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生在葫芦岛的你 那些歌流行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葫芦岛网2019-06-22 22:53:41


人都说“音乐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关于这一点,就算是当年穷凶极恶的日本鬼子,也要感叹一声“音乐的魅力”(喜剧电影《巧奔妙逃》,里面黄宏他们唱的那首《弹棉花》也堪称是一首时代金曲)。


当然,音乐不光是最美的语言,同时也是时代的记录者,每一个时代,都有属于每一个时代的音符。就咱中国来说,往上倒咱老祖宗黄帝制礼乐那会儿就有了时代之歌,而到如今,几天就会出来一首神曲,给大家伙的脑袋洗上一遍。当然,历史太长、歌也太多,我这里说不过来,这里就说说几首从笔者出生以来的时代金曲。

笔者出生那一年葫芦岛还叫锦西县,那年人们在大年夜里,第一次在电视机里看到了春节联欢晚会,从此,难忘今宵就成了洗脑神曲,每年大年初一凌晨此曲必然响起,伴随大伙辞旧迎新。

84年春晚《难忘今宵》)


跟如今的孩子比,笔者的幼年过得比较悲催。生下来四个多月就被送进了连山区托儿所——当然还有比我更惨的,57天刚出满月就被送了进来。就在我进托儿所的那一年,在我国南疆爆发了老山——法卡山战役,随后就是“两山轮战”,解放军各部队轮流上阵去刷越南猴子升级。与这场史称“对越反击战”的战争,上岁数的人可能还对“梁三喜”、“李海欣高地”等名词记忆深刻,

《再见吧妈妈》

《十五的月亮》

《月亮走我也走》

都是一时的金曲——不光咱中国人唱,对面越南人也唱。当然,最有名的,还是哪一首《血染的风采了》。

87版《血染的风采》)



我记性好,还记得87年春晚上断了一条腿的徐良和王虹合唱的这首歌。不过对于9000后来说,大概这首歌和那段历史一样,已经不为他们所知了。


几十年前,还在文革时期,在北京某个大院里一个小名叫“老虎”的青年在用吉他弹唱披头士的歌时,大概没留意一个旁听的小屁孩。而这个小屁孩,名叫崔健。就在我托儿所毕业那年,由他演唱的《一无所有》红遍大江南北乃至世界,从此中国进入了摇滚时代。

(崔健在一无所有中呐喊)


笔者的小学时代,正是港台流行歌曲红火的时代,而国内的经典流行歌曲也有很多——真要一一举出那真要累死人了。所以,既然当年我还在上学,那就来一首当年小虎队的校园金曲《青苹果乐园》吧。

(青苹果乐园)


初中时代的金曲,我选择的是张宇的《月亮惹的祸》,原因很简单,因为那时候已经出现了电脑,初中的我在当时还叫“电脑房”的网吧里面跟人玩DOS版《红色警戒1》的时候,店老板放的背景音乐就是这个,我经常就是哼唱着这首歌,把电圈连到对方老家里……

(月亮惹的祸)


高中时代有了网络、以色列ICQ后来有了腾讯——当时QQ还叫OICQ,如今你正在看的这个微信都可能是从ICQ那里学来的方式。当然也有了《流星花园》里的F4,当然,当时我对这个跟美国鬼怪式战斗机同名的组合只有一个想法:孙贼,长得帅就了不起咩!可敢跟老子拼刺刀否?

(流星雨)


大学时代,美国的《后街男孩》《西城男孩》和宝岛的周杰伦成了我最熟悉的声音——无他,当时大学食堂天天放这个,对于周杰伦,我就一个想法——我靠,这大舌头唱的歌居然这么火!当然还有那首用《魔法门之英雄无敌3》配乐开场的《我的地盘》,还有那句歌词“我的地盘听我的”

(在我的地盘就听我的)


后来,就是工作了。工作了才发现,1.根本就没有我的地盘。2.就算是有我的地盘,那也没人听我的。慢慢的,我发现,如今能做的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凑合活着。而最应景的,就是郝云的哪一首《活着》了。

(活着)


别忘了填写评论哦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