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我是歌手》里的权势之战

青年特稿2019-03-12 06:21:29

青年君说
之前在《Vista看天下》杂志读过一篇用物质决定意识的概念来写《乡村爱情》的文稿,于此稿有相同之处,拿来与君一乐。

(本文仅代表作者立场)


来源:山东商报,原标题:《我是歌手》中韩红与洪涛的权


没错,这个题目走的是标题党路数,所谓“满满的负能量”。但这也是事实,尤其是等你看完了这篇文章以后。


评论一下《我是歌手》是我宝贵的读者点的题目,我当然不敢怠慢。我自然无法像电视业的同行一样从专业角度说出个一二三四来,也没兴趣扮演节目或者哪个歌星的粉丝。所以我对着节目屏息闭目,憋了三天,憋出个结论来——


这个节目展现的是个权力结构的建设和破坏过程,“我”是歌手,“我”也是政治场中人——尤其是第三季出现了标志性的人物韩红以后。



真人秀也要权利制度


所谓政治,说白了就是人群中权力的分配制度。大到国家,小到家庭,凡有人群,一定涉及到权力的争夺和落定。


在我看来,如今大火的各类明星真人秀节目,其设计要点就在于:将已经在社会权力榜中定型的公众人物,放到新的权力系统构建过程中,展示其另外的一面。


在节目构建的“新熟人社会”或者“类熟人社会”乃至“半熟人社会”和“陌生人社会”中,显现人的性格组成的另一面,用落差制造观看体验,同时用这种权力结构变动的过程形成悬念,促动观众的追踪欲望,从而形成完美收视。


说得宽一点,宫斗戏、婆媳戏,其实跟真人秀打的是同一张牌:人性中对于权力的掌控欲和窥探欲。


用这个观点来分析,《爸爸去哪儿》和《奔跑吧兄弟》模拟的是“新熟人社会”,原本不是那么熟悉的明星们模拟组成的是新的家庭和团队,一旦形成则变动甚小,明星参与安全感强,观众看得也放心,节目的要点是明星焕发出的人格魅力和内容设计的精巧程度,所以老少皆宜,男女通杀,风险甚小。


《中国好声音》则可以归入对“陌生人社会”的模拟,选手们是否亲如一家,是否焕发人性光彩,其实完全无关紧要,节目的要点在音乐表现能力上,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好声音》的煽情段落都显得生硬的原因。


以上这两种模式,新的权力结构一旦形成就非常稳固,比如《爸爸去哪儿》黄磊就是带头大哥,其他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对节目进程也没影响;《中国好声音》中导师就是导师,不会面临突然下课的危险,四个人永远是节目的核心。


与这两类相比,《我是歌手》其实是变数最大的类型,我将其称作典型的“半熟人社会”,权力结构的变动是节目的先天需要,因此其掌控也最为复杂。


《我是歌手》的权力结构是这样的:从歌手层面说,参加的所有歌手都有一定知名度,代表在原有权力结构中有相对确定的位置。


进入节目之初,节目设计方一定是有分层考虑的:要有一两个顶级大腕,一两个新生代力量代表冲击,一两个小众或者不太知名实力歌手提供惊喜,自然还要有一两个边缘人物可以很安全的淘汰。


这种设计就是为了日后的权力结构变动预留空间,因为节目的潜台词就是:我把成名歌手拉出来在你面前比试一下,你等着,可能名声大的唱不好,不知名的吓你一跳!


一旦这种预期达到,节目就会有强烈的震撼效果,所以说,原有的权力结构打破是节目的核心竞争力,不断的打破是持续保持核心竞争力的秘诀。


如果你认同我的看法,这个节目中一个很少见的场景就非常容易理解了:为什么导演洪涛会在节目中出镜宣布分数呢?而且是用一种反复折磨歌手的方式?



这其实是对掌控权的一种宣示,代表在这个“半熟人”社会中,导演才是站在权力之巅的人,其他人都要在这根指挥棒下找到位置。节目的前两季做的也确实不错,第一季齐秦肯定心生不满,但无法当场发作,只好托病退赛,黄绮珊和林志炫带来惊喜,羽泉负责平衡。


第二季韩磊代表秩序,邓紫棋则负责冲击,同样相安无事。从节目表现来看,在“真人秀”和“歌唱竞技”之间来回平衡,相比起来竞技的成分还要多一些,陌生人的感觉多过熟人感觉。歌手都自觉按导演的意图归位,自觉出演自己的角色去了。


韩红的出现是对洪涛的挑战


第三季盛大开幕,但很可惜,韩红来了。


我认为节目到了第三季有了一个重大的失误:更多的向真人秀倾斜。歌手休息区不再是区隔的,而是变成了一个居家感觉的环境的一部分,歌手们客观上聚集的时间更长了,从个体变成了人群,自然就有权力划分的要求。这个时候,韩红的出现就显得相当重要了。


有几个细节很堪玩味:韩红在接纳经纪人的时候,表示自己要带着年轻人而不是经纪人带她,小主持人一下被打蒙了,开口叫“师傅”,这其实表明韩红将自己的权力位置带入了节目,不打算像节目希望的那样重新来过。


陈洁仪出局,韩红当场洒泪,并声明不想玩了,表明她不接受新的权力布局;新人踢馆,韩红的表现就更离谱了,挨个房间送汤,直接声明要抱团赶走新人,成功之后与每人击掌庆祝,很显然已经将自己作为新团队的权力掌控人了。


在韩红占据了制高点之后,其他人就被迫进入韩红的节奏了。


张靓颖冲击力最强,但必须在韩红面前做小女儿状,为她表演晃铃铛;孙楠其实资历不弱于韩红,但有人抢先,他必须表演淡泊。其他像古巨基还有机会表现可爱,胡彦斌被韩红安排成了晚辈,黄丽玲就比较尴尬,因为韩红对她不冷不热,她就只有边缘化了。


这样的气氛,冲淡了竞技的氛围,本来节目的看点是不稳定,韩红致力搭建的却是一个超稳定结构,洪涛的权力大厦,其实已经岌岌可危了。


当今之计,要挽救这档节目,洪涛必须痛下决心拿掉韩红,不管是用比赛还是谈判的方式;其次改革歌手相处方式,让歌手各自为战,强化自己的核心位置。然后在节目环节上加大竞技成分,引导观众打分更加现场情绪化。


当然,这些很可能是马后炮了,我估计,最快在本期节目中,就会看见韩红纠正洪涛的说话方式:第三名是,第三名是,第三名……果真如此,将代表节目组的全线失守。


最后声明,韩红的唱功我认为还是过硬的,状态比齐秦好太多,拿到的名次也基本是实力的反映。这才是洪涛最麻烦的地方,这出“娱乐宫心计”,不太好收场啊。


一派胡言,半夜逗乐而已。希望洪涛看到,韩红看不到。


END


哇,看够了么?看够了青年君问你个问题?让你决定和TA绝交的一件事是什么?没绝交过,不足以谈人生!


(如果你喜欢文章,戳下地下的推广,不花钱!)



青年特稿(ID:tegao54) ,我们觉得,每个人都是一个故事。以有趣的姿态解读世界,温柔、刻奇、潮流。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