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GAI被《歌手》退赛,中国还有嘻哈吗?

才华有限青年2018-11-08 15:07:02


GAI被退赛了。


今天上午十点多,微博上开始传一张截图。



说实话,虽然没有实锤,我们也不愿意接受。但是我们心里其实都觉得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知道——在国内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常见了。

直到两个小时前,GAI爷的团队在接受采访时,证实了这件事情是真的。



GAI爷被退赛了。

在《歌手》的舞台上留下一首精彩的《沧海一声笑》以后,笑声还在我们心里回荡,他却黯然离场,连告别都没有。

背后的原因不得而知。有人说是因为pgone的事情。



至于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们作为一个普通人,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我们能知道的只是,GAI“要让人们看见自己”的梦想,被击碎了。



 

在GAI爷的身上,我们看见了无数个普通人奋斗的影子。

 

2016年,GAI在参加《中国新歌声》的时候,唱了一首《苦行僧》。

 

在参加这个节目之前,GAI已经穷得吃不上饭了。他父母也觉得他不务正业,哪有一个大男人这么大年纪,不去找一份正当的职业,天天去唱乱七八糟的东西。

在GQ的长篇报道里,曾经描写过GAI 当时的状况:


说唱的世界之外,本名周延的 GAI 被人们叫作锅盖,职业是一名酒吧歌手。锅盖一直渴望从夜店走向更大的舞台,对三年前一场演出念念不忘。那是他曾经历过的观众最多的演出,四川省内江市威远县的2014春节群众大联欢,来了五六千人。那时他已在酒吧唱了七八年,但还是第一次在父母面前演出。

 

他唱了《飞得更高》、《一起摇摆》,都是汪峰的歌。下台后,妈妈说的第一句话是,娃儿你这么吼,青筋都暴起来了,累不累?

 

父母大声跟周围人说,这是我儿子。锅盖哭了。他总害怕在父母眼里是个没用的人。做客运生意的父亲曾想换一辆中巴车,希望他能出些钱。他拿不出,想给自己一耳光。

 

所以,GAI把参加《中国新歌声》的机会看得格外珍贵。

他唱了一首《苦行僧》,但是没有导师为他转身。

万念俱灰的时候,节目组又突然请他参加复活赛,还去他威远老家补录镜头。

GAI爷开心坏了。他和妈妈坐了一天一夜火车到了浙江嘉兴,节目组让他将 Beyond 的《大地》和周杰伦的《龙拳》混编为一首歌。他非常非常用心地做了这件事情。

以为命运即将迎来转机的时候,节目组又突然告诉他,复活赛取消了。

 

但是GAI爷并没有放弃。尽管很多次他都吃不起饭了,但他一直在坚持。



 

去年7月,我们曾经采访过一次GAI,在北京五环一个摄影棚里。

去之前我们特别忐忑,生怕说错话,会被GAI爷暴揍一顿。

到了采访那天,因为导航错误,他们比约定时间晚了15分钟。

没想到GAI爷比我们更客气。到了影棚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双手合十对工作人员说,抱歉来晚了,对不起,对不起。然后转身跟我们说,对不起我们来晚了,你们想喝什么水,去给你们买。

 

采访过程中,他也一直很有礼貌。当时,他和Bridge说了一句话,非常打动我们。他们说:我们的real,是要以不伤害别人为前提的。

 

他曾经说过自己:舞台上狂傲,生活中礼貌。

 

他真的做到了。

 



终于在今年,他在《歌手》第一场,以一首《沧海一声笑》,终于让嘻哈和其他音乐一起,并肩立在了主流音乐的舞台上。

 

歌声响起的一瞬间,全场都沸腾了。那个瞬间凝聚着GAI多年的努力,也凝聚着梦想回响的声音。

 


 

但是这些努力和谦卑,最后都没用。

舞台上几分钟的闪耀以后,GAI的《歌手》之行走到了尽头。

他拼命为自己打下的一切,顷刻间荡然无存。

 

在现实面前,我们的努力和梦想显得不堪一击。

 

突如其来的转折,再次终结了GAI这么多年的梦想。

他一直在努力地为嘻哈争取一席之地,一直努力地让嘻哈进入大众的视野,也一直努力地想把嘻哈变成主流音乐。这些我们都可以看得到。

他在歌里唱,我命硬学不来弯腰。

但这次,他不得不学会弯腰。

 

GAI爷的梦想被击碎了。

嘻哈的梦想也被击碎了。

 

在这背后,是无数个跟GAI一样的、把自己的青春和热血奉献给嘻哈的年轻人,梦想破碎的声音。

短暂的半年繁华,燃起了无数人关于嘻哈和梦想的希望。一朝东窗事发,因为一个歌手,整个嘻哈圈子都被冠上了没有深度,狂,歌词低俗的标签。

中国的嘻哈花了30年才从地下走到地上,却只需要30天就被打回了地下。

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我承认,我们的嘻哈的确有不成熟的地方,但是封杀就是成熟的解决方法吗?

显然不是。

这是用一个不成熟的方法,去管理一个不成熟的东西。

这是在拿问题,回答问题。

就好比着火了,你不去灭火,反而把大家的眼睛捂住,让我们觉得已经没火了。

毫无意义。

 

在这件事情上,让GAI退赛没有意义,封杀更多的嘻哈歌手也没意义。

让这个正能量、追寻梦想、努力把嘻哈变得成熟的歌手,退出主流的音乐圈,到底有什么用呢?让他弯下腰,我们的嘻哈就有救了吗?或者让所有嘻哈歌手闭嘴,让嘻哈从我们的世界里消失,问题就解决了吗?

解决不了。

 

我们采访欧阳靖时,他说过一段话:

我年轻的时候也狂,大部分的歌词都是“我很棒,我是全世界最棒的歌手”、“你看我多么有钱”、“那么多美女喜欢我”,与现在很多年轻说唱歌手写歌主题如出一辙。我也曾被嘻哈控制过。

但是嘻哈文化是包容的,有正面的东西也有负面的东西,要改变嘻哈,而不要被嘻哈控制。

但是这些,都需要时间。

 

是的,我们都需要时间。

 

我们对于嘻哈的态度,应该是理智包容地筛选,而不是全盘否定。

 

我们对于嘻哈的未来,应该是正确地引导,而不是一味地封杀。

 

GAI爷最终离开了《歌手》,嘻哈也重新回到了地下。

我们能怎么办?

无能为力。

除了唏嘘,就是无尽的失望和悲凉。

 

只是在这里,我们想对所有的年轻人说一句:

希望未来的我们,学会足够的包容。

希望我们可以做到,不对自己看不惯的东西全盘否定。

希望我们可以做到,永远在反对的东西面前保持理智。

希望我们可以做到,也许我不赞成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