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歌手》2018:第9期

故事人可2019-06-10 22:44:34

首先要提到上期写作出现的疏忽。最后我提到了霍尊的“戏腔”,本意是说他唱得“没那么好听”,主要是在那个旋律下我也以为或许再高一些会好一点。这个时候能够拿来比对的显然是够高的李玉刚(但我也不喜欢)——毕竟拿男歌手和女歌手比旦角唱腔是不公平的。

那么这样其实就暴露了我的知识漏洞:什么是“戏腔”?这个元素近来屡屡出现在流行音乐中,也屡屡出现在大家的讨论中,可是它究竟指的是什么样的唱法——包括气息、咬字、行腔走韵等等,包括我在内,可能很多朋友都不甚了了。

所以出现了上一期的问题。向大家道歉,并向对我指正错误的两位朋友致谢。以后的写作会更注意这些问题。

言归正传。


1.华晨宇《山海》

草东(草东没有派对)是去年金曲奖的大赢家,说“小众”其实也没那么小众。而且其实在金曲奖之前,草东已经以他们独特的风格知名了。

风格强烈带来的一个问题就是,当个人风格同样明显的花花选择了《山海》之后,这两版之间存在的差别很容易让另一版的喜爱者难以接受。

我不评价两者孰优孰劣。花花这版里面,我尤其喜欢3分18秒开始的层层递进层层推高的那段(也就是他自己写的那段),听上去就特别过瘾。

但是“他”的咬字实在是让我难以接受,简称难受……


2.腾格尔《绒花》

《绒花》和腾格尔老师说搭不搭说不搭又不对,歌和人都有很强的年代感——遗憾的是这几乎是唯一的搭界处……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绒花/绒花”在我们惯常的印象里应该是唯美的,经腾格尔老师的嗓音一润色,还真有点不合适呢。

全曲最后,腾格尔老师假音唱的那几句堪称亮点——但是也难以挽救前面把绒花开成铁树的问题了。


3.KZ谭定安《Royals》

1分55秒开始的那段主歌的改编在我听来特别难受。除此之外各处都还不错,尤其是副歌律动很棒。

节目里乐评人的实时评价出现了“world music/世界音乐”这个词。吴彤老师拿格莱美其实拿的就是“最佳世界音乐”。这个“世界音乐”通俗一点就相当于“世界各地的民族音乐”,包括特色乐器(吴彤老师就演奏的笙)、曲调、节奏等等。

有一些非常具有特色的世界民族音乐我们一听就能领会:日本也好,印度也好,中亚也好,包括非洲、欧洲的一些传统音乐,我们很容易能够get到那种不同于流行音乐的特征。但可能是我对菲律宾了解过少,在这首《Royals》里,我没有领会到“部落音乐”的那种特点及意图。

被淘汰或许也有文化隔阂的原因,我们对邻国文化的了解有时远少于欧美。

但KZ是个好歌手。


4.张韶涵《追梦赤子心》

张韶涵的声音很干净,用来演绎“赤子”确实也不错。

但是《追梦赤子心》更侧重那种百折千回矢志不渝仍保有赤子心的感觉,声音太干净反而削弱了表现力(虽然安吉拉已经很努力了,加了很多怒音以显得不那么稚嫩)。

听的时候我总恍惚觉得,谭维维更适合这首歌。


5.汪峰《等待》

如果说黄妈的那个版本是断人心肠的利刃,汪峰老师这版就想是五内俱焚的烈火。

4分左右开始的最后一段副歌用强烈的颤音和高音直接展露出“等待”最后的绝望。

震撼。


6.霍尊《小草》

先说一句题外话,我以前对《小草》的印象就是赵本山老师的这个作品:


所以在正经听歌的时候很容易跳戏。

霍尊在这首歌上展示出了他的拿手本领(和《卷珠帘》一样的唱法),演唱上没有大毛病。

至于《小草》和《幽灵公主》的混搭,我首先不懂意大利语,其次也不懂《幽灵公主》的情境,所以整体上是没听懂的,就不说了。


7.李泉《想爱你》

李泉老师的很多演绎都像是行里人听得头头是道,外行听上去一头雾水这样的。所以为了方便理解,这里还是直接引用著名乐评人@DK在北京 的话吧:

李泉老师一如既往的细腻:没有用反差来烘托情绪(反差很容易带气氛的),而是用一层层持续叠加的方式来推进(很考验编曲能力),而中段引入的 Gospel 大大延伸了原曲的意境,把此前相对自我的情感主题升华到了更宽广的层面,同时频繁穿插而又精准隼接的各个人声又维持了足够的形式美感。

李泉老师的高级很多时候会通过精致与细腻来表现,只是这种细腻一定程度上会被不够敏感的听众们所忽略。


8.Jessie J《My Heart Will Go On》

在真正顶尖的演唱面前,再精致的编排都难以抵抗——毕竟这个节目就叫《歌手》,演唱是“100”的那个"1",编排是加分项而不是决胜项。

太好听了。我去循环了。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