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微弟兄邀您互动!我们的诗歌本里哪首诗被成为“诗歌之王”?

教会通问2018-08-21 13:40:43


爱的弟兄姊妹,大家好!

很高兴又能和弟兄姊妹继续互动,

这里是教会通问公众平台,

感谢您长期以来的关注,

欢迎您在此与我们多多互动,

留下您的宝贵建议。

今日问题
我们的诗歌本里哪首诗歌被成为“诗歌之王”?
答案共享

大本758-自伯大尼你与我们分手后

这首诗被称为“诗中之王”,作者倪tuosheng弟兄在等候主再来的感觉上非常深,主!我已经等你等了好久长!他在等候主的煎熬里,不是一、二日,乃是多年的等候里、煎熬里、经历里写出来的一首诗。

倪弟兄,受到诗篇一三七篇的影响叫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我们把琴挂在那里的柳树上…”,就以各种不同怀思的心境,异乡夫、情人、游子、俘虏,甚至还非这些人间情形可比拟,抒出他对主再来的渴望情意。

倪弟兄于一九○三年生于福建的汕头,自幼聪颖过人,在校成绩优异,十七岁时,余慈度姊妹到福州传福音,在福音聚会中清楚得救,当即答应主的呼召,将自己一生献给主。

当一九二五年年底的那天,倪弟兄与和受恩教土一同祷告,她祷告说:“主阿!难道你真的要让一九二五年过去么?难道你真的要等到一九二六年再来么?但是,在这未了一天,我还求主在今天就来。”倪弟兄听了深受感动。几个月后,他们在路上遇见,和教土说:“真希奇!为何等到今天,祂还没有来?”倪弟兄因此受到很大的影响,他所写的几首渴求主来的诗歌(另有第七六○首等)均感人至深,让人摸着一件事:他是等候基督再来的人。“求你记念,我已等得好疲倦,多久?多久?还有多久的时候,你才应验应许来把我提走?”

这首诗歌的感觉细嫩,境界也高超脱俗,不像有人渴求主回来是因处境不好、环境艰苦…等所激起,而俟主一 来这一切都会改变;此诗中全无这样的观念…。

反之,却见他有属天的喜乐,能唱诗歌,与主同在,有主的光照和抚爱,他有平安也有满意,这是何等美丽的光景!但是这一切的好却不是“上好”,他渴求主来乃为得那“上好”的─主自己。惟独祂是歌中之歌。


(一) 自伯大尼你与我们分手后,我心有个真空无可补满,我坐河滨,将琴挂在柳枝头,你不在此,我怎有心鼓弹?当我深夜孤独安静的时候,(此时我无忍受,我也无享受,)不禁叹息,我想着你是多远,我想着你应许已久的归旋。

一个爱慕主来的人,对世上一切事物,总抱持着寡妇般的心,因她所爱的良人已不在这世上了,这世界对她而言已失去了味道,也失去了吸引。甚至“喜乐已减它滋味,诗歌也缺它所应有的甜美”。

本诗作者倪弟兄受到诗篇一三七篇的影响:“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我们把琴挂在那里的柳树上,因为在那里,掳掠我们的要我们唱歌…”,就以各种不同怀思的心境─亡人、俘虏、情人、游子,甚至“还非这些人间情形可比拟”,来抒写出他对主再来的渴望情意。

1925年年底,倪弟兄与和受恩教士一同祷告,和教士祷告说:“主阿!难道你真的要让1925年过去吗?难道你真的要等到1926年再来吗?但是,在这末了一天,我还求主在今天就来。”倪弟兄听了深受感动。几个月后,他们在路上相遇,和教士拉着他的手说:“真希奇!为何等到今天,祂还没有来?”倪弟兄因此受到很大的影响。我们从他所写的几首渴求主来的诗歌中,不难发现:他也是一位专心等候主再来的忠心圣徒。“求你记念,我已等得好疲倦,…多久?多久?还有多久的时候,你才应验应许来把我提走?”(第五节)

在早期复兴报倪弟兄公开的信中,他这样写着:“我们深深的相信,现今是预备的时候,神的儿女要被收割,必须先‘熟’才可,我们说提接的时候已到,但是召会预备好了没有是个更重要的问题,主耶稣的被提在十字架之后,所以召会那能另走一条路?我们深信神在末了的世代要带领祂的儿女更深的经历祂儿子的十字架,好叫他们升天…”所以,今天主仍迟延,是否我们准备还不够?许多时候我们被今生的思虑累住了,而失去切慕主再来的心?所以,当唱这首诗歌时,盼望我们都能思想摆在我们前面的榜样。我们对主是否也有“你不在此,终日我若有所失,主阿,我要你来,我不要你迟”(第二节)的渴求?是否也有“平安里面,我却仍感觉孤单,喜乐时候,我仍不免有吁叹,最是足意中间,也有不足意,就是我还不能当面看见你”(第三节)的感触?

(六)日出日落,一世过去又一代,你的圣徒生活、等候、安睡,一位一位,他们已逐渐离开,一次一次,我们望你快回。我主,为何你仍没有显动静,天仍闭住,我们观看仍对镜,我们在此依然等候再等候,哎呀,是否我们等候还不够?

不论从世界的局势看,以及召会恢复的普及等来看,圣经的预言已逐渐应验,这些皆是警惕神的儿女─主来的日子近了。因此圣徒等候的心更加急切,虽然四周的黑暗还要深,冷淡跌倒的人也要加多,但是一思念及主临走时所应许的归旋,这历世仰望的日子即近,不禁为之一振,还有什么代价不能出呢?

这首诗歌是倪弟兄在里外都受试炼的双重压迫下写出来的,当他回顾这条满了血迹的路,就写下:“日出日落,一世过去又一代,你的圣徒生活、等候、安睡,一位一位,他们已逐渐离开,一次一次,我们望你快回。”古今已有多少得胜者,他们跑完了美好的道路,如今带着伤痕安息了,连倪弟兄也未候及主来,就放下地上的兵器歇息了。但从他临终前自狱中所写的家书中,仍能感受到他急切渴望主来的心情:“…‘夏天到了’…但我维持自己的喜乐,请你放心,希望你自己也多保重一点,心中充满喜乐。”原来二十多年狱中生活,虽受尽了折磨,非但不能屈损弟兄的志节,反而激励鼓舞了这世代的圣徒。

这首诗歌的感觉很细腻,境界也高超脱俗,不像有人渴求主回来是因处境不好,环境艰苦…等等因素,所以希望主来,好摆脱这一切困境。此诗中全无这种思想,反而看见他有属天的喜乐,能唱诗歌、享受主的同在、有主的光照和抚爱,并有平安也有满足,这是何等美好的光景!但是这一切的“好”却不是“上好”,他渴求主来乃是为了得那“上好”─主自己。

今天我们对主的认识和享受,无论多丰富多完全,仍受肉体幔子的影响,仿佛对着镜子观看,到那日才得见祂的真体,面对面享受祂的情爱。深愿我们时时儆醒等候,时时预备自己,天天过着“殉道”和“被提”的生活,让“教会的求呼”、“圣徒的催促”以及“历世历代累积的共鸣”都蒙主垂听成全,“现今就来接我与你相会”(第七节)

大本诗歌-诗歌赏析


欢迎您分享

感谢阅读,欢迎分享给圣徒!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