到压在最底下的衣服穿好出门。晚上回家再把床上的衣服一堆扔回沙发上。


两人每天如此、循环往复,到周末时沙发上就堆满了山一样的衣服,让人看着就头大。每当此时,如临大敌的我们会进行一场终极PK,败的人垂头丧气的把衣服一件件整理进衣柜,胜的人还会在旁边吃着零食指指点点。


2、12个小时的夫妻


规律的快节奏城市生活把我们的时间拆分的很细,每段时间都有归属和目的。白天早77,很少联系,晚上回到家两人都在的时候才会感觉实实在在的有人一起生活。周末又各自有安排,所以我说我们是12个小时的夫妻。


尬舞


晚上无聊的时候我很喜欢放歌跟着瞎摇,歌曲每次主题不一样,以我某段时间被洗脑的内容为准:有某一个歌手的全部歌曲,某一年的流行曲目,某个风格的等等。


一个人摇头晃脑没意思,看到张生打游戏打得专注的时候就偏要拉着尬舞。你一脸尬笑,那神情仿佛在说,大家快来看,这里有个傻比。后来拗不过我,就装傻充愣的做一些很夸张的动作,模仿网络热门尬舞。每次我都要笑喷,心想这傻子四肢发育不良吧。


网络流行语


平时在网络上看到各种搞笑的用语,必定会拿对方做第一个试验品。说到两人都知道的,就有get到对方的感同身受。说到对方不知道的,就有获取了新知识的欣喜。


在平常的废话中穿插着用流行语,用的好的时候会心一笑;也有很冷接不上话的时候,大家便识趣的转身走开,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或者尬唱一段爸爸的爸爸叫什么,爸爸的爸爸叫爷爷” 、“ 哈,是谁送你来到我身边,是那圆圆的明月明月


因为太熟悉,所以无所顾忌。好也不好,有时开心、有时也容易扎心。


3、喝茶


春饮花茶解困,夏饮绿茶消暑,秋饮青茶除燥,冬饮红茶御寒。然而我们大部分时候喝的都是普洱,毕竟两人都属于微胖界的,需要清脂。有一次睡前喝了生普,提神效果太好了,一晚上两人都没有丝毫困意。东拉西扯的聊些有的没的,最后实在是头疼,想休息而不得。


一年中大概会有几次这样的经历,喝茶喝杂了,毫无睡意。整个晚上对坐相望,说着废话、讨论某个观点某个人某件事某本书,听着洗脑神曲,吃着爆款零食。


一天中最和谐的就是晚上一起喝茶的时光。偶尔一起听书,静静的脑补书中画面。偶尔一起打游戏,互相抱怨对方太水。经常各干各的,你追剧,我追综艺。又或是你打游戏,我看书。每每遇到两人都灌了一肚子茶水抢卫生间的情况,必然是我赢,毕竟我的肾不好,哈哈哈。


夏季多雨的晚上,你泡着工夫茶,我画着画,耳边传来说书的《摆渡人》,外面滴滴答答下着雨,狗子咬着绝望的鸡,场景一片祥和,我们早早的就过上了老年生活。好像不太符合我们的人设,于是我们两都心照不宣的笑很大声。


4、要求


看过一个视频,夫妻双方互相给对方打分。丈夫给妻子的打分都很高,老婆给老公的打分却很低。我想我们也是如此,张生对我并无奢求,日常要求做什么都是商量的语气。“要不你去把衣服洗了”“我听说拖地有助于减肥,你要不试一试吧”。相比而言,我提要求会更直接,带着威逼利诱。


在极度厌恶你抽烟的时期,威胁你同意不平等条约:在家抽一支烟就必须做一件家务。虽然时常烟雾缭绕,但是每天不用做家务的感觉不要太好哦,嘻嘻嘻。


在情人节的时候要求做一件浪漫的事:送我一本便利贴,我每周可以在便利贴上写一件你必须做的事,时效一年。一般都是要求做平常很讨厌的事情,然后看你一脸吃屎般又不得不做的表情。比如跟我一起做手工、画画,比如做指定混搭的菜,比如跟我一起自拍到有一张我满意的照片为止,比如刷马桶,比如陪我散步半小时。


如若丈夫能够主动承担起家庭的大部分家务劳动,妻子也少一些苛刻的要求,不要东家长李家短的说个不停、各种比较,想必会少很多争吵。


5、怼


每次我慷慨激昂的立志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的内心都是一个绿色的充满正能量的小人。张生就会在旁边扮演红色的负能量小人角色、唱反调。


我打扫卫生你说我假勤快,研究茶文化说我装,健身说我是好玩,画画说我坚持不下去,听音乐会说我附庸风雅,看书说我着相了,学英语嘲笑口音,减肥/呵呵。说到我气恼处,准备打你,你就象征性的鼓励一下,违心的说一句,我相信你能做好的。


被你说中的情况居多,但是为了不让你瞧不起,有些我反倒能够坚持下去。


后来我下定决心做某件事的时候,你刚要开口,我就说闭嘴,把最后一句鼓励的话提到前面来说,前面的废话全部咽下去吃掉,这样有助于提高你生存的几率。你便犹如吃了苍蝇一样,半天才开口道,好!然后竖起大拇指。如果此时我正在喝水,那么你就得去洗脸了。


6、宅


张生一直都很宅,我是分阶段的宅。许多人约张生出去玩,他却越来越像个盒子一样,把自己关在里面,不愿出来。说不上好或是不好,我以前这种状态的时候他也没说过什么。


每个人都有像个孤独症患者一样的时候,不愿意跟任何人接触,等他和自己和解了就会出来了。


我们能一起做的事情越来越少,除了一起吃饭喝茶闲聊,其他时候我们的兴趣爱好、生活节奏完全不一样。偶尔的外出也不甚开心。


生物钟完全不在一个频道,我早睡早起,张生却是夜猫子。我开始犯困的时候,他的夜晚才刚刚拉开序幕。特别是周末的时候,整夜整夜的不睡觉,一旦被催着去休息就会咆哮,清晨就呼呼睡去直至晌午。


我常常想:他晚上在干嘛呢?仅有的几次发现如下:打一晚上游戏、追一晚上的剧、看一晚上的电影、看一晚上的书、喝一晚上的茶、玩一晚上的手机。冒着神经衰弱的危险也要熬夜,也许张生在晚上能够获得他想要的头脑风暴,才会如此舍不得结束一天,一定要过完最后一分一秒。


7、包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对对方身上的一些小毛病已经见怪不怪了,也知道抱怨一万遍也没用,不会改的。于是发展出除了抱怨以外的其他形式:调侃、咆哮、挖苦、反讽等等。经常绞尽脑汁的想一些酸对方的话,往往会引得对方一双白眼,或者嘲笑。


见识了对方的各种状态,进步或是退化都习以为常,高兴时浪、难过时叹气、忧愁时插科打诨、愤怒时互相咆哮。互相期待对方的进步和分享,也不苛求完美。


针锋相对的时候,或哭或闹或吵,第二天很容易就会忘了昨晚的种种不愉快经历。怪不得老话说夫妻没有隔夜仇,不计较,才能过得自在。最近看你很惶恐,写点东西让你笑笑,相信你可以过的很好。饿不死的前提下,高兴就好。


欲望


我们想买车、想养狗,冲动消费后,却深受其苦。车一大半的时间都停在外面没动,每个月还要还车贷、保险、开销。开车从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变得痛苦万分。经济和精神的双重负荷,让车从欲望变成负累再变成工具,原本很让人开心的事情变得索然无味。


我想养狗,你想养大狗,于是我们买了一条拉布拉多。辛辛苦苦一把屎一把尿的喂到成年,看着它从小狗长成大狗。虽然带来很多欢乐,但是它越长大越发现生活空间太狭窄,没有时间去遛,没有耐心铲屎,漫长的白天它只能苦苦等候我们回家。现在只能把它送人,找一个有足够时间和耐心和钱的人陪伴。好在它没心没肺、又聪明乖巧,看到谁都欢喜无比,跟着谁都会过得很开心。


得到了想要的未必会幸福,反而会过得更累,毁灭你喜欢的事物最好方式就是得到它。佛说人之所以会痛苦,只因放纵了欲望。[释迦摩尼从坟堆里爬出来说我没说过!


8、做饭


天天做饭的生活是极度让人厌烦的,双手赞成做饭的都是只吃不做的。往往做饭的人会对自己做的菜毫无食欲,还要经受油腻、烟熏的折磨。


一年365天,我们自己动手做饭的不超过30天。其他时候要么外卖,要么各自在外面吃。所以动手做饭就显得特别珍贵,比节假日还让人高兴。因为不期而遇,毫无计划,所以有偶得的幸福感。


我做的最好吃的是煮泡面。哗啦啦一堆材料丢进沸腾的锅里,出来就是一碗热气腾腾香喷喷的泡面。张生做什么都很好吃,尤其擅长买一堆熟食回来随便加工一下就是美味佳肴,当然在食物链底端的我是没有资格挑食的。不过不得不说,张生煮汤真是好喝,连着喝了三天的排骨萝卜汤,走路都是带着空气动力助推的。


9、外号


我们互相给对方取了很多外号,张生遇到很搞笑的点就往我身上套,然后取笑我。我每次看到很傻的称呼就会原封不动的送给张生。


逗在我说话之前常常习惯叫名字,再说事。张生却是直接说事的那种。于是家里就经常回荡带着各种口音的外号:阿健,健啊,贱贱,健弟弟,脑残张,张求药,张嘻嘻,张不知火舞的弟弟不知所踪,张扁鹊,智障250……



结语


如果2017这一整年的生活是一部长长的电影,冷战;争吵;缺乏沟通、理解;质疑;厌烦;空白这些仍然是主旋律。既没有漫天烟花,也不是山崩地裂;没有大富大贵,也没有饥寒交迫。

 

这些偶尔出现的小事零星的散落在各地,明晃晃的、像漆黑夜空中的一颗颗星星。在这块黑幕上发光发热,传递暖意,让人回想起来的时候,不禁笑cry。此时只想对张生说一句,放屁的时候麻烦去阳台,客厅不欢迎你,啧啧啧。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