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每日一首经典老歌】日本电影《追捕》主题歌《杜丘之歌》沧桑旋律,惊心动魄!

言回恶评2018-09-18 07:12:56

当年,多少人渴望的爱情是这样的——


“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

“我喜欢你!”


“我是被警察追捕的人……”

“我是你的同谋!”

“我喜欢你!”


当经典的《杜丘之歌》音乐响起,时光穿过空间,似乎又回到了多年前。那是关于电影的岁月,单纯、朴素,像初恋般懵懂而青涩,却充满了温馨。


《杜丘之歌》,中国文革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首流行歌曲。


中国文革前也许没有流行歌曲这么一说,哪时的“红色经典”虽然一直在流传,但这与当时的社会普遍文化水平和物质水平有关:高音喇叭数年时间里总是播放同样的几道歌曲。


文革期间也有一些歌曲被传唱一时,如《卖花姑娘》。这类歌曲能被传唱,原因同文革前的几首曲子一样:一些歌曲唱不得,一些歌曲不适合低吟。


77年之后,苏联歌曲可以唱了,但对当时的青年主流知青而言,什么《山楂树》《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之类的只是回忆了。


77年后,好几部电影的插曲人们都试着去唱。《屈原》里的《桔颂》,词不错,但曲调清远到了平淡,无趣;《桥》的插曲《啊,朋友再见》,曲调流畅,只是词意太过悲烈,与当时的社会气氛不合;《流浪者》的《拉兹之歌》里一句“命运将我带向何方”就已深攫人心,特别是年青人的心,只是当时录音机还是少数人用来招摇的玩具,更多的人没合适的工具去学原声,银幕上的汉字翻译太差劲,所以大街上人们翻来复去的只会唱这首歌的开头:阿巴拉古,阿巴拉古————,也有人试着用汉语唱:我是流浪儿我是流浪儿,命运将我带向何方带向何方——,只是,一开头就怎么唱怎么别扭。后来电视节目里有了歌手们给出的合适的翻译“到处流浪到处流浪”,可惜,此时这歌已经过气了。


《追捕》里的《杜丘之歌》,无词,不存在翻译问题,整首曲都是“啦呀啦啦呀啦呀啦”,低吟高唱都可,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曲调中低音的悲壮高音的通畅,加之电影镜头中恰是杜丘驾机摆脱了追捕逃出生天的场景,暗合了当时社会的普遍心态,所以,满大街的男人们都“啦呀啦”的啦了好几年。


二次解放,有一段时间人们用这个词描述当时,时过境迁,这个词已经被遗忘了。


从歌曲的自觉流传和与社会普遍心态的关系来讲,《杜丘之歌》该是文革后中国的第一首流行歌曲,如果文革前中国曾有过流行歌曲的话。


有人会说,当时还有李谷一等许多歌手的歌曲也曾广为流传,深受当时青年的喜爱。是的,但一九八零年时获评最受欢迎的十五首歌曲里,人们还记得几首?哪时的年青人,现在还能唱得全几首李谷一当时的歌曲?但换了邓丽君,结果又是什么?


李谷一当时的受欢迎程度,来自于她的“气声唱法”:如泣如诉。人们对昨天的恐惧和对明天的欣喜,决定了人们对气声唱法的接受。今天如果有人还试图用气声唱法赢取听众,得到的最好评论恐怕是“矜持的小资”了。


八十年代青年女性心中的情人高仓键离去了,八十年代青年男性心中的侠骨硬汉高仓键离去了,《杜丘之歌》的啦啦声也已经历史的回廊中缥缈远去了,惟留现在。




咨询电话:13364358855 王大夫


用最土的办法治最难治的病
——北京集一堂颈腰肩慢病调理中心面向全国招商

    一、针对:颈椎病、腰突、风湿性关节炎、肩周炎、滑膜炎、滑囊炎、腱鞘炎、腱鞘囊肿、静脉曲张、前列腺炎及前列腺增生(尿频尿急尿滴沥)等
    
二、患群巨大且人有高招
    
三、治疗方法:刮痧+艾灸+药敷(烀祖传秘方的纯中药)

    四、百分百实现临床治愈
    
五、加盟承诺:
    
3.0——年纯利24
    
4.5——年纯利48

咨询电话:13364358855 王大夫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