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再见《歌手》,是短暂的停歇还是永远地告别?

文化产业新闻2018-10-11 14:12:41

文章来源:文化产业新闻

作者:康璐玮

美编:张晶晶

昨晚《歌手2018》总决赛落下帷幕,结石姐Jessie J众望所归当选歌王,打破了以往海外歌手无法夺冠的“套路”。而对于《歌手》的忠实观众们来说,谁是冠军已经不再重要。

 

面对收视率下降,歌手资源枯竭,广告赞助流失等尴尬境况,可能连洪涛自己都不知道,我们还能在电视上看到下一季《歌手》吗?



《歌手》第六季收官,昔日中国乐坛“打捞者”为何落寞?


2013年《我是歌手》登陆湖南卫视,迅速超过对擂的《中国好声音》,一举成为了当年的现象级综艺,掀起了一波音乐竞技类节目的热潮。

 

而这档节目也被称为是中国乐坛的“打捞者”,不仅让观众重新认识了一大批被时光掩藏的好声音、好歌手,也给观众提供了高品质的音乐享受。无论是从音乐本身来说,还是从综艺质量、口碑、影响上来说,《我是歌手》都称得上是王牌IP综艺。


“黑马”迪玛希


然而从第四季开始,《歌手》就颓势愈显。知名乐评人“耳帝”回忆,第二季和第三季的比赛,尤其是总决赛直播,微博上会出现“小春晚”式的盛况,“段子手编段子,观众吐槽‘车祸’现场,很多领域的大咖也都发表着喜恶与见解。

 

到了第五季总决赛直播时,微博首页上除了乐迷铁粉,已少有其他吃瓜群众在讨论了。

 

即使昨晚“邓紫棋忘词”“汪峰破音”在微博上依旧带了一波热度。但距离早期总决赛引发社交网络刷屏,全民参与讨论的高热度,还是一去不复返。

 

无论是从收视数据还是网络热度上看,这一季《歌手》都尽显垂暮之态。收视下滑,创收减半,影响力式微,接连为《歌手》IP的延续砸下重锤。



根据数据显示,发现《我是歌手》(《歌手》)的首播收视率,前三季在直线上升,第三季创下了2.75%的巅峰。但后三季几乎是断崖式下跌,本季创下史上最低,为1.24%。被一把拉下音乐黄金IP的神坛。


数据来源:娱乐资本论

 

而从广告费创收来看,《我是歌手》第一季的冠名费为1.5亿。在节目大火之后,广告价水涨船高,除总决赛之外的12期节目贴片广告大约有1亿元广告收入,共计2.5亿。

 

第二季,《我是歌手》总冠名以2.35亿被立白保标。另24条特殊广告位共计1.67亿,共计4.505亿。

 

之后的第三季,立白继续冠名,但冠名费涨到了3亿元。据悉,在现场拍卖交易的部分环节之中,《我是歌手3》的广告总额已经达到了8亿元。

 

但今年因为电视圈收视整体下滑、节目审美疲劳、又不断遭遇竞品、网综的分流等原因,《歌手2017》的平均收视率跌出1.5%,仅有1.43%。在收视率对赌中,必然会遭遇扣款。《歌手》IP巅峰时期,或给湖南卫视带来10亿+的营收,而今年据预测只有5亿+,相较往日损失一半。



总决赛的当晚,节目组还播放了一段特别剪辑的纪录片,表达了对《歌手》六年历程的敬意,六年679首歌,画面中出现了很多歌手泪洒现场的场景,主持人何炅更感慨地献上结语,“我们发现,执着地去喜欢一件事情,是多么了不起。我们不是每个人都是歌手,但我们希望能像这些爱音乐的歌手一样,在生命中找到一件喜欢的事情,简单地、执着地喜欢。谢谢来到这个舞台的歌手,谢谢你们对音乐简单的执着。”这也引发了很多观众的猜测。

 

下一季《歌手》是否还会继续,仍是未知数。但今年《歌手2018》的惨淡收场,必然被资方与台方看在眼里。

 

洪涛的眼泪是致敬,也是抱憾。


《歌手》IP的兴与衰,折射音乐产业的喜与悲


如果没有《歌手》,我们听歌会去网易云和live演唱会,而以往大部分的音乐类综艺就是在重复前面的方式。

 

《歌手》最石破天惊的地方就在于,它真实还原了一个歌手如何构思整场演出、如何整理情绪、现场音乐的布局。并且再现了一个歌手对待一首歌该有的样子。一个好的,有实力的歌手该有的样子。



在一定程度上,《歌手》在试着向大众去定义歌手这个名词,提高歌手在社会和人们中的位置,也让人们明白了歌手的好坏。

 

六年来,它囊括了华语乐坛优秀的、顶尖的歌手,也挖掘了不少被人遗忘和不受关注的黑马。

 

更难得的是,它给过人思考,华语乐坛为什么始终难以兴盛,香港乐坛为什么在黄金时期之后逐渐没落,音乐和文化之间到底存在什么样的联系。正如第三季第二期,洪涛导演所说的,音乐不能用来比赛,但是比赛让更多人关注音乐。

 

但因各种原因,在这一季《歌手2018》中,很难再看到歌手们互相比较进取的好胜心。当《歌手》从一个优秀的音乐竞技类综艺IP再次变成了每周一次的大型晚会现场,它失去的不仅仅是观众与收视率,而是自身根本的核心竞争力。

 

而《歌手》IP的红利消退,也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当前音乐产业存在的诸多问题。


1
审美疲劳仅为表象


说到《歌手》收视一路暴跌的原因,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在浮躁的市场环境下,音乐类综艺扎堆出台,且同质化严重。

 

从下面的表格上可以看到,目前的音乐类综艺无非是“歌手PK歌手”、“歌手PK素人”、“歌手背后的故事”这样几种。《歌手》早期开拓的新型音乐竞技模式早被模仿者抄个底儿掉。


数据来源:娱乐资本论

 

即使在湖南卫视,创新与冒险是生存的基础,但也奈何不了同类竞争者们的迅速模仿与改编以及观众口味的日渐刁钻。

 

“《美国偶像》做到第十几季,节目样态和第一季相比,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换一拨人接着唱就行。但在我们这里,每做一场节目,都会有人问,和上一场的变化在哪里?”洪涛曾不止一次感叹:“做了十几年电视节目,我们亲手培养了全世界最挑剔的观众。”

 

就这一季节目而言,除了Jessie J的加入让节目宣传期有点爆点以外,其余歌手汪峰、李圣杰、张韶涵、张天、李晓东并没有达到观众的期待值,因此本季《歌手》也背上了“史上最寒酸阵容”的标签。甚至洪涛在第一期的舞台上因没能请到想请的歌手而泪洒现场。



节目的同质化与平淡化必然会引起观众的审美疲劳,这无可厚非。但对于《歌手》而言,审美疲劳仅为表象,《歌手2018》所谓的“平淡无奇”、“达不到预期”恰恰折射出当今中国乐坛的衰落与断层。


2
国内乐坛资源枯竭为本质


Jessie J登上《歌手》舞台的那天开始,关于“外国歌手必然被黑幕”、“谁能唱的过结石姐”的争议与猜测便未曾断过。甚至在部分粉丝、观众眼中,如果Jessie J不是冠军,那节目必然是不公平的。

 

而昨晚JessieJ的夺冠可以说是众望所归,也让很多观众对这档节目重拾好感。然而,这也从侧面折射出目前国内乐坛资源枯竭的现状。



在过去,《歌手》一直承担着华语乐坛“推陈出新”的部分功能。据传,洪涛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亲自去追大牌歌手的演唱会,有人曾拍到他在一个三线城市的下雨天里,背着一个双肩包,锲而不舍关注歌手的身影。在前几季里,邓紫棋、茜拉、A-Lin、黄绮珊、迪玛希等实力歌手更是从这个节目出发,登上事业巅峰。

 

虽然这一季《歌手》选择的都是较为年轻的歌手,但汪峰、张杰、张韶涵等音乐综艺老面孔很难吸引观众的好奇心,而这一季推的三位新人中,霍尊早已成为“回锅肉”,张天、苏诗丁也未能成为“黑马”,达到一鸣惊人的效果。



《歌手》本身就是一档高度依赖于优质歌手资源的竞技类节目,华语乐坛的顶级歌手资源渐渐枯竭,至少还可以依靠新面孔的爆红赢得注意力,当这一原力都消失殆尽时,难免让其更添迟暮之感。

 

TFboys等“偶像”大行其道的娱乐产业,传统的歌手领域则面临着青黄不接的困境。我们往往可以批量生产偶像组合,但真正的歌手却越来越缺乏滋润的土壤。


《歌手》之后,音乐类电视综艺能否再打翻身仗?


在昨日《歌手》收官夜的最后,洪涛出现在黑白画面里,背后是一排排摄像机,“若此次一去不返呢”的白色字体,宛若无声告别。

 

在如此悲壮的氛围中,我们也开始思考。面对《中国有嘻哈》、《热血街舞团》、《明日之子》等一系列爆款网综的全面围剿,音乐类电视综艺能否再打翻身仗?



在《歌手2018》之后,《我想和你唱》、《跨界歌王》、《中国新歌声》、《蒙面唱将猜猜猜》、《天籁之战》等新电视综艺IP又将开展一轮群雄逐鹿。但依靠刷热度、炒话题、带节奏而兴起的节目,必然会在点燃星火之后遭遇新一轮覆灭。


1
品质感是成功的第一保障


《歌手》当时之所以能在同类节目中脱颖而出,在注重歌手选择之外,就是对音乐品质的追求。有媒体人曾这样表述:“如果说每次看《歌手》是吃一顿晚宴,那么音乐就是主菜,节目组用上好的食材(大牌歌手、优秀但不知名歌手),聘请大厨(优秀的编曲、制作人),保证主菜色香味俱全。”

 

当年《歌手》的一枝独秀,除却成名歌手竞技的新鲜赛制,更重要的来源于其优质的视听享受。甚至于每到周五晚上,音乐播放APP前几名歌曲全部来自《我是歌手》。

 

对于音乐电视综艺而言,无论是在制作、音响,还是灯光、舞美等方面,精良的听视觉感受往往是碾压那些剪辑混乱、品质低下的网综的核心法宝。


2
形式的创新往往是制胜神器


不可否认的是,随着观众口味的日渐挑剔,创新节目形式成为音乐电视综艺突围的刚需。经历了六年的洗礼,《歌手》已经步入老牌音乐竞技综艺的行列,但音乐综艺的未来,依然有无限可能。



例如近期在风口浪尖徘徊的抖音APP,让很多冷门歌曲通过融媒体的形式成了爆款;在《明日之子》中,二次元虚拟偶像赫兹的歌声,在互联网选秀时代也吸引了一大批铁粉;而今年综艺市场热门的剧情式真人秀《决战双声》,可能会带领观众见证一首流行金曲、一场热门演唱会甚至一个人气歌手的诞生……形式上的创新,往往也是催生爆款的神器。


本文由文化产业新闻综合。

资料来源:新腔调、钛媒体、济南时报、半岛文娱、北京日报、娱乐产业

文编:魏勤

美编:张晶晶



招募小伙伴啦


▼▼▼▼▼▼▼▼▼▼▼▼▼▼▼▼▼▼▼▼▼▼▼▼▼▼▼▼▼▼▼▼▼▼▼▼▼▼▼▼▼▼▼▼▼▼▼

1. 有丰富的写作经验,功底扎实,掌握新媒体稿件撰写技巧。

2. 广告招商、自媒体运营达人。


或是——写作和新媒体经验缺乏,

但是,热爱文化产业相关专业的在校学生,

我们可以手把手教你写爆文!玩转新媒体!


简历及作品投递:sure809@163.com,或者直接联系个人微信:sure809,备注“编辑”,等你一起来!

▲▲▲▲▲▲▲▲▲▲▲▲▲▲▲▲▲▲▲▲▲▲▲▲▲▲▲▲▲▲▲▲▲▲▲▲▲▲▲▲▲▲▲▲▲▲▲▲▲▲▲▲▲▲▲▲▲▲▲▲▲▲▲


往期精彩

  • 内涵段子被封、《奇葩大会2》全面下线,未来视听内容产业将何去何从?

  • 【见闻知著】抖音暂时关闭评论功能;蔡徐坤主演网剧即将播出;国家文物局与新加坡国家文物局签署合作谅解备忘录

  • 梦游廊坊,好比穿越了前世今生 | 文博揭秘

  • 共青团为何玩起了汉服?着我汉家衣裳,兴我礼仪之邦

  • 《偶像练习生》带动行业变局,中国的偶像产业究竟是“昙花一现”还是“未来可期”?

  • VR代客扫墓、品牌花式营销,今年清明节各大商家有何新玩法?

  • 雄安新区一周岁!雄安的文化产业究竟发展的怎么样?




中国第一本文化产业日历,点击阅读原文,马上拥有!↓↓↓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