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隋唐的流行歌曲——曲子词

kuy172019-03-13 15:38:11

曲子词


曲子词是的早期名称之一。


在隋、唐至五代时期,中国民间有一种广为流传的曲调,被称作曲子。这种曲子可以填词歌唱,所填的歌词就被称作曲子词。

曲子词的特点,是因曲填词,先有曲调、再按其曲拍调谱来填制歌词。所以作词也被称为“填词”、“倚声”。“曲子词”源自民间,《敦煌曲子词》记录的作品取材宽泛、格律随意。经刘禹锡白居易等诗人的引用和规范,到宋朝初期,曲子词形成了相对固定的格律,演变为宋词。再经苏轼辛弃疾等人大力拓宽其题材范围,宋词进入辉煌时期。

  • 中文名

  • 曲子词

  • 别    名

  • 乐府、近体乐府、乐章、琴趣

  • 时    期

  • 隋唐时期

  • 属    于

  • 词学文学

目录

  1. 1 由来

  2. 起源

  3. 敦煌曲子词

  1. 演进

  2. 2 曲子词之短调小令

  1. 3 曲子词之慢曲长调

曲子词由来

词,隋唐时期的名称是“曲”、“曲子”、“曲子词”,又名乐府、近体乐府、乐章、琴趣,还被称作诗余、歌曲、长短句。这许多名称说明,词与音乐的密切关系及其与传统诗歌不同的形式特征。

曲子词起源

中国古代的诗歌,向来同音乐有相当密切的关系。如先秦时代的《诗经》全部和《楚辞》的一部分,以及汉魏六朝乐府诗,原来都是配乐演唱的。不过音乐特别是娱乐性的音乐是在不断变化的,旧的音乐消亡、转变以后,原来的歌辞就成为纯粹的文字作品,而有新的音乐和新的歌辞来取而代之。譬如《诗经》到汉代就只有少数还能唱,而汉乐府到了六朝,同样多数是不能唱的了,六朝人以及唐人所写的古题乐府诗,都只用于诵读,而不是歌辞。

唐代音乐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这种变化实际在唐以前已经进行了很久,其主要特征是原产于中国西域少数民族的“胡乐”尤其是龟兹乐大量传入中原,与汉族原有的以清商乐为主的各种音乐相融合,产生了一种新的音乐——燕乐。“燕”通“宴”,燕乐即酒宴间流行的助兴音乐,演奏和歌唱者皆为文化素质不高的下层乐工、歌妓。“燕乐”的名目,在隋代就有,而在唐代大盛,其部类也经过新的修定。《羯鼓录》载131曲,大部来自外来曲,后被用作词调《苏幕遮》、《赞浦子》、《胡捣练》、《菩萨蛮》、《甘州》等。还有很多曲子原来是民歌,如《竹枝》原是川湘民歌,《孤雁儿》、《韵令》等等。燕乐曲调的两种主要来源,奠定了燕乐及其配合其演唱的曲子词的俚俗浅易的文学特征。曲子词在演唱、流传过程中,以及发挥其娱乐性功能时,皆更加稳固了这一文学创作特征。歌词所具有的先天性的俚俗特征,与正统的以雅正为依归的审美传统大相径庭。广大歌词作家所接受的传统教育,历史和社会潜移默化之赋予他们的审美观念,皆在他们欣赏、创作歌词时,发挥自觉或不自觉的作用。

曲子词敦煌曲子词

1900年敦煌鸣沙山第二八八石窟( 藏经洞)被打开,沉埋千年之久的二万余卷珍贵文献遂此重

敦煌曲子词《虞美人·东风吹绽海棠开》墨迹

见天日。其中有关唐五代音乐舞蹈的资料,尤其是数百首词曲的发现,对唐五代词的研究带来了新的推动力。从敦煌卷子中清理出来的唐五代词曲,或称为敦煌曲子词,或称为敦煌歌辞。整理成集者已有:王重民《敦煌曲子词集》,收曲子词一百六十四首;饶宗颐《敦煌曲》,收三百十八首;任二北初编《敦煌曲校录》,兼及《五更转》等俗曲佛曲,五百四十五首,之后又编定《敦煌歌辞集》,又扩大到凡入乐者概采录,计一千二百余首。

敦煌曲子词大都为民间词(仅杂有温庭筠、唐昭宗李晔、欧阳炯等文人词五首)。作者众多,题材广泛。作者很多出于社会下层,并不限于乐工文士。王重民《敦煌曲子词集叙录》说:“今兹所获,有边客游子之呻吟,忠臣义士之壮语,隐君子之怡情悦志,少年学子之热望和失望,以及佛子之赞颂,医生之歌诀,莫不入调。”《敦煌曲子词集》一百六十余首,“ 其言闺情与花柳者,尚不及半”。这与花间词五百首不外乎宫体与倡风者显然有别。任二北《敦煌曲初探》就其所校录之五百四十五首,析为二十类,更可见出敦煌词境域之宽宏。一、疾苦( 五首) 二、怨思( 三十六首)三、别离( 三首) 四、旅客( 十首)五、感慨( 六首) 六、隐逸( 五首)七、爱情( 二十二首) 八、伎情( 十七首)九、闲情( 十五首) 十、志愿( 二十三首)十一、豪侠( 四首) 十二、勇武( 五首)十三、颂扬( 二十五首) 十四、医( 三首)十五、道( 二首) 十六、佛( 二百九十八首)十七、人生( 二十一首) 十八、劝学( 五首)十九、劝孝( 三十四首) 二十、杂俎( 五首)。

那么,哪些是敦煌曲子词所表现的词体初期状态的特点呢?唐圭璋先生《敦煌唐词校释》曾立初期词说七条:有衬字,有和声,有双调,字数不定,平仄不拘,叶韵不定,咏题名。

曲体曲式的多样化,尤其是以联章体与问答体演述故事,表明敦煌词曲不仅用于歌舞,或许还用于讲唱,用于扮演。在唐代诸民间艺术中,词曲本非一枝独秀,而是旁通众艺的。它与戏弄、变文等其它音乐文艺一向彼此沟通,相互渗透。敦煌词的曲式多样化,以及多性能多功用的状况,正是各种音乐文艺之间相互影响的产物。不过这种状况仅存在于民间词曲中。文人词的发展就不免偏于一隅,与各种民间曲艺扬袂分道了。

敦煌曲子词所表现的初期词体的特点,从上述六个方面大体可以看出。唐时词体初兴,为了寻求声辞相配的合适方式与建立词体的格律,不可或缺地有个试验与创造的过程。这个过程为时且并不短暂。初期词在字数、句法、叶韵这些方面还相当自由,甚至显得粗糙,不如后来的精密与整齐,但这却是词体发展的必经之途。

作为民间词曲,敦煌曲子词有其清新质朴的一面,也有其俚俗拙僿的一面。因而被目为俚曲或俗曲,与典雅的文人词,风貌自别。北宋柳永的词“ 骫骳从俗”,就上承敦煌词,下开金元曲子,三者之间先后存在着渊源关系[1] 

敦煌曲子词的发现,不仅说明了因乐写词的燕乐歌辞乃是词这一文学体裁的源头,而且保存了词的初始形态与内容特征。敦煌曲子词与后来文人创作的词还是不太一样的,前者感情真率浓烈,语言朴素生动,但未免韵味不足;后者感情委婉细腻,语言精巧典雅,但未免有些做作。诗入曲,影响了曲子词的抒情趋向,也改变了它的语言风格。从现今可考知的曾入乐的诗歌来看,以五、七言绝句居多,内容大多数是吟咏山水、抒写怀抱,或反映朋友情谊、别愁离恨的,很少有严肃的社会政治内容。这一方面是由燕乐的娱乐性质所决定,另一方面唐人绝句也确实重在抒情,不像古体歌行和长篇排律那么爱插足社会重大问题。这些诗一般说来,语言都浅显而精炼,韵味悠长,很适合于樽前花间、渡头长亭的演唱。而文人开始大量创作词的时代是中晚唐,此时抒情短诗更加敛约精细、曲折含蓄,这对从民间转入文人手中的词的风格产生了进一步的影响。由于上述种种原因,词逐渐形成显著的艺术特点:内容以抒写日常生活的情感为主,意境比较细巧,表现手法比较委婉,语言比较凝炼精致;诗歌特别是歌行、排律等诗体中大开大阖的结构,粗放、质朴的语言,在词中是少见的。

如《霓裳羽衣曲》

其词如下:

亭皋正望极,乱落江莲归未得。

多病却无气力,况纨扇渐疏,罗衣初索。

流光过隙,叹杏梁双燕如客。

人何在?一帘淡月,仿佛照颜色。

幽寂,乱蛩吟壁,动庾信清愁似织。

沉思年少浪迹,笛里关山,柳下坊陌。

坠红无信息,漫暗水涓涓溜碧。

飘零久,而今何意?醉卧酒垆侧。

——《白石道人歌曲》

细玩姜词的音节,在韵位和平仄的安排上,都使人有“秋竹竿裂春冰坼”的感觉。这些曲词是紧密结合原有曲调的抑扬抗坠,巧妙运用四声字调而组成,非一般近体诗的格律所能概括得了的。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