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我是歌手》S03E13 总决赛 part.2

音乐 · 进行时2019-07-07 03:47:48

第二轮:


一、郑淳元《爱情啊》


d 小调,音域 C3 - D5


The One 再次演唱了他2012年参加韩国版《我是歌手》第二季时的竞演曲目,但把歌词改成了中文。虽然 The One 是用韩文标记的中文发音(就像「古得莫宁」一样),且在高潮中有一句不自觉地跳回了韩文,但总体上看效果还是不错的,看得出下了苦功夫,也足以体现 The One 对中国观众的诚意。演唱上,The One 发挥仍然极其稳定,音色、唇齿音高频、真假声混合比例等关键细节控制得极其到位。超高音区的假声(C5,D5)比起 2012 年的版本,更有控制力,发声也更为自由。


这个版本的《爱情啊》在编曲上复刻了 2012 年的版本,但对于主歌的部分旋律做了调整。在没有修改和声的前提下,强化了旋律的跳进,增加了跳进点和律动点的重合度,使得主歌听起来更加流畅和婉转。不过第二遍主歌结束后进入高潮前的那一声「嘿!」,还是一如既往地让人有点出戏。为什么老要这样处理?目的还有待考证。总体看,The One 的竞演,依然维持着一贯的苦情流行情歌的路线,艺术上突破不多,音乐品质优异,演唱技法一流。



二、胡彦斌《娘子》


原唱周杰伦,原曲 c 小调,音域 G3 - C5,胡彦斌在降 b 小调,音域 F3 - #C5


《娘子》出自周杰伦 2000 年的处女专辑《Jay》。纵观周董十余年的作品,《娘子》从创新、立意到呈现结果上看,也都是极为出挑的一首。这歌就不泛泛解读了,谈一个技术细节吧:《娘子》的主歌段里使用了两个减主音的高叠和弦。高叠和弦减三音减五音很寻常,但减主音的就很少见了,比如主歌两个互切和弦 C9-1(去掉根音的 C9 和弦,即 bE G bB D)和 F9-1。而减了根音的 C9,其实就是 bEMaj7,即 c 小调的平行大调 bE 的大七和弦。这样的写法导致了歌曲的调性一直在 c 小调和 bE 大调之间游移,一直到了间奏时才由吉他分解和弦明确了调性。再加上主歌段一直在用这两个和弦互切形成了 Pattern 式推进结构,使得歌曲的情绪呈现形态一直不太符合听众们的欣赏习惯(而不是由主和弦逐步发展、增加紧张程度、进入终止式、解决回主和弦那种通常的和声进行)。


对于这首各方面已经非常丰满、特色非常鲜明乃至极具周董特色的歌曲,胡彦斌在已经严丝合缝的歌曲结构中找到了突破口,并由此深入拓展,把歌曲重新组合改编成曲,赋予其新的内容。胡彦斌入手之处,其实也是《娘子》音乐形态的薄弱之处,就是编曲的质感与层次。周杰伦发《Jay》时还是新人,尽管想法很多但各方面资源都有限,导致编曲上的一些细节还显得单调且粗糙。胡彦斌的处理,一方面在配器上、声部写作上尽可能的细化和丰满,比如响指、琵琶、二胡,另一方面,在歌曲结构上有所变化和丰富,和流行音乐常见的主副歌结构拉开了差距。


这里需要再展开讲一下主副歌结构。主副歌结构(也叫 AB 段)简单概括起来就是,绝大部分的流行歌都采用了主副歌结构,主歌描述铺垫,副歌抒发感情,另外还有前奏、间奏、尾奏,以及 Pre-Chorus,桥段等段落作为连接,让歌曲起承转合能够更流畅,情感表达得更到位。随之而来的就是大部分歌曲会先用主歌铺垫,然后进入副歌的第一次小爆发,然后在间奏处调整一下,再小小地铺垫一下(第二遍主歌)再次进入高潮(第二遍副歌),而后短暂地用桥段调整一下直接掀起第三次高潮(副歌的反复或变奏),然后结束。这在我之前写过的文章《流行歌曲的结构》里有详细展开。


那么这个主副歌结构是怎么产生的呢?有两个重要因素。一方面欧洲艺术歌曲、歌剧以及美国的音乐剧中,就先天存在宣叙段(铺垫)和咏叹段(抒情),两个段落相互配合相互对比,让歌曲的表现力更为丰富而立体。同时随着本世纪初广播业的发展,电台通常希望能把3分多钟的歌曲在保留主要段落的基础上剪成一个稍短的版本,从而可以多插播广告,所以他们倾向选用主副歌结构明显的歌曲,然后从间奏后开始播放。这些因素综合作用,使得流行歌曲的主副歌结构越来越强化、规范,也成为相当长的时间里最有效率的情绪表达结构。


但这并不代表主副歌结构就是流行歌曲需要严格恪守的规则。很多歌手、作曲家、编曲者,都在挑战、突破这一规则,包括胡彦斌。这版《娘子》的词曲虽然还保留着主副歌的状态,但歌曲段落已经完全被编曲打散重组,重新划定情绪线条,再也不是那种惯常的铺垫爆发再铺垫再爆发的简单定势,而他用以重新界定情绪节点的手段,就是上文提到的细化与丰满,比如每段更换律动点、用《High 歌》和提速来分段、用响指来强化收尾呼应,用琵琶和二胡 solo 来引爆情绪,还暗扣「琵琶精」的梗。


如此复杂的编曲势必会对观众的欣赏造成障碍。很有意思的一个细节就是,决赛当晚现场观众情绪极嗨,几乎每首歌都会在高潮处集体起立欢呼,但气氛热烈如《娘子》,大多数人是坐着听完全场,因为找不到那个让大家不约而同起立的爆发点——这恰恰说明了胡彦斌编曲上的复杂。砍掉一半的编曲意图,然后把每个 idea 的时长 double,这大概才是观众们能在现场跟住的思路。


当然,胡彦斌这轮演唱也有些明显瑕疵,比如音准控制,《娘子》中使用的高叠和弦造成了大量的不协和音程(比如大二度、大七度之类),而这类音程如果稍有不准就会听起来很刺耳,像「跑调」。其次胡彦斌的音域也大幅收敛,他的音域算偏高的,往常翻唱多数情况是要升调,或者在结尾翻高音的。这次整体降了 2key,很可能和上一轮的《黑色柳丁》太费嗓子有关(结尾处他介绍陶喆时嗓子已经劈了)。但瑕不掩瑜,演唱上的失误掩盖不了编曲的优秀,如此精彩的编曲值得反复欣赏。



三、谭维维《如果有来生》


原唱谭维维,原版 G 大调转 A 大调,音域 D3 - #F5,现场复制原调原音域

此曲收录于谭维维 2010 年的专辑《谭某某》中,很难想象这首悠远淡然、美如梦境的《如果有来生》和满怀倨傲轻蔑、带着强烈挑衅意味的《谭某某》收录在了同一张专辑内。混乱——一如谭维维在 06 年超女结束后长期的事业定位和音乐形态,她这张专辑内的作品也显得泾渭分明。比起高晓松那不食烟火、充满了极致的理想主义的爱情(《如果有来生》),和汪峰澎湃华丽但主题模糊的励志(《悲哀而真实》),中间还夹杂了电子化的《21克》,以及民族风格鲜明的《往日时光》,但《谭某某》、《Fight》这样针锋相对、不顾一切地鲜明爱恨应该才是当时谭维维的真实心态。她一直没想明白「风格打败技巧」是 06 超女赛场上的胜负手,所以才会有心有不甘的《谭某某》。而后她的蜕变与成长在此前的节目中也有所交代,不再赘述。但能看得出来她心态的平和,让她驾驭大格局作品时,明显变得沉稳而从容。而这也一定会延续到她的音乐作品中,把她的艺术风格和音乐姿态提炼得更为准确而精炼。


来具体说竞演。《如果有来生》是极富画面感的歌曲,收获、麦田、歌唱、远方,都是具有高晓松强烈个人色彩的意象。音乐执行上也一脉相承,虽然增加了一部分摇滚元素,但基础形态上(调式、和声进行、律动)还是更接近八九十年代的大陆校园民谣。录音室版本用了卡门的主题作为间奏,还在尾端增加了接近美声的吟唱。这些细节让歌曲更丰满,但也会对意境有所干扰,现场版本删掉了这些处理,使得歌曲的形态更加完整统一,也更凸显了词曲本身的力度。演唱方面,歌曲旋律上的朴实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实际演唱难度,谭维维把这两个多八度的旋律执行得不错,高音区的爆发力催化了歌曲意境。但在中低音区和一些大跨度跳进位置,谭维维也出现了一些音准问题,对最终呈现结果造成了一定影响。


P.S 谭维维可以给遮暇膏做代言了。



四、李健《故乡山川》


原唱李健,原版在 e 小调,音域 D3 - G4


一首李健个人风格非常突出的作品。歌词文本的细腻婉约自不必说,音乐上,尽管旋律形态上会出现 IV 级和 VII 级,但基本上都是经过音,旋律的主要部分,包括相应的和声进行,还是很富有中国民族特色的。在 2009 年收录在《音乐傲骨》专辑中的录音室版本中,《故乡山川》在桥段中切换到了中古调式,并且使用了十二弦吉他,提供了一些异域感,用以暗示歌曲中所怀念的远方的故乡。而在现场版的编曲中,李健用《乌苏里船歌》取代了原有的桥段,一方面为「思乡」塑造了一个具体明确的意象,二来暗扣了李健的黑龙江籍贯,三来结合民歌唱法更立体地呈现自己的嗓音特色,而且还用这首耳熟能详的老歌把原曲中「现实」和「故乡」在地理上的反差,又添加了一层「当下」与「往昔」的切换,拉开了时间维度上的对比。一举四得,照顾了各个层面观众的接受程度,还在艺术上具备相当内涵,相当精彩的改编。


李健第一轮的歌曲串烧是个估算了各个层面要素之后的妥协结果,吴李的音色差、由吴秀波发烧引发的音准问题,以及部分段落较强的律动感造成的拍子不稳,都影响了竞演效果。而回到了他擅长的风格之后,李健把他最有特点的音色都展现了出来,音准和节奏也卡得非常好。中间还秀了一段民歌(他当年考的清华的民歌特长生),在共鸣位置不同的发声方法间来回切换丝毫不受影响,很是难得。



五、韩红《天路》


韩红原唱,原版 c 小调,音域 bB3 - G5,现场版从降 b 小调升到 c 小调,音域 bA3 - G5


韩老师选了《天亮了》和《天路》两首自己最知名的作品作为本季我歌竞演的首尾竞演,有始有终,能看得出来对节目还是相当重视的。作为在中国流行音乐史上,尤其是「民通」领域不可不提的作品,想在现场复制出《天路》那种交响化配器的效果,难度已经很高,更别提有所突破了。现场版编曲基本上沿袭了原曲的思路,前半段降了 2key 拉开段落反差,用弦乐组和合唱来维持音色厚度,点缀了不少色彩乐器,还自己弹唱了前半首的吉他。总体看都是意料之中的常规动作,但蒙古鼓和西藏弦子的加入对色彩改编还是很明显的,尤其是蒙古鼓的演奏贯穿了副歌段的始终,为相对交响化的原曲增加了一个有错位的律动层次,现场效果还是不错的。演唱方面,中规中矩,G5 从头轰到尾,挑不出毛病,反而在主歌部分能听出点声音中的波动,但无伤大雅。



六、A-Lin《柠檬草的味道》


原唱蔡依林,G 大调转 bA 大调,音域 E3 - bD5,黄丽玲升了 1key,从 bA 大调升到 A 大调,音域 F3 - E5


《柠檬草的味道》是 04 年正处在第一次转型期的蔡依林比较着力打造的抒情慢歌,写得不算太难但蔡依林唱得也不轻松,低音质量不高。A-Lin 提了 1Key 后低音区的压力有所缓解,但进入到中段后演唱开始出现音准波动,经常低几十个音分,转调前的桥段音准问题很明显。当然最后也都顺下来了,姑且理解成本场四小时直播、乃至整季十三期节目走到最后,所流露出的疲态吧。


A-Lin 这一季的选曲策略最让我琢磨不透,竟然为自己的最后一轮演唱、也是本季《我是歌手》的最后一首竞演,选了这么一首不大热不大改不串烧的抒情大路翻唱歌,跟《给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和《鸿雁+走四方+向天再借五百年》的气势完全无法相比,连带得节目的终止感都显得不那么强烈了。当然又转念一想,这不恰恰就是 A-Lin 本季从头到尾的姿态么?这季《我是歌手》,A-Lin 唱了一整季卡拉 OK 金曲,也不打算搞点突破。除了首轮亮相就没唱过自己的歌,好歹自己也有不少作品呢,也拿出来唱唱呗。大好的资源也不知道为自己盘算盘算,真是有点气不起来。如此看来,她很像那类班里不起眼的女孩子,成绩中等,举止温和。按时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看起来很努力但通常也没什么惊喜,当然也不会出格。但她有她的方式、格局、圈子、小世界,偶尔进入,会让你发现完全不一样的绚烂色彩(《一想到你呀》),真是对她气不起来啊。


————————


上一期抽中简听耳机的几位同学,保持手机畅通。运费到付的快件昨天已发,请注意查收。


再给新关注我的读者们解释一下规则。之前写「抽奖」是为了便于表达,其实活动更像是「有奖问答」。我会出一些题目,然后选取最先回答正确的读者赠送礼品。题目都和音乐相关,大多都能从之前的乐评文章中找到答案。所有互动活动的举办原则:嗨皮第一、奖励第二、学习第三。


我们现在送出的礼物有简听 Sound Simple RX6i 耳机,长这个样子:


以及我是歌手官方合作 KTV,温莎 KTV 的代金券(北京、长沙、成都、昆明、南京有店,杭州店正在筹备中)




所有抽奖、有奖问答等互动活动都只在微信公众号内进行。下次出题前(大概几天之内吧)会提前告知大家,请大家持续关注。


之前的乐评会补写,然后会写本季节目的盘点文章,请继续期待。节日快乐!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