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流行歌里,有你的前任现任还有下一任

文艺FUN2018-09-30 12:49:39


三石一声

流行歌曲之所以流行,因为歌曲总是能唱出当下时代引人共鸣的人、事、物。


唱“人”的歌多了去了,“我”的前任、现任、下一任常轮番出现,“我爱你,你爱他,他爱她,她爱她”的人物关系更是屡见不鲜;


唱“事”的歌呢,既有像罗大佑如“台北不是我的家”、“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这样歌唱社会变迁关注大我的作品,也有像李宗盛如“工作是容易的,赚钱的是困难的”这样关注自身小我的金句。



唱“物”的歌嘛,常常一两个词就体现出时代感,听到还能懂的人连连直呼“我老了”!


以下四种行为,你若经历过,或秒懂,那么,你已是“老腊肉”,围观者请自觉对号入座。


行为一
“烧信”

——出自《那个下午我在旧居烧信》(达明一派,1987)



上世纪的八九十年代,青年男女恋爱多是通过书信的方式来往,异地恋写信、同城也要写信,每次收到信,握在手里阅读的感受,不亚于现在收到每一条资金到账短信的兴奋度。


那会儿,家里能装上固话的家庭少之又少,更别提手机了——第一,手机在中国大陆最早出现是1991年,当时叫做“大哥大”;第二,“大哥大”当年贵之又贵,基本都要如今至少两部iPhone的价格,当时能买得起一部手机的人,都能换两套普通住房了!


所以写信恋爱诉衷肠的方式非常盛行,此行为又称“写情书”。


达明一派在1987年演唱了这首何秀萍填词的歌曲,歌词内容全篇都没出现“那个下午我在旧居烧信”几个字,但描述的却是主人公在与情侣分手之后,以“烧信”告别过往的心理活动林林总总。


对比现在的年轻人,分手后最直接就是删除对方电话、微信、微博、instagram等一切有可能产生社交联系的方式,至少,当小情侣之间怄气,屏蔽对方朋友圈也是一种“打入冷宫”的酷刑,写信、烧信?当真是上世纪的事情了。如果这首歌还会有21世纪版本,应当叫做《那个下午我在旧居清理微信》。


行为二
“学劳勃·迪尼罗泡妞”

——出自《我不是天使》(那英,2001)



谁是劳勃·迪尼罗?就是Robert De Niro,我们音译为“罗伯特·德尼罗”,对岸的同胞才叫他“劳勃·迪尼罗”,曾主演过《教父2》《愤怒的公牛》《出租车司机》《盗亦有道》《我们不是天使》等电影,不过也都是三四十年前的作品了。


比较近期有和“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合演的《乌云背后的幸福线》,不过小朋友应该还是不认识他,所以更不可能发生像徐怀钰在《我是女生》中唱的“你不要学劳勃·迪尼罗,装酷站在巷子口那里等我”的情景。


你说现在的小男生泡女孩会模仿谁的一颦一笑?我猜会是李易峰、杨洋、吴亦凡、鹿晗、张艺兴这些小鲜肉吧,呵呵,Robert De Niro?那已经是有品大叔泡风韵阿姨的谈论话题了。


行为三
“彻夜排队,半年的积蓄买了门票一对”

——出自《她来听我的演唱会》(张学友,1999)



听演唱会倒是几十年来,众多年轻人一成不变的娱乐行为,发生改变的,是旧时年轻人的买票方式与经济实力。


张学友在1999年唱过一个17岁的女生初恋,男友为了她彻夜排队、用光半年积蓄买两张演唱会门票的经历,这事换到现在,会有专业购票app提早就通知你大咖明星的演唱会将在几月几日几时开票,而后一天一次推送消息强化洗脑你。


而作为专业歌迷或是泡妞高手,你只需定好闹钟,响铃时,请以最快速度刷入购票app,选座、付款,即可,而后再把电子票二维码分享给对方,“看,亲爱的,我抢到了EXO演唱会第一排的正中间两个座位耶!”方便极了!



而且,现在的小孩子经济实力也要强于我们那一代太多太多,我认识一个大学生小妹妹,曾追着陈奕迅的巡演从北京、天津、武汉,再一路到南京、苏州、上海、广州、成都、重庆,且每一场都是内场座位,再加上这过程中产生的交通、住宿、餐饮、周边产品等开销,细思极恐,那岂止是张学友歌中唱的“半年的积蓄”!


行为四
“听着MD走来走去”

——出自《永远的第一天》(王力宏,2000)



王力宏做音乐喜欢用新的科技技术,因为他是个电子产品控,这在他歌词中也有所体现。2000年时,我等小伙伴还多是用复读机在听磁带、CD也是贵上天、且乔布斯还没搞出iPod时,王力宏已经在歌曲中写到了MD这一存活时间极短的音乐存储设备了。


“深夜,机场冷清好安静,我终于看见了你,穿着风衣、提着行李、听着MD走来走去”。


MD并不是骂人的话,MD是Mini Disc(迷你磁光盘)的缩写,是由日本SONY公司于1992年正式批量生产的一种音乐存储介质(在中国大陆开始流行使用,已是2002年左右),同如今的MP3、AAC格式原理类似,都是为了把数据压缩,塞到小小的MD盘片里去,常规的MD只能储存140MB(数据模式)或160MB(音频模式)。



而CD可以存储到650MB和740MB,跟CD相比,MD显然音质差,跟后来出现的iPod、iPhone相比,MD内存容量又太小(但本体size也小,只有一台iPhone的三分之二),被市场无情淘汰,顺理成章。于是,王力宏《永远的第一天》见证的是我们听音乐设备的更新换代。


-END-



本公众号发布内容均属独家原创,版权属于任性娃娃(北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如需转载、商务合作或提供“文艺生活”线索,请联系官方邮箱1528907633@qq.com或致电0371-89916280。对于任何形式的侵权行为,我们将依法追究。

你身边的文艺生活指南
先 锋 ▪ 一 味 ▪ 放 歌 ▪ 色 界 ▪ 人在郑州
微信号:iwenyifun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