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关于《我是歌手》总决赛、孙楠直播中退赛……你感兴趣的都在这里!

黑马营销2018-10-10 09:06:30


《我是歌手》第三季的总决赛ing,在观看直播的时候,我们为你总结了一些重要信息,帮你更好地了解这个当下最火爆的综艺节目,以及孙楠退赛,告诉你背后的一些故事。

《我是歌手》从哪里来

先表个态,《我是歌手》是属于韩国的。


说正经的,这档节目最先由韩国 MBC 在 2011 年推出,刚播出的那几期其实在竞争激烈的韩国综艺市场并不出跳,但是却在社交媒体上意外地获得了很多关注,一些音乐和文化圈的“大 V”纷纷赞扬了这个节目“对于音乐的尊重”——于是,在 K-POP 文化盛行的韩国,这样一档“老年”音乐人(第一季歌手平均年龄 38.6 岁,平均出道 15 年)的音乐 PK 比赛,意外走红了。


随后收视率走出了条平稳的上升曲线,第一季最高收视率达到了 20.7%,而“大叔大妈”们在舞台上演唱的歌曲(有许多是韩国家喻户晓的经典曲目)迅速排到了各大音乐排行榜的前列,节目也得到了韩国总统的点赞。




正在为湖南卫视寻找新节目模式的洪涛(《我是歌手》的总导演,报排名能急死人那个)发现并引进了这档节目。2012 年发生了两件事,湖南卫视因《快乐女生》违规而被总局禁止举办选秀节目一年,浙江卫视推出《中国好声音》,一举成名。


《中国好声音》的成功给湖南卫视带来了竞争压力,但对于《我是歌手》却是一件好事。一方面,“好声音”带动了许久不见的全民音乐热情,另一方面,“好声音”成功后出现了许多模仿者都主打的“选秀”和“草根”,《我是歌手》定位在“专业歌手”的模式“意外”地成为了差异化的代表。


于是湖南卫视顺水推舟,一方面在宣传上将这种“差异化”放大,另外一方面也把它做为 2013 年开年首档节目,趁着《好声音》结束几个月内大家的热情,营造出一种强强对抗的局面。


2013 年 1 月 18 日,《我是歌手》正式来到中国。

这档节目有多火

《中国好声音》与《我是歌手》第一期开播时的收视率分别是 1.477% 和 1.434%,几乎是处在同一基准线上,第一季结束时,《好声音》在收视率上仍要领先于《我是歌手》不少。


尽管如此,前 12 期 2.11%,总决赛 4.12% 的平均收视率,同时段排名第一;13 期节目近 7 亿次网络播放量;歌王之夜 “我是歌手”微博热门话题突破 1 亿次;“我是歌手”在百度的用户关注度、媒体关注度分别达到 120 万、4000 万——这些枯燥的数字其实就是在说,《我是歌手》第一季表现还不错。


湖南卫视因“禁令”,在 2012 年全年只拿到了 18 个收视冠军,而在《我是歌手》的带动下,2013 年第一季度就拿回了 20 个。


在接下去两年,《中国好声音》第二、三季平均收视率与第一季相比都出现了下滑,第二季 2.35%,第三季 2.01%——尽管仍然是同时段第一,但论影响力还是话题性都大不如前;而《我是歌手》在吸引到越来越多大牌歌手加盟之后,走出了一条完全不同的收视曲线:第一季 2.11%,第二季 2.17%,到韩红、孙楠、胡彦斌等一线歌手纷纷加入的第三季,平均收视率更是涨到了 2.66%。



(韩磊收获的不仅是“歌王”,还有很多觉得他“萌萌嗒”的年轻粉丝)


你可以从另一个角度体会到这个节目的火爆。当你跟别人说你是李健粉丝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不会再问“李健是谁”,或者把他和李志弄混;你可以更加安心地把韩磊、黄绮珊的歌放进手机里,或者自称是他们的粉丝,而不会遭到朋友异样的眼神;而喜欢了古巨基、黄丽玲多年的同学,也终于找到了组织,可以揭竿而起,大胆地在朋友圈释放压抑多年的情怀了。


还有一个测试方法,可以现在翻看你的朋友圈,看各种朋友变成话唠。

节目中的歌手有什么特点

让这些已经成名,实力在伯仲之间,许多还是多年好友的歌手登台真刀真枪的比赛,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尤其是在刚开始,歌手们并没有看到平台给我带来的价值时。


这也是为什么《我是歌手》第一季与现在的第三季阵容相比,要“寒酸”很多的原因。总导演洪涛在接受采访时说,为了凑齐第一季的歌手,“几乎花光了 20 年积累下来的人脉”。


韩版《我是歌手》首先吸引到的都是出道时间长,并不是当红,但歌唱实力不俗的歌手,这些歌手有的已经功成名就,把上这个节目当成一个好玩的事儿;有的,则希望借这个节目可以在商业和影响力上迎来“第二春”。


中国版的《我是歌手》也延续了这一思路,如果你翻看第一季的歌手名单:羽泉、林志炫、杨宗纬、黄绮珊、彭佳慧、辛晓琪、周晓鸥、沙宝亮、尚雯婕、陈明、齐秦、黄贯中,你大多听过他们的名字,喜欢他们的一首或者几首歌,但如果要你掏钱去听他们的演唱会,你或许要犹豫很久。



(林志炫在《我是歌手》第一季里成了“男神”)


《我是歌手》要做的就是再“推一把”,通过节目让歌手们的商业价值能够更顺利的变现,这也是歌手们来这个节目最大的动力,当然也就成了《我是歌手》一直火下去的必要条件。

节目给“歌手”带来什么

每一季的《我是歌手》都会出现一两位代表性的人物,通过节目在短时间内获得了巨大关注。第一季的林志炫、黄绮珊,第二季的邓紫棋、韩磊,第三季的李健。


首先是歌手影响力和粉丝数的提升,以第二季为例,根据乐视网(第二季的网络独家播出平台)公布的“《我是歌手》第二季”大数据,赛程前后歌手在新浪微博粉丝数增长最快的三位分别是韩磊(增长 1124.26%)、邓紫棋(增长 575.42%)以及曹格(增长 230.11%)。


随之带来的便是明星商演价格和演唱会门票的销售增长。此前有媒体报道说,黄绮珊在参加《我是歌手》一个月后,商演价格就翻了数倍到 50 万元;邓紫棋在节目之后随即展开了内地巡演,不仅场场爆满,主办方还不得不加场来满足歌迷的需求;最新的例子则是第三季的台湾歌手黄丽玲,她的演唱会门票在开票两小时内就被抢光,在总决赛彩排时被主持人汪涵“口播”。



(邓紫棋是《我是歌手》开播以来最大的受益者)


以及更多的合作机会。比如曹格在参加完《我是歌手》之后又带着女儿参加了《爸爸去哪儿》(结果被女儿抢了风头);第一季的“歌王”羽泉不仅举办了巡演,连续推出了两张专辑,还受邀参加了《最美和声》、《中国好歌曲》、《奔跑吧兄弟》等综艺节目,让此前一度还传出解散消息的两人重新成为了“中国好组合”。

芒果台为它砸了多少钱

显然,芒果台为制作这样一当火爆的综艺节目也砸下了不少钱。


在此前媒体采访中引用了“湖南卫视内部人士”的说法,第一季每期《我是歌手》的制作费为 500 万元,第一季一共 13 期节目,也就是 6500 万元,再加上前期一次性投入的舞美、灯光、音响等硬成本,第一季的总投入大概在 8000 万元。


如果按照这种说法,那么湖南卫视为三季节目投入的预算在 2 亿到 2.5 亿元之间。


一位国内节目制作公司的制片人说,这个数字有点高,他告诉我们:“一般前几期会比较高,后面随着情况稳定,知名度的提升,成本其实会低一些。”


一条百度“湖南卫视吧”询问相关问题的贴子里,一条回复说“首期成本由于包括前期筹备,为 600 万,从第二期开始单期成本大概是 100 万。”,其中“最贵的是设备和乐队,嘉宾几乎零出场费。”


最近一条关于《我是歌手》制作成本的消息则说,《我是歌手》第三季总决赛筹备经费超过 1000 万元,其中舞美服装、动画宣传片制作、艺人费用三个板块都超过 100 万。



(《我是歌手》录制现场,湖南卫视 1200 平米演播厅)


一名湖南卫视的工作人员并没有评论以上任何一个数字,只是说“所有的支出都是依据收入量入为出,收入这边高了以后,制作上面肯定也会有上级,比如设备,请乐队这些。”


从我们参加昨天总决赛采排的现场感受来看,湖南卫视这个 1200 平米演播厅整个声音和音响效果和歌手身后几十位乐团的现场伴奏结合在一起,的确比在电视机前观看更容易打动你。知乎上有两篇关于《我是歌手》音响水平和乐手乐队的专业解读,有兴趣可以点击。

这个节目赚了多少钱

与所有电视台的节目一样,《我是歌手》的广告收入主要来源于三方面:广告的冠名权、植入广告以及插播广告。


冠名权是固定金额,通常由一家企业冠名。比如《我是歌手》一直由立白冠名,前两季的冠名费分别为 1.5 亿与 2.35 亿,第 3 季包括其他各项权益在内的合作费用达到了 3 亿。如果按这个数字计算,《我是歌手》在冠名上的收益就达到了 6.2 亿。



(在立白洗衣液面前,感觉所有明星都是配角)


与冠名费相比,植入广告以及插播广告则有更大的弹性,第一季刚开始时,一条 15 秒插播广告售价为 8.6 万元,但在过了几期之后,迅速涨到了 13 万元,而第一期总决赛广告投标中,15 秒单条插播广告价格最高达到 63 万元。而据称,今晚总决赛最贵的一条 15 秒广告报价达到了 3500 万元。


综合此前的媒体报道,《我是歌手》第一季的冠名费为 1.5 亿元,再加上其他大约有 1.5 亿元广告收入,首季《我是歌手》的总收益为 3 亿元;第二季冠名权继续由立白以 2.35 亿拍得,而在广告招标会上,各类广告位售出 1.67 亿,共计 4 亿元,这还没有算上总决收益与网络独播权收益。


即便按此计划,湖南卫视从《我是歌手》三季节目中纯收益也达到了 10 至 15 亿元。


看完这些内容,你是否找到孙楠在直播中宣布退赛的原因了?其实,黑马觉得其实就因为四个字:“真人秀”节目我是歌手!

是一种鼓励 | 分享传递友谊



黑马营销是一个专注于研究数字营销行业的价值交流平台.由来自广告、媒介、创意、公关、品牌、互动营销等领域的多名资深人士联合发起。

官方微信号:heimayingxiao1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