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张信哲:三拒《我是歌手》,却与它进行了一场“交易”

《中国慈善家》2019-03-13 15:57:43


他三度拒绝《我是歌手》的邀约,最终“出尔反尔”,不惜赌上自己的音乐声誉。


歌手张信哲


撰文:李天骄


《我是歌手》第四季第八场。


上场前,张信哲略显紧张,“手心里都是汗”,他笑着对节目助理沈梦辰说。


这一场竞演对他来说十分关键,并非上一场排名最后,本场面临淘汰危机,而是这一场,他要做出一个冒险的决定。


告别以往的精致西装,张信哲身着朴素别致的民族服饰出场。面对在场的500位观众评审,他深鞠一躬,然后转身,请出22位来自台东桃园国小合唱团的孩子们。


音乐响起,一段高山族的传统音乐唱段“撸啊,撸喂,撸一撸啊”,犹如远山的呼喊,形神兼备。一首《亲爱的小孩》在他特有的暖色音调下,娓娓道来。


亲爱的小孩 今天有没有哭

是否朋友都已经离去留下了带不走的孤独

亲爱的小孩 今天有没有哭

是否遗失了心爱的礼物

在风中寻找从清晨到日暮

⋯⋯

我亲爱的小孩

为什么你不让我看清楚

是否让风吹熄了蜡烛

在黑暗中独自漫步⋯⋯



在《我是歌手》第四季的舞台上,张信哲和台湾布龙族的孩子们忘情演唱


孩子们赤脚站在台上,双臂挥舞,跟随着节奏,时而跺着双脚,时而整齐地转身。他们特有的八部合声,与主音相唱和,动人心魄,充沛着奔流的情绪。


编曲同样精致。为了能纯粹展现小朋友们的天籁童声,撤掉了其他伴奏乐器,颠覆了以往悲情怜惜的风格,将原属于孩子们内心深处的灵动展现到了极致。


配合着这首蕴含宗教意味的歌曲,这些布农族的孩子,成了纯洁无暇的唱诗班。


在场的观众,闭着眼,仿佛置于深山溪谷中。


一下场,张信哲对沈梦辰说,“在台上表演的时候他们(布农族的小朋友们)真的非常投入,因为有他们在,我才能很好地进入音乐状态里面,觉得很安心。”


《亲爱的小孩》被选秀歌手翻唱过多次,多种唱法也已被尝试过,很难再演绎出新鲜感。而张信哲之所以冒险选择这首歌,与他信仰基督教有很大关系。


 张信哲的父亲是一名牧师,从小他便和父亲一起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所以我读高中时会去乡下帮忙教小朋友,上大学时会去支教。做这些事情对我来说是自然而然的。”


上一场,因为重感冒发挥失常,张信哲位列最后一名。第八期歌单提前曝光后,很多歌迷直言“阿哲太任性”。“我知道歌迷很为我但心,我也想过自己能不能撑下去,小朋友因为签证等原因,最快只能现在赶来,很怕在他们来之前我就被淘汰了,幸好走到了这一期。和他们一起登台我安心很多。”


这一场结束,他获得“经典互投”(竞演歌手互投)环节第一名,500位大众评选第二名。“排名不重要,我的目的达到了就好。”张信哲说。



“交易门”


《我是歌手》前三季,张信哲均接到节目组的邀请,他都以“我不是一个比赛型的歌手,不太会撩动大家投票的欲望”为由拒绝。


这一次,他不仅参加了竞演,还带病出场,即便重感冒也没有退档的意思。随着竞演的推进,他与《我是歌手》总导演洪涛之间的“秘密交易”,也逐渐浮出水面。


据称,张信哲不仅将参加节目的酬劳全部捐给贫困地区建立音乐学校,同时他以自己参赛为筹码,借力《我是歌手》平台,为台湾原住民音乐公益教育“添砖加瓦”。


“这些孩子是我来参加《我是歌手》的动力。”他说,“我希望通过《我是歌手》这个平台,帮助那些有音乐天赋的孩子。所以跟洪涛老师达成了合作演出、捐赠等一系列协议。”


这件事一经曝光,即引来网友一片盛赞,“早已功成名就却为了公益几乎赌上音乐声誉,在淘汰边缘也不动摇公益信念,张信哲让人见识了真正偶像的力量。”


那些布农族孩子来自中国台湾台东县延平乡山区,地处中央山脉之上,山地面积占96%,平均海拔400米以上,产业以农业为主。由于受地形条件影响,这里交通闭塞,经济落后,孩子的教育也严重受限。



孩子们在场上演出的“八部合音”,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唱法。当音域高到某一个层次时,音轨出现了八个不同的音阶,因此被世人称为“八部合音”,有“世界音乐瑰宝”之称。


“这些孩子很有音乐天赋,演唱非常独特,我们的音符只有七个,但是他们能够合出八个声部,全世界只有他们能够做到。”张信哲说,“但现在,他们却没有相应的教育力量配备,所以我希望可以有更多资源给他们,通过更广大的渠道来帮助他们。”


选择《我是歌手》这个平台,张信哲认为其“影响力足够大”。所以,他把孩子们不远万里从台湾邀请到长沙,想让更多人了解台湾少数民族的音乐文化。


为了录制这期节目,张信哲带着《我是歌手》节目组特地到了上大学时支教的地方。在那里,他遇到了30年前教过的学生西蒙。“1985年的时候,你来这里,你帮我起了英文名字西蒙⋯⋯那个时候你还记得吗,我手断掉,左眼失明,你就鼓励我,后来我就一直努力,认真读书,(最终)我从政大(注:台湾政治大学)研究所毕业,所以我的生命中有你的功劳。”西蒙看到张信哲,激动地说。


 这只是张信哲支教的地方之一。“(我)知道什么地方有需要,就会去帮忙,去资助他们,”他说,“从高中到大学,我一直有关注。”


张信哲和节目组在桃源国小遇到可爱的小朋友,小朋友们热情地打招呼,“来宾好”,张信哲听到后一脸“惊讶”,打趣道,“我怎么成来宾啦?这么生疏。”


他边走边向沈梦辰介绍,“现在学校里都有琴了,一切都得到了改善。”透过镜头,他表示,现在自己赚的钱多了,就多做一点,学生时期没有那么多钱,就多付出一些劳动。


说话间,一个小女孩跑过来“偷袭”张信哲,“你们SHE今天有没有来?”他一脸笑容地问道。在这些孩子眼中,张信哲不仅是引路人,也是生活中的亲密伙伴。


“台湾很多偏远地区的学校有设立音乐学校的想法,但是因为资源分配的问题,他们很难获得正统的良好的音乐教育。其实很多少数民族具有很强的音乐天赋,他们唱歌都很棒。”张信哲说。


他发现,不惟台湾,在大陆很多偏远地区,少数民族音乐教育也是缺失的,“所以我觉得,既然要做,就要做大,通过《我是歌手》这个平台,请大家帮助他们。”


张信哲与小朋友们玩耍


“甘蔗音乐计划”


张信哲的这一想法,得到了芒果V基金的支持。3月16日,他与芒果V基金共同发起的大型综合性音乐公益项目“甘蔗音乐计划”在长沙启动。


这一计划以捐建“甘蔗音乐教室”为主,并辅以组织音乐教育活动、资助有音乐梦想的弱势青少年等项目,针对青少年音乐教育,系统化提供公益产品和服务。


张信哲表示:“我希望通过《我是歌手》和芒果V基金这个大的平台,号召大家一起为这些偏远山区的孩子们送去优质的音乐教育。”


携赞助公司捐赠200万元作为项目启动资金,张信哲成为“甘蔗音乐计划”的首位捐赠者。未来,“甘蔗音乐计划”打算在两岸成立100间音乐教室。“希望小朋友们获得一技之长,同时也能够保留他们自己独特的音乐风格。”张信哲说。


《中国慈善家》了解到,音乐计划以“甘蔗”命名是因为,其一,甘蔗被广泛种植,象征公益项目的普世性;其二,与甘蔗喜阳、积极向上的本性有关;其三,甘蔗味甜,更寓意着这一项目本身能带来的美好影响。


“甘蔗音乐计划”启动后,张信哲和芒果V基金将第一笔善款捐给了长沙特殊教育学校“翼之梦”儿童合唱团的孩子们。为路费所困扰,这些孩子对远赴俄罗斯参加国际合唱节的邀请望而止步,“希望这笔10万元的善款,能让他们的音乐梦想飞得更高。”张信哲表示。


《我是歌手》第四季第十期节目录制结束后,竞演歌手接受媒体采访时,均在不同程度上表达了对比赛的期望,而张信哲却用这个“拉票”的机会,对媒体表达了感谢。


“节目播出后,我想帮山区小朋友建立音乐学校的消息散播出去并得到了很多反馈,最近芒果V基金也启动了,还要请大家尽力宣导。”他说。


对于自己的“善举”所引发的反响,张信哲很意外。“真的没有想到会这么隆重,之前的想法很单纯,小朋友们有困难我就去帮忙,但是如果大家愿意一起来促成更大的力量,那我会投入更多。”


暂别


3月26日,张信哲“还爱·光年”演唱会在台北小巨蛋上演。录制《我是歌手》时,他身体抱恙,演唱会开始时,歌迷们仍不免担心。然而,逐渐找回状态的张信哲并没有让歌迷失望,一首首经典情歌被他娓娓道来,演绎出了一股独特的味道。


但随后,张信哲表示,“还爱光年”2016年巡演结束后将暂离舞台。他说,录制《我是歌手》时身体出了一点小状况,给自己“敲了警钟”,“我觉得现在确实应该给自己放个假,让自己脚步慢下来去享受生活,享受音乐。”


虽然暂离舞台,但他表示,做公益是一件长久的事情,“不是热度过后又弃之如敝履。”


同时,作为“甘蔗音乐计划”的发起人,面对大家远远超乎想象的支持和关注,他亦表现出担心,“我希望大家对这个事业的关注是长久的,而不是《我是歌手》这一季做完就遗忘了。”


来源:《中国慈善家》2016年4月刊,原文标题《张信哲:一场“交易”》


如需转载,请后台回复“转载授权”

《中国慈善家》近期热文推荐

  • 前首富陈天桥:此生将捐出绝大部分财产,10亿美金捐赠只是开始

  • 沈南鹏投这家企业八年,他似乎没赚钱,却倍感自豪

  • 掌舵六家上市公司,身兼村长与博导,80%精力做公益,艾路明的传奇不止于此

  • 这家钢铁企业居然成为3A级旅游景区,掌门人丁立国是如何做到的?

  • 北极光邓锋:捐赠只为精英培育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