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然并卵”落选年度流行语,因无形式无内容,只有使用者的任性?

新京报书评周刊2018-11-08 10:17:02

微信ID:ibookreview

『与459000智慧型微友同路同行』


名字:然并卵

全名: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英文名:However no eggs

成长经历:最早源于南方某地方言,网络传播滥觞于2015年龙珠LOL主播阿倪蛋糕店的游戏讲解视频,由A站、B站和王尼玛等人发扬光大

释义:指一些事物看上去很复杂很高端,但却没有实质性的效果,或者得不到理想的收益。

适用场合多用来表达无奈、调侃之情。

所属家族:新三字经”(兄弟有“城会玩”“理都懂”等)

近期新闻:落选《咬文嚼字》2015十大流行语榜单

落选理由:“既无语言智慧,又无内容形式,只有语言使用者的任性”





从“躲猫猫”到“然并卵”:

市民阶层政治效能感的衰退


文 | 沈河西


近日,《咬文嚼字》杂志颁布了2015年十大流行语榜单,分别是:“获得感”、“互联网+”、“颜值”、“宝宝”、“创客”、“脑洞大开”、“任性”、“剁手党”、“网红”、“主要看气质”。对于网络词汇的重症患者来说,他们颇为“然并卵”这样流传度极高的词汇落选表示不平。


在谈到“然并卵”的落选时,《咬文嚼字》主编郝铭鉴解释道:“然并卵这样的网络词汇既无语言智慧,又无内容形式,只有语言使用者的任性。”




1


流行词

走向粗鄙化与情色化


对于“然并卵”这样的网络流行词,如果仅仅从文化精英主义的角度去分析,就只能停留在语言本身的层面,而无法帮助我们通过这些词汇洞悉社会变迁。这些年风靡网络的流行语有一个日渐显著的趋势,是往粗鄙化、情色化的方向发展。即便清新无害如“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也可以衍生出“别人那么大,我想去试试”这样带有明显性意味的变体。


有意思的是,中国大陆和台湾倒呈现出一种相反的状况。在2000年的歌曲《爱你爱到死》里,ASOS姐们唱道:“就连你拉的屎,我都能大口大口地吃掉。”以“变态少女”式的叛逆青年形象表征的一代人,成长于陈水扁开始执政的时代,当年唱出这样具有反抗主流中产阶级道德口味的歌词。十多年后,青年一代的主流审美趣味和话语形态却已翻转为小清新、小确幸。而大陆的话语生态则日益告别一种精致的追求,而向某种粗鄙化的方向发展。



阴三儿


这样的粗鄙化,当然不仅仅只体现在网络用语,也体现在流行文化中。譬如,之前被文化部列入黑名单的北京地下说唱乐队阴三儿也以一种“很黄很暴力”对这个社会的主流价值发起弑父式的反抗。再譬如,以“李逼逼”自称的知名民谣歌手李志在歌里唱:他们指向左,他们指向右,他们买了壮阳药……我们不能叫,我们不能交,我们的生活戴套套。


2


为什么

是政治表达,还是创作冲动?


这种在网络语言、流行文化层面表现出来的粗鄙化,说明了什么?我们可以把这类粗鄙化的话语形态放在批评家朱大可所提出的“流氓话语”的脉络下进行理解,在朱大可看来:流氓话语是以所谓的“反讽话语”体系对抗国家主义正谕话语体系的自我书写,它使用大量的酷语(暴力话语)、色语和秽语来消解国家话语对意识形态的掌控。他认为流氓主义、国家主义和市场主义的三位一体,共同构成了当下中国话语的普遍症候。在朱大可的分析看来,显然他对于流氓话语的政治作用持一种乐观的正面肯定,一种表面的粗俗话语能在国家主义和市场主义的双向夹击之下形成某种缓冲地带或达成某种草根民间的话语生态。


诚如文学评论家李陀所言,语言的变革不会只改变和影响语言自身,新的语言是人和社会变革的新契机、新动力。那么,“然并卵”、“主要看气质”的走红是否昭示着某种变革的契机?它们是否能如朱大可所认为的产生某种另类的政治表达?



——主要看气质。

——看你妹。


在李陀看来,近些年的网络热词可能是作为崛起的“新小资”们建构身份认同的一种努力,是他们无休止的发明创作冲动的一个新表现。正如在《识字的用途》一书中,伯明翰学派奠基人之一的理查德·霍加特也记录了早期英国工人阶级阶级文化中看似粗鄙的文化对于阶级文化、阶级意识的形成起到的积极作用。


3


使用者

是小资中产,还是更复杂的主体?


几年前,李陀提出“小资阶级已经获得文化领导权”的命题,其重要表征是这个人群对于以卡尔维诺、博尔赫斯等代表的文艺资源的征用。从某种程度上,这类主体可以用何春蕤所提出的“娇贵化主体”的概念来理解,他们清新时尚、追求文化品味。而这几年屌丝、然并卵等带有粗野气息的热词的层出不穷,却也预示着主体面貌的改变,在10年前,小资们说出“屌丝”、“然并卵”这样的词汇还是无法想象的。如此来看,我们在媒体文章、研究论文中看到的小资阶级这样的命名已经需要得到修正,今天的青年人的主体性很难以所谓“小资”来作笼统的划分,他们正在拥有更为复杂的主体面貌。


如果追根溯源,对比早些年流行的“躲猫猫”、“俯卧撑”、“做人不能太CNN”等词,似乎可以发现,网络流行语在2008年之后呈现井喷式发展,那几年恰好也是中国公民社会讨论最热烈、各路公共知识分子最活跃的阶段,网络流行语也被视作某种民间的发声渠道,作为一种另类的民意表达,传达小资、中产阶级在政治上的诉求。


但从“躲猫猫”、“俯卧撑”、“做人不能太CNN”到今天的“主要看气质”、“然并卵”、“吓死宝宝了”,其实可以明显看出某种政治效力感的逐步衰落,今天的“颜值”、“主要看气质”、“然并卵”则更流露出一种对于时局、世道、环境与人心无力改变的无奈。颜值、主要看气质、然并卵,这三个词奇妙地构成一个自我嘲讽、自我和解的话语链:在这个只看颜值的世界里,我没有颜值,那就主要看气质吧,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于是,这里便呈现一种吊诡,“然并卵”这样的流行词表面上的粗鄙化其实并没有带来政治赋权感,它也并没有如朱大可所言能在国家、市场之间生长出一种另类的政治可能性。


本文为独家原创内容,撰文:沈河西,编辑:方格,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挺一下坚持原创的书评君


点击以下 关键词 查看精彩内容

年度好书 | 四月好书 | 红镜头 | 聂隐娘 | 同性恋群像 | 马克·吐温 | 康夏 | 权力的游戏 | 小王子 | 孤独图书馆 | 黄家驹 | 腋毛禁忌 |二十四节气 | 伍迪·艾伦 | 夏日翻书 | 禁烟令 | 玛丽莲·梦露


如果你爱文学、爱艺术、爱科学,

就请快到书评君的碗里来。

入口在左下角“阅读原文”哟。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