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月榜图书|陈土豆的红灯笼

中国好书2019-06-08 13:18:20


陈土豆的红灯笼

谢华良 著

吉林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看点」

陈土豆,一个十五岁的乡村留守儿童,如何用他的善良与纯真,抒写了最美的成长之歌?面对年幼的妹妹,发疯的妈妈,生病的爸爸,又是如何用稚嫩的肩膀撑起一片爱的天空?作为一个最普通的少年,他和女生春妮之间又有着怎样艨胧纯净的情愫?


「推荐理由」

这是一本以乡村留守儿童为主人公的儿童小说。作者用充满爱、理解与关怀的情感塑造了一个普通的乡村少年形象——陈土豆,他“留守”着千百年来中国民间最美好的道德传统。真实细腻的心理描写,鲜活饱满的人物形象,平凡曲折的故事情节,让作品散发着迷人的色彩,充盈着美好的希望。




「书摘」

【导语】陈土豆,一个乡村留守儿童,在家庭面临变故之时,独自承担起与自己年龄不相称的责任,但始终对生活充满着美好的希望。让我们随着作者生动细腻的文字走进成长中的土豆,感受书中所描绘的中国精神,聆听一段爱的故事



第一章 土豆偷着乐

陈土豆放学回来,看见屯中的柳树下围了一圈人。陈土豆不愿意看热闹,但他看见了拴在柳树下的毛驴。

那是三愣爷家的毛驴。陈土豆以前就很喜欢那头毛驴,有时在路上遇到它,陈土豆总感觉它在冲自己笑。那头毛驴其实很能干活儿,拉车、犁地、打场、压滚子,三愣爷家的好日子都是那头毛驴给驮来的。可三愣爷脾气不好,动不动就骑在毛驴背上,有时还要把毛驴拴在树上打。陈土豆很同情那头毛驴。

现在,那头毛驴正仰着脖子,无可奈何地承受着三愣爷手中的木棒,它的一条前腿抽搐着抬起来又放下去,放下去又抽搐着抬起来。

陈土豆急了,喊了一声:“别打它了!”

正在打毛驴的三愣爷愣了一下。三愣爷也姓陈,是陈土豆的本家。三愣爷愣了一下之后,看看陈土豆,说:“土豆,你个小孩伢子,和三爷说什么?不打毛驴,难道打你吗?”说着,三愣爷痛苦地揉了揉屁股,“这毛驴竟然学会翻车了,把我都摔成啥样了,还留着它干什么?”

陈土豆一听就生气了,说:“那你就打吧,我看你能不能把它打死!”

三愣爷一听也生气了,说:“土豆你说得轻巧,想看三爷我的热闹?打死毛驴,你给我干活儿?”

陈土豆笑了,说:“三愣爷,我看你还是不要打它了,打完它你还得心疼!要不你把它卖了,再买一头好驴——它现在受伤了,一时半会儿也不能干活儿了。”

三愣爷擦了擦脸上的汗,说:“卖了?卖给谁,是卖给你吗?”

陈土豆想了想,说:“行!”

三愣爷盯着陈土豆看了半天,咧嘴笑了一下,说:“土豆,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你爸妈出去打工没在家,别让大伙说我糊弄你——用你家南山那片地,换我这头毛驴,怎么样?”

陈土豆家南山那片地和三愣爷家的一片地挨着,三愣爷早看好了。

“行!”陈土豆听了三愣爷的话,爽快地回了一句,就走过去牵了毛驴,头也不回地往家走。

三愣爷愣在那里好一会儿,对陈土豆的背影喊:“土豆,那可是一头好毛驴呀,千万别亏待它……”

陈土豆一声不吭,牵着毛驴继续往家走。

陈土豆家的院子里,有一棵老榆树,弯弯曲曲地伸开枝杈,仿佛要把两间小平房揽在怀里。

以前,陈土豆放学回家,习惯到房顶上写作业。写作业前,他喜欢先练一练拳脚:马步蹲开,双手合十,二目微闭——然后“啊”的一声大喊,出拳踢腿,榆树钱儿或者榆树叶子纷纷飘落……

家里新添了毛驴,陈土豆就不能到房顶上写作业,也只能在院子里练拳脚了。

眼下正是春天,南山坡上的青草刚刚钻出地面,坡下有一条断断续续的小溪,雨天过后便能哗啦哗啦地流淌。陈土豆要到南山坡放驴。

毛驴当然很喜欢这样的地方,以前在三愣爷家,它整天就低头干活儿了,哪能有这份闲情和享受的时间。

陈土豆很理解毛驴的心情,就说:“毛驴,你要是高兴,就撒撒欢儿、打打滚儿吧!”

毛驴晃动晃动尾巴,打了两个响鼻,没好意思打滚儿。陈土豆想了想,觉得它可能是刚到自己家,还没什么贡献,在三愣爷家受的伤也没完全好,也就不再勉强毛驴打滚儿了。

南山坡很快成了毛驴留恋的地方,每天来到这里,它都不愿意回家。

可陈土豆必须回家。他除了写作业,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爸爸妈妈都到城里做工,把八岁的妹妹陈小鱼也带去了。现在家里就剩陈土豆一个人,他现在是一家之主。

毛驴当然不能理解一家之主的心情,它没当过一家之主。它以前就知道干活儿,现在一闲起来,也有臭脾气了:陈土豆叫它,它不吭声;陈土豆拉它回家,它也不走。它的前腿还在南山坡的草地上刨了一下,又刨了一下。

陈土豆就生气了,说:“毛驴,我今年十五岁,你多大了?要是把你们驴的年龄换算为人的年龄,你该多大?你腿上的伤全好了,是不是?你也有臭脾气了,是不是?你的臭脾气也是给惯出来的,是不是?你可让我说你点儿啥好呢!”陈土豆说着,甩掉毛驴的缰绳,扭头往家走。

毛驴看陈土豆走了,不叫它也不拉它了,它就撒娇地在草地上打了个滚儿。可它打的那个滚儿并没有吸引陈土豆。毛驴这才知道陈土豆真的生气了。但它不明白陈土豆为什么生气,尽管把驴的年龄真的换算为人的年龄,它确实要比陈土豆大。

陈土豆回到家,心里虽然生气,可一直惦记着毛驴。他就像以往一样登上了房顶,他看见毛驴正在南山坡的草地上没心没肺地吃草。

陈土豆放心了,也不生气了,他就想再练两下拳脚,然后写作业。所谓的拳脚,其实是陈土豆自己悟出来的,他并没有专门学过什么武术,就是每天都喜欢练一练——也当作强身健体,顺便排遣寂寞了。

陈土豆蹲开马步,双手合十,二目微闭,“啊”的一声大喊——

陈土豆的喊声惊动了南山坡的毛驴。毛驴吓了一大跳,它不吃草了,抬起头看着平房顶上的陈土豆——在繁盛的榆树钱儿的掩映下,陈土豆伸胳膊撂腿儿,好像也要打滚儿的样子。

毛驴忍不住了,仰起脖子,一声大叫。





「书评」


 

《陈土豆的红灯笼》书评

 

孔庆梅

 

这是一部关于“留守”儿童的长篇小说。故事的主人公用他的善良、坚韧、乐观、勇于担当感染了读者。整个故事昂扬向上,反映了新时代少年儿童的精神风貌,弘扬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陈土豆是一个“留守”儿童,他“留守”的,是来自中华民族最传统、最美好的乡愁和道德;他留守的,是一个当代乡村少年面对诱惑与困境,乐观向上、勇于担当,最坚韧、最动人的中国精神。

爸爸去城里打工,妈妈发疯追他而去,家里留下十五岁的陈土豆、年幼的妹妹陈小鱼,还有一头被乡邻们争来抢去的毛驴。陈土豆笑着面对困难,笑着面对邻里之争,以他的纯真善良,照映出成人世界的势利与狭隘。他悉心照顾年幼的妹妹,接回发疯的妈妈,又把生病的爸爸接回家,用平实的梦想守住一片幸福家园。过年了,他带着妹妹在乡村大地上立起一盏火红的灯笼,迎接春天的到来……

本书表面是写“留守儿童”,但突破了以往抒写“留守儿童”的窠臼,赋予“留守”以新的文学含义;真实而细腻的心理描写,通俗而生动的语言,平凡而曲折的故事情节,增添了小说的可读性和艺术性,让读者走进陈土豆的世界,感受主人公的快乐和烦恼,感受陈土豆身上最坚韧、最朴实、最美好的乡村力量。


 



2017中国好书”入围书单已经揭晓,查看详情请回复“2017”。


对话窗回复目录获取“中国好书”各月榜单。


扫一扫关注中国好书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