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映山红花的怒放:达斡尔族歌者南玎

嫩水达斡尔2018-12-05 13:15:29


 

 

        

  《草原最美声》的舞台就像五彩斑斓的画卷,这里有草原上生生世世繁衍生息的各北方少数民族年轻一代歌者的豪气万丈,这里飘荡着从北国边疆飘来的一阵阵振奋人心又清新淳朴的天籁之音。这里有蒙古人高亢悠远的长调、有锡尼河畔布里亚特人灵动的歌声、有鄂温克王子缱绻的恋歌,当然也不能少在历史的演变中留下千万猜想的达斡尔人的优美动人的歌声。

  达斡尔族是我国五十六个民族中人口较少的民族之一,“达斡尔”为“开拓者”之意。达斡尔族人的先民分布于外兴安岭以南至黑龙江北岸的河谷地带。17世纪中叶以后逐步迁到嫩江流域、呼伦贝尔、爱辉及新疆等地。达斡尔族曾为祖国的统一和边疆的开发做出了巨大贡献。达斡尔族现主要聚居在内蒙古呼伦贝尔市、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鄂温克族自治旗、扎兰屯市、阿荣旗及黑龙江省齐齐哈尔等地,少数散居在新疆塔城等地。

  达斡尔族在全国只有13万多人口,但是达斡尔人的勤劳、勇敢和智慧却创造了悠久的历史和多彩的文化。欢乐的鲁日格勒、古老的大轱辘车、神奇的萨满舞、火红的映山红、可爱的哈尼卡、神秘的斡包……这些词就像一个个富有生命力的达斡尔族符号,让人忍不住想探寻那神秘的达斡尔族密码。

  《草原最美声》民族风系列第三期专题的主角南玎就是这个美丽民族——达斡尔族一枝格外耀眼的映山红,以她自己独特的姿态傲然开放。映山红作为达斡尔族的族花象征着达斡尔人的质朴和顽强。而南玎就像一枝峭壁上的映山红,唱着歌倔强又顽强地沐浴在四季的风雨中。

“南玎”是蒙语中的“珍贵”之意。以字取意我们就能知晓是南玎的父母视她为珍宝给她取名为“南玎”。南玎常常开玩笑说自己是“混血儿”,因为她的父亲是达斡尔族,母亲是蒙古族。小时候的南玎对自己的一半达斡尔、一半蒙古的血统并没有清晰的概念,觉得回姥姥家和回爷爷家吃的东西都差不多,都是奶食品和肉。但是爷爷家总会煮上一锅香喷喷的库木勒(柳蒿芽)芸豆炖肥羊肉。大家吃完了饭,就会唱达斡尔民歌,跳“哈肯麦”(达斡尔族具有代表性的民间舞)。回姥姥家,大家又会唱蒙古族民歌,跳蒙古舞。南玎从小受到两种不同民族文化的熏陶,却从不感到矛盾,反而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气质和一眼就能看出血统的少数民族面孔。

  南玎出生在音乐世家,她的父母都以音乐为事业。成长的道路上南玎的父母有意培养她的音乐才能,从小就让她参加大大小小的演出,从四岁开始让她学习钢琴,六岁学习声乐和舞蹈。与其说是父母真切的期盼,不如说这个达斡尔族姑娘的音乐梦想从小就开始在她心里悄悄萌芽。南玎非常喜欢唱歌,尤其对达斡尔族民歌的热爱仿佛深入了她的骨髓。但是这枝坚强的映山红跟许多音乐少年一样,在追梦的路上,经历了无数次质疑和风雨无情地吹打。让她决心做歌者的强大动力来源于大学时代的一次阶段性汇报演出。南玎的大学时代是在沈阳音乐学院度过的,当时她165cm的身高,将近130斤的体重,在讲究颜值的世界里,“胖”这个有形的杀手频频地对她表示质疑。汇报演出没有上台表演的机会,小合唱的排练也与领唱无缘,作为连年得到三好学生光荣称号和一定奖学金的学霸来说,上台演出是对自己专业的最好肯定。但是一次次与上台演出擦肩而过,南玎不解的询问老师原因。老师的回答竟带着几分揶揄:“你唱的怎样先不说,这样上台也不好看啊,先减减肥再说吧,咱们不能对不起观众。” 听到老师的话之后,南玎第一次意识到,原来一直不曾在意的体重竟成为了阻碍上台的最大障碍。她决定减肥。除了终日在琴房、图书馆之间穿梭,在形体教室挥汗如雨,还在决定考研之后,只身前往北京东奔西跑地学习。用她自己的话说:当我忘记了“减肥”这件事的时候,自己竟然瘦下来了,瘦到45公斤。和之前的65公斤相比,整整瘦了20公斤。尽管在大学期间,没有得到很多上台表演的机会,但是她学习刻苦,勤奋努力,先后被评为“沈阳市模范大学生”和“辽宁省优秀大学生”、“沈阳音乐学院优秀毕业生”。学习之余,她也积极参加所有与音乐有关的活动。她担任过沈阳市广播电台102.9兆赫节目主持人、沈阳音乐学院“女子爱乐合唱团”的成员、辽宁电台102.9兆赫“音乐插班生”栏目嘉宾主持人。

2008年南玎参加沈阳音乐学院“鲁艺杯”歌曲创作大赛,凭借作品《诺恩吉雅随想》获得了三等奖。当问起为什么会创作这首歌曲作为她的参赛曲目之时,她说,“当我离开草原来到沈阳上大学时,我的父亲为我唱了那首蒙古族民歌《诺恩吉娅》。在沈阳的日子每当想念家乡,这首歌的旋律就不断地回响在我的耳际。老哈河的岸上脱了缰的老马奔前方/性情温柔的诺恩吉雅出嫁到遥远的地方……于是,我以它为引子,写了这首《诺恩吉娅随想》。”

  家乡的河水留不住你 温柔的诺恩吉雅

  碧绿的草原依恋着你 纯洁的诺恩吉雅

  你理想的翅膀飞向蓝天

  你美好的希望在草原的天边闪光

  雪白的羊群倾听着你 聪慧的诺恩吉雅

  奔驰的骏马承载着你 热情的诺恩吉雅

  啊 草原爱着你 是你永远的家

  啊 无论来到哪里都会看到 不落的太阳

  达斡尔族有自己的语言,没有自己的文字。所以达斡尔族的民歌多是靠口耳相传。达斡尔族民歌的传承有纵向的传递也包括横向的丰富和发展。歌曲的曲风也带有时代变迁的痕迹。南玎在这首《诺恩吉雅随想》中加入了达斡尔族民歌的韵味。她说,“我们应该在民族音乐中更多地融入不同的音乐风格,来为我们的民族音乐注入新血。创作这首歌的时候我从没想过会获奖,只是打好谱子、写好钢琴伴奏、录音,之后就交了上去。”几个月之后,在她几乎把这件事忘记的时候,作曲系的老师给她打来电话告诉她获奖的消息。她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沈阳音乐学院音乐教育系第一个获得作曲系作品比赛奖项的学生。由此,南玎更加坚定自己的音乐梦想应该紧紧扎根于民族音乐。

  本科一毕业南玎就顺利考入中国音乐学院作曲系,师从原“黑鸭子”组合成员高缨攻读视唱练耳专业硕士研究生。在研究生阶段南玎从意识上了解了音乐的层次,每个音的处理,音与音之间的关系等更细致的音乐知识。在北京的三年中,她参加过许多演出。2011年美国百老汇导演与内蒙古民族剧团合作排练的民族音乐剧《阿拉腾陶来》,在剧组中她任场记,在保利剧院演出场次担任舞台监督助理;同年为北京互联网游戏《猎刃》录制背景歌曲,点击量超过100;同年参加“北京新疆蒙古族祖鲁节”以及北京“达斡尔族鲁日格勒节”演出。2012年,她随从印度驻华大使馆音乐大师alegaonker大师学习印度传统音乐;Casa弗拉明戈工作室自由舞者玛丽亚学习弗拉明戈。2012年参加“神华杯”国家安监局颁奖演出;同年参加内蒙古电视台录制的“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春节晚会”,演唱了《映山红花满山坡》。2013年参加中国音乐学院“四方言区达斡尔族传统歌舞展演”。

  南玎参加过中国梦之声、中国星力量、红歌会和星光大道等很多选秀节目和歌手大赛。但是大部分比赛中南玎都因为唱达斡尔族民歌而被评委老师要求,“你唱的我们听不懂,唱我们能听懂的汉语流行歌好吗?”之后的结局就是黯然退场。南玎虽然知道在这些选秀节目中演唱民歌可能还会被淘汰,但是她始终珍惜每一个演唱达斡尔族歌曲的机会。2013年南玎参加央视“星光大道”成为网络赛区优秀选手,2014年,南玎参加了央视“争奇斗艳”少数民族歌王争霸赛,并凭借多变的音乐风格,大胆的音乐设计,独特的唱腔获得了达斡尔族最具人气歌手奖。同年,获得内蒙古三少民族歌手大奖赛达斡尔族亚军。这两次比赛极大地鼓舞了南玎,她一直在坚持的新民歌和原创音乐得到了极大的肯定,但同时,也带了许多争论。

  用南玎自己的话说,“从没想过会因为唱歌这件事,在族人中产生两个粉丝团,真爱粉和黑粉。”在央视“争奇斗艳”的大赛上,南玎的参赛曲目《麦露哩》,运用布鲁斯风格改编达斡尔族传统同名民歌,给了许多多年来习惯听传统达斡尔民歌的人极大的视听觉冲击。南玎融入了流行音乐元素的音乐风格和时尚新颖的造型,自然遭到许多坚持传统达斡尔族民歌风格的人的批判,认为反传统的流行改编是一条不可饶恕的道路。南玎之后的两首改编民歌《农夫打兔》《心上人》,在内蒙古地区引起强烈反响,所在V7组合也将这两首歌带到了内蒙古春晚的舞台上。但是争论声更大了,论坛上经常会有两帮网友针对南玎的歌进行激烈争论,一帮力挺,一帮拍砖。后来又出现第三帮人,认为这样的争论是南玎刻意制造的炒作。南玎从未解释与反击,因为她认为新鲜事物出现时,产生不理解与打击都是很正常的。南玎在歌唱道路上,得到了许多师长的指点与鼓励,例如:蒙古族歌唱家阿拉泰老师,吉祥三宝的布仁巴雅尔老师、乌日娜老师,达斡尔族著名歌唱家郭灵光老师、郭丽茹老师,中国音乐学院高缨老师,中国音乐学院张天彤老师……虽然唱歌的路上一直伴随着异样的眼光和陌生人的不解,但是南玎一直坚持着自我。她在博客中写道:“在我的故乡呼伦贝尔大草原,我要歌唱。我会跑到高坡的顶端,视线中浓浓淡淡的绿色让我不忍离开。我闭上眼睛,张开手臂,感受草原最劲的风,风吹乱我的头发,穿过我的手臂,将我衣服吹得作响,我快要飞起来了!我开始歌唱,让草原狂野的歌声顺着风向在草原上空翱翔。我无法抑制内心的震撼,用喉咙表达激动的情绪。我要大声地歌唱,用歌声感谢眷顾我的上苍。无论有没有人倾听,有没有掌声回应,我都会这样歌唱。因为歌声是献给自己和触动我灵魂的景致与人物的,即使没有回应,又能怎样?

  当问及“为什么要坚持自己民族的民歌和原创音乐时”南玎说,“我喜欢唱达斡尔族民歌,我认为这些经典的民歌可以流传至今是源于它自身的艺术价值以及达斡尔人共同的心里特征。例如《农夫打兔》,它表现了达斡尔人的风趣幽默和传统的狩猎生活。这首歌是族人每一次聚会上都必唱的歌曲。再如《心上人》,是一首达斡尔族情歌,通过鸳鸯的意向,表达了歌者对心上人的想念。我一直坚持唱新民歌,不是因为我一定要坚持什么,而是这样的音乐是我的语音,我的年龄,我所接触到的流行音乐语言,和我骨血之中的达斡尔音乐语言,唱它们,我才是真正的我,才是最自信的我。这种自信不是伪装的镇定,而是融入其中的快乐和自然。我相信我的家乡内蒙古这样充满草原音乐气息的地方,一定会重视三少民族的音乐,也会有属于我们的舞台……”南玎将自己的新民歌唱响在不同的舞台上:央视“幸福账单”“群英汇”,央视盛典与齐峰同台,山西卫视“歌从黄河来”,浙江海宁音乐节与齐秦同台,内蒙古春晚、辽宁卫视春晚,日本成吉思汗电影节……

  历尽艰辛的成功最值得人们称赞,经过风雨吹打、挫折锤炼的花朵最值得人们欣赏。我们祝福这枝美丽的“映山红”在音乐的花园里依然倔强又灿烂地怒放!

  (转自天堂草原音乐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1541150101k3hy.html))

〔责任编辑 嫩水渔哥〕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