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我是歌手4》收视逆袭,能否完成真正意义上的现象级回归?

节目一线2018-10-31 07:10:29

一线导读:爆点,成为《我歌》重回现象级必须越过的关键山丘。对于才开始两期的节目来说,过度要求爆点或许苛刻,可是对于一款现象级综艺来说,不能制造爆点就是最大的问题。




文丨 肥罗大电影


当寒潮来袭,《我是歌手4》却感受到了一丝寒冬里的暖意。第二期节目全国网收视1.14%,击败了当晚浙江卫视全新综艺节目《24小时》。


在经过首播收视不利之后,《我歌》收视迅速回温,虽然还没找回那个现象级的《我歌》,但已经令业界看到了其绝地反击的希望。是哪些原因,促成了这次小幅回升?这张芒果台的收视王牌,未来又能否像李玟在本场比赛中逆袭夺冠一样,完成真正意义上的现象级回归?


任何综艺模式的发挥空间都是有限的,但现在认为《我歌》代表的竞技类音乐综艺进入下滑期显然为时尚早。《我歌》节目生命力的核心在于音乐本身的魅力和音乐竞技带给观众的紧张体验,这是观众最初爱上《我歌》的原因,在经历二三季节目模式的悄然转变后,第四季《我歌》正在实现节目向音乐本质的回归。


可是,当节目客观上进入疲劳期,面对观众“梗有点老”、“大咖不够”的质疑,在找回节目带给观众的“爱之初体验”的同时,尽快找到新的爆点,或许才是节目真正重回现象级的关键。


《我歌》的改变:音乐返璞归真,爆款难以再现


昨晚,《我是歌手4》第二集播出,全国网收视率1.14%,尽管有所回暖,但仍远低于节目第三季平均1.7%的收视率。


一个节目组可能也没有想到的意外是,由于第一期没有产生淘汰歌手,面对“大咖太少、四季最弱”的观众吐槽,第二期节目却无法及时补充新鲜血液,这对节目收视肯定会产生一定影响。


从现有阵容的歌手对决来看,“新老歌手”PK下的老炮逆袭成为本期节目主要看点。新歌手方面,首集黑马徐佳莹《修炼爱情》发挥依然稳定,甚至在舞台上动情含泪,但赛前最被担心的小清新音乐风格局限已经开始显现,加上出场顺序不利,仅获第6。倒是首场第二但受欢迎程度逆袭的韩国欧巴黄致列,凭借哭腔与颤音全新演绎《从开始到现在》再获第二,一举赢得“二哥”美誉,本季黑马地位进一步巩固。


老将方面,正如前文预测的一样,当李玟重新做回那个观众期待中热舞的李玟,《爱之初体验》就为她赢回了歌手互投和观众投票的双料冠军。而当情怀赵传演绎情怀歌曲《飞得更高》,也夺下第三。反之,当大嗓信演绎小嗓情歌《人质》,李克勤用国语演唱传唱度并不高的郭富城情歌《当我知道你们相爱》,就分别仅获第7、5名。



在节目的末位对决中,关喆翻唱孙燕姿的《神奇》,异域风情+舞曲元素融合得毫无违和感,表现明显好于上期,但依然排名垫底。HAYA乐团坚持自我的《飞翔的鹰》延续空灵歌声、风情舞蹈配合民族乐器,一举逆袭夺下第四名,以两场累计的微弱比分遭遇淘汰,成为节目遗珠。


必须承认,第四季《我歌》首播不利是观众高期待值、歌手阵容大咖不足和节目创新有限共同作用的结果,但节目品质并没有下降,因此收视回升应该成为必然。可是如果不能解决节目存在的根本问题,重回现象级就依然路漫漫。


疲劳期爆款难现——这才是《我歌》当下最大的问题。


节目虽然延续了强音乐品质、视听效果大气等高品质音乐节目的优点,但是上述优点本身已经难以带给观众新鲜感和满足感。


更大的挑战在于,节目进行了两期,尽管产生了黄致列、徐佳莹这样的惊喜,但既没有产生类似邓紫棋、李健这种爆款级黑马,也没有产生《贝加尔湖畔》这样的爆款歌曲,而这已经成为节目的关键瓶颈。


当节目遭遇疲劳期,甚至洪涛宣布名次的老梗也开始出现创意不足的问题,这些都成为节目活力不足的症状,比起观众的审美疲劳,《我歌》真正的对手,其实是它自己。


洪涛的选择:面对“争”人秀,回归音乐是个好办法吗?


可以说,今日《我歌》收视率的挫折与回暖,都必须放在音乐竞技类真人秀的大环境下看:这是一个灼热的战场。


同为现象级的《中国好声音4》,请到了周杰伦,结果创下CSM50城收视率达5.351%的收视纪录,尽管节目口碑下滑,但并不妨碍收视率继续走高;买进了韩国版权的《蒙面歌王》歌手阵容不输《我歌》前三季;林忆莲、崔建、刘欢坐镇《中国之星》,不少参赛歌手正是《我歌》和《好声音》的“旧部”。


当中国歌坛的老将新人频繁出现在各大音乐综艺节目舞台,难怪观众会出现审美疲劳。更何况这些后起节目都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无论是主观还是无意,它们争取收视的策略难免与《我歌》“撞梗”。


从节目话题制造看,《蒙面歌王》本就是建立在话题基础上的音乐节目,《中国之星》崔健屡屡引爆新的话题推动收视,《唱游天下》索性上演节目组与嘉宾“开撕”戏码,当音乐综艺的动静越来越大,《我歌》反倒成了最安静的音乐节目。


从歌手竞技的戏剧性看,《中国之星》已经创造了“导师”齐秦被《好声音》学员淘汰的经典案例,那么《我歌》还能超越这种戏剧性吗?


《我歌》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在“阵容”不占优势,“战法”被广泛使用的情况下,从创新者变成老牌综艺的它如何留住观众?


洪涛和他的节目组做出的选择是:回归到“音乐的较量”,回到音乐本身。


所以节目进行至今,尽管赛制更加残酷火爆,节目却并没有出现任何“对撕”的话题,这体现出节目组对于音乐本身的坚持,但结果未必尽如人意。


在节目形态固定的情况下,《我歌》既要面对同类音乐竞技类综艺的同质化竞争,也要面对自身节目模式的老化,还必须面对一个变化中的收视群——当更加热闹的户外真人秀和互联网综艺来袭,观众的综艺口味已经越来越重口。如果说重回现象级是一次翻山越岭的冒险,那么当山川地形已经发生变化,《我歌》该如何越过“山丘”?


能否“原力觉醒”:再造爆点是越过“山丘”的关键


爆点,成为《我歌》重回现象级必须越过的一座关键山丘。


对于才开始两期的节目来说,过度要求爆点或许苛刻,可是对于一款现象级综艺来说,不能制造爆点就是最大的问题。


这种困境就体现在《我歌》话题与收视率不匹配中。在社交媒体上,以微博为例,“歌手”效应依然存在,《我是歌手》微博话题阅读量161.8亿、阅读量2476.3万,明显领先于同类综艺。



可是与前三季相比,节目却缺乏“大连没有湖南台”、“我是歌手张靓颖”之类冲入新浪微博热搜榜和热门话题榜的子话题,相比第三季李健一跃成为新晋男神,朋友圈等各大社交平台都被有关《我歌》的消息刷屏,第四季《我歌》显然还在寻找自己的爆点。


在互联网时代,爆点对于节目IP的价值不仅在于收视率、点击率这些数据,而是节目能否在近乎饱和的真人秀市场中赢得先机的关键。


对于陷入疲劳期的《我歌》来说,只有从音乐和歌手中找到新的爆点激发节目活力,才能真正找到回到现象级的路。


从第三四期节目开始,《野子》苏运莹、备受期待的张信哲等新鲜血液将陆续登场,其中有没有颠覆性的爆点?将是《我歌》扭转赛局的看点所在。



从某种意义上说,认为素人音乐综艺和游戏类音乐综艺将取代竞技类音乐综艺只是一个伪命题。音乐竞技综艺节目的生命力远远没有耗尽,因为竞技和音乐,对于观众始终具有吸引力,《我歌》一时的收视失利,并不代表这种综艺模式在这个时代已经out。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更新节目,保持对观众的吸引力。


可是留给《我歌》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不能保持第二期节目的上升势头,迅速回到现象级,社交网络的唱衰声就可能将一种节目衰落的想象变成现实。


《我歌》实现“原力觉醒”的关键,就是让节目继续回归音乐本质的同时,迅速找到引爆互联网的节目爆点。用网民的话来说,《我歌》必须尽快让观众们的“小心脏颤抖一下”——但愿这一次,洪涛改革节目的速度会比他念出赛果的速度,快一些。


(来源:新浪专栏·水煮娱)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转载请注明来源出处。长按二维码关注“节目一线”,获得更多一线干货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