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惨遭《歌手》退赛的第38天,曾经的社会GAI终于杀回来了!

摇滚客2019-02-27 09:15:33



前几天,沉寂已久的GAI发了新歌《萤火虫》。不过这首歌却让所有人大跌眼镜,因为歌曲里GAI固有的江湖风已经荡然无存,滚君当时也发文感叹:


难道我们熟悉的“社会GAI”就从此一去无踪影了吗


确实,GAI这几个月的生活并不好过,在遭遇了《歌手》退赛、嘻哈全面被封一系列事件之后,一副傲骨的他也不得不向生活妥协,以至于出这种芭乐歌曲苦苦挣扎。


但昨天,GAI新歌《长河》的MV发布,而这次GAI没有让大家失望。


果然,看完整个视频后滚君实在难以自持,GAI在这首歌里大有表明心志之向,不得不说,视频里扑面而来的江湖气息,这才是GAI该有的样子啊。




这首《长河》由重庆GOSH和湖南SUP两大厂牌一起合作干的,早在一月份就已经有现场版本了。


人生的长河,我把酒当歌;血里流淌着,长江与黄河”...


一开口,歌里的态度就展现的淋漓尽致,磅礴大气、豪情冲天。滚君是性情中人,这样的歌词很难不让人振奋起来,热血喷张。


欣慰的是,歌曲一开始旋律就非常抓耳,这感觉就像,歌词是让你喝了杯烈酒,但旋律是悠悠一口烟,飘飘然,你便成了天上仙,视野扩大,望得尽河山。



再往后听,滚君这才意识到,这首《长河》其实是写“兄弟”的。


成长的偏见不止一点点,嘉陵到湘江再走一遍;兄弟塞我包槟榔,分别时话记心上;孤独时候也经常,直到遇到我的新娘。


曾经起伏的过往,都浓缩成了这短短六句词。他经历了太多煎熬和折磨,但对于GAI来说,他实在是幸运的,因为这么些年这条路,都是兄弟们陪着他走。


因此,每一次弯下的腰和收敛的锋芒,都是为了下一次的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歌里,我们能够清晰地感知到他的心志:


荣华富贵不改初衷,手拉手要力争上游



(一)


说唱歌手都有着很强烈的地域意识,一所城市就是一处根据地,GAI的根据地是重庆,是Gosh。


但长沙的C-BLOCK对于他来说,又是另一个根据地。


事情还得从2016年说起。


那时候,GAI就和隔壁成都说唱会馆的马思唯等互相diss,这本该是两个厂牌之间的矛盾,却Gosh的其它成员并没有参与进来,使得它成了GAI与说唱会馆之间的恩怨。


对此GAI非常不理解,多少年了大家都称兄道弟,但这个时刻却没有人愿意站出来替他出头,失望透顶的他选择脱离Gosh。



接下来半年的巡演之路,离开本土个人单打独斗,加上巡演的目的是为了宣传,让他这半年的生活就像是一场孤独的流浪,没钱也没兄弟。


西安站当他去拜访红花会老大弹壳的时候,为表诚意他那天喝得烂醉如泥,但并没有换来对方的友谊,反而沦为他们的笑柄。


然而,当巡演到长沙站的时候,C-Block却主动找上了一穷二白的他,回忆此事,GAI用了一个词描述:“respect”(尊重)。



在长沙巡演结束后的那个夜晚,C-Block邀请GAI参与制作新歌《江湖流》,大傻还专门写词来声援GAI:


那些看似正火的,其实早就入魔了,于是不trap不活了,有人没rap成佛了...”


患难见真情,对于孤立无援的GAI来说,“C-BLOCK给了我家的感觉”。




在说唱圈,没有什么比beef更考验兄弟情了。


去年中国有嘻哈开播前,GAI卷入与PG One的beef大战时,那时候,红花会已经坐稳中文说唱圈老大,满舒克、TT、海尔等也站他们队。


但大傻却冒天下之大不韪,旗帜鲜明地表示,“PG One,在哈尔滨的时候我就看好你,但是,我死挺我的狗鸡耳。


小胖出了《跳跳蛙》,大傻出了《成皿宝于freestyle》,兄弟情义可见一斑



(二)


比起大傻他们这帮兄弟,Bridge则更像是GAI的一个小弟。


他们是Gosh比较早的成员了,2007年开始便在一起玩音乐,那个时候,Bridge还只是个初中生。


和GAI这个满是纹身的坏小子相比,虽然Bridge溜了一头脏辫,但他是标准的乖孩子,没有纹身,没挂过科,大一去外地参加比赛,他甚至给老师写了请假条。


虽是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人,但在Bridge心里,GAI就是当之无愧的大哥。


当初在中国有嘻哈的舞台上,Bridge就直言不讳地表示,我是专程来陪大哥的。


有一次节目录制期间,夜里两点多了,节目组突然告知他们去参加派对。但Bridge实在太累了并不想去。


但GAI还是搂着小弟的肩膀,信誓旦旦地告诉他,“兄弟,我们一起去,我都在。”


然而到了现场,GAI发现这压根不是什么派对,而是广告拍摄,他当场发火,对导演骂了脏话然后起身离开。


稍晚抵达的Bridge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看着大哥离开,他果断跟了上去,“我还没有知道什么,但我就走了,必须这个样子。”


那天,只有他们两个离开了,虽然他们知道这很可能会招惹节目组,但那一刻,有兄弟在,他们就不必担心,也不用后悔。

指针再次拨回到2016年的那次巡演。


当看到大哥一个人巡演的时候,小弟Bridge坐不住了,这么些年谁对他好他心底里一清二楚,他无法安心。


于是在第四站上海站,他选择加入进来,他的想法不能更纯粹,兄弟之间,有福同享,有难更要同当


在上海,两人挤200块一晚的小旅社里,两人聊了许多,毫无保留。


也是那晚,做小弟的Bridge第一次拿出了大哥的做派,他说,回来吧,你的兄弟们都在那里等你。



最后一站,重庆,GAI把Gosh所有人都邀请了过来,那晚他们唱的很high。对于GAI来说,一切如梦如幻,在历经孤独流浪之后才知道,哪些人才是兄弟


GAI回归的消息,让成都说唱会馆大为震怒,他们明确表示,如果Gosh一脚踹开GAI,那我们绝对会优待你们的。


说唱会馆的自信并非空穴来风,当时他们影响力非常大,完全能够对Gosh的演出安排等造成威胁。


但毫无疑问,Gosh还是选择了GAI,因为他们只认一个道理,这世上天最大,接着就是兄弟


后来,GAI在左臂上纹了“Gosh forever”,事前,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三)


这个时代终究是缺乏真感情的,但在GAI身上,在这部MV里,滚君仿佛感受到了一种复古的兄弟情义,原始而纯粹。


大傻的“举杯独醉会心酸,兄弟就在我对面”;Bridge的“嘉陵江的水,装到我的胃;重庆城的雾,吸到我的肺”,一个感同身受,一个同根同源,很难不令人为之感动


记得前一段时间,求婚成功的GAI要搬去北京住了,他知道自己永远不会离开Gosh,但靠着Bridge,他还是哭了。


这情景总会让滚君想起一些不近也不远的往事,和那些不近也不远的兄弟,曾经一起相濡以沫,如今却早已散落四方。


后来好像习惯了告别,也不会再因为告别而流泪,但每一次重逢的夜里,在喝高了,牛逼吹完了之后,总会免不住暗暗落泪。


而今,看着这个MV,尤其最后看到大傻红着眼眶和GAI拥抱时,心里有一根绷着的线仿佛突然就断掉了,只觉得鼻子止不住地酸。

有人说,这什么破MV,一点也配不上这首歌。


对于滚君来说,最后一段HOOK那里,莫名其妙跟着大傻就哭出来了,也就够了。


就在刚刚,有朋友从原来发来问候,“一个迟到的元宵节祝福,非群发”。


看着屏幕上这个不能更熟悉的名字,恍然想起来,又是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


这朋友好喝酒,今天又是周六,我要赶紧拨出那串烂熟于心的数字,在他酩酊大醉之前清醒地告诉他,兄弟,老子想你了


本文图片源自网络


后台回复“GAI”

看GAI采访视频

令人感慨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摇滚客历史文章!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