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它是三水当年的“流行金曲”,现在会唱的人不多了

三水发布2018-10-10 11:08:30

【三水有段古】栏目:三水文化源远流长,内涵丰富,独具特色,动人心弦,它们就如同一本生动有趣的故事书,等待着你我去翻阅。了解三水文化,倾听三水故事,敬请锁定本栏目。


以前有一种流行歌曲,现在只有上了年纪的三水婆婆才会唱,年轻人鲜少知情。比如”宁愿担沙填大海,誓唔甘愿做填房”,“三更鸡啼重有两捺布,手揿布机度荒年”......


这些古老的流行歌曲叫做“叹歌”,“叹歌”究竟是什么?跟发布君来了解一下吧~


 叹歌往事

叹歌,被认为源于春秋时期,盛行于清朝晚期,目前只有部分三水老人能唱,叹歌以歌唱的方式传达各时代人们的生活情愫,唱者多为女性。


(村民翻阅《老人歌》,《老人歌》是“叹歌”类的民间曲目。)


在三水芦苞的“青砖大迷宫”——独树岗村一带,叹歌曾如当今的流行曲般盛行。在那个没有收音机、电视机,娱乐节目匮乏的年代,村里的人想要消遣时光,要么就在戏台前听人拉二胡,要么就在空闲时哼唱叹歌。



在劳动之余,几个妇女聚在一起,用对歌曲的形式对”骂”逗乐,打发闲暇时光;遇上婚嫁时,村里人要通宵唱叹歌,感谢父母养育之恩,也期望新的小家庭生活风平浪静;遇上白事时,人们低吟叹歌,表达沉重哀思。



一句句叹歌就像是埋在在三水人心口上的种子,携风流转于独树岗村700多年的幽深小巷,一遍一遍回响;或是在哪口长满青苔、深不见底的老井,震起一些涟漪;又或是在脚印都踩不到砖石废墟,那些说不清也道不明的万千情愫,生根发芽,长成新绿。



叹歌唱什么

独树岗村今年80岁的蔡艺武老先生

叹歌,最开始的时候,是妇女为了宣泄心中情感而即兴创作的小调。叹歌的调子不固定,都是当时的妇女即时创作的,因此也无曲谱流传。而歌词,从政治到情感,从神话到生活,涉猎广泛。


叹歌的内容丰富,主要有在歌颂先人时唱的哀悼之辞,有出嫁时对家人不舍的依恋之辞,也有劳作时环节疲劳的轻松之辞,还有日常生活中相互调侃的娱乐之辞


  • 叹命


“叹命”是旧社会妇女为了诉出自己心中的怨恨自作自唱的民谣,反映她们对当时生活的不满,以歌对抗封建思想。



蔡艺武说,叹歌没有一个统一的形式,对不同对象表达不同心情,“比如说,流传很久以前,有个妇女被迫嫁入豪门做小妾,当时又遇到娘家人过世,这个妇女为了表达对艰苦生活的无可奈何,就会这样哼到:


“三两黄连煎碗水,未闻闻除(味)知道难”


以前的妇女在农耕歇息时无所事事,会自嘲唱道:


“盘上种莲冤屈藕,嫁错老公怨恨迟”


也有新媳妇为宣泄对刻薄婆婆的不满,唱出了:


“做人媳妇住家难,早早起身都话晏(晚)”.


  • 缓解疲劳


以前的妇女们在田间劳动,或是在家里织布缝衣,疲劳时候,就唱起“叹歌”,以图消除疲劳。蔡伯记得小时候就听过一些妇女在织布时唱“叹歌”,如:


“三更鸡啼重有两捺布,手揿布机度荒年”


  • “红头巾”唱尽粤女闯南洋


“红头巾”指的是当年为了赚钱养家奔赴新加坡劳作的一些三水贫寒家庭女子,她们主要在各大小建筑工地工作,由于这些女子干活时都戴着红色头巾,所以被人们称为“红头巾”。


据《三水妇女志》记载,红头巾老人们回忆辛酸的岁月,会唱起当年唱过的“叹歌”,这全是三水妇女飘零异国时内心真实的呼号。




“十个过洋,九个苦命,若非苦命,也因家贫。”

“到了南洋六个月,不思茶饭半年长。”


为了生计奔赴异国他乡,没有亲人在身边,全靠一双双手建起高楼大夏,“叹歌”真实的展现了红头巾老人在那段艰苦岁月的内心想法。


(新加坡牛车水原貌馆门口,是一尊红头巾的塑像。图/南方网)


  • 旧时三水女子出嫁前谢养育之恩


以前三水村里结婚有个风俗,要给新娘准备一间婚嫁房,在结婚前一晚,新娘以及她的姑姑、姐姐之类的女性亲戚,就在房间里你一句我一句地唱“叹歌”。


而三水水上人家办婚礼的时候,夫家这边支起大锅举行沙滩宴。女方则在自家沙滩边搭起歌堂,新娘的姐妹、婶婆、姑嫂等女人坐在一起,新娘坐在中央唱叹歌,先叹祖先,再叹即将离开的父母、哥嫂、弟妹等,感谢父母养育之恩,还叹客人送来礼物。


“我从龙州坐船来,祝愿你们早生贵子……”

“感谢你的祝福呐,祝你健康又长寿……”



次日,新郎接新娘时,新娘要再次叹歌,感谢父母等,算是告别,意味着新生活的开始。



叹歌是水上人家婚嫁特有的小曲,曲调温婉悠扬,是船民对新婚祝愿诗意的表达,声声叹歌,不仅唱尽了新人对父母的感恩,也道出了水上人家之间浓浓的情谊。


叹歌“怪事

  • 不认识字歌却唱得好


唱叹歌还有个奇怪的现象,三水村里很多妇女是不认识字的,但是她们的叹歌却唱得非常好,都是从母辈那里学回来的。另外,因为叹歌的语言简单易懂,内容都来源于生活,一学就朗朗上口,甚至还可以自己创作叹歌。蔡艺武说,“现时在芦苞墟还有个阿婆,可以连续唱一个小时以上的叹歌,而且歌词不重复。”



  • 好叹歌全靠“骂”


“叹歌”唱法很自由,唱者可随意更改歌词来表达自己的意思,多用土语,但歌词质朴,一般是短短几句,句句都押韵,表达的意思很有趣,且词义明了,节奏明快。另外,在劳动之余,几个妇女聚一起的时候,亦会以对歌形式互唱“叹歌”,但歌词多以逗乐对“骂”为主。 


叹歌会以一些骂人的词来“骂”对方,如出嫁女儿“骂”母亲、新娘“骂”新郎、亲家“骂”亲家等。


出嫁时女儿埋怨母亲:


乜吾(怎么不)留女食多年啊


女子在出嫁前夜“咒骂”未来丈夫是:


阴鬼个头死杂种


如果一方接待另一方的亲家时,就会骂对方馋吃:


汁都捞埋(了),筷子都吞埋(了)


过去,三水人的浓情蜜意都浓缩在这一句句看似责怪实则关心的“骂”句里。据说,如果谁唱“骂”时候骂得越狠毒,被“骂”的人生活就过得越好。


叹歌的衰落

叹歌作为一种民间艺术,已经被录入三水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然而“叹歌”也正以极快的速度湮没在城市化的进程中。


随着收音机、电视机,以及后来互联网的兴起,流行曲等其他音乐艺术形式的“侵入”,人们消遣变得多元化,不需再“叹”,“年轻人的娱乐方式多了,不需再用‘叹歌’宣泄情感,现在的摇滚、流行音乐更能表达现代人的多元化的情感,越来越少的年轻人对这种祖传的音乐形式感兴趣,而会唱叹歌的老一辈人也越来越少,叹歌便渐渐失传。


世事变化,移风易俗,如今,在独树岗村,叹歌一般只在白事时才吟唱。现在只有不多的几个老人会唱叹歌了,有时她们会聚在一起回味古老的叹歌,自娱自乐。


【三水有段古】栏目往期精彩回顾:

看完三水这些"非遗"瑰宝定会惊叹:我可能是个假三水人

遇见老街 | 重走三水劳动大街,拾起陌生又熟悉的回忆

惊呆了!三水乡间有一些奇特的建筑,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

这门远去的三水手艺,依然有人终生坚守

百年古庙,悠悠岁月!三水的北帝庙岂止一座,带你去见识下

指尖上的大世界,能以假乱真的三水玉雕有奥妙

三中百年校庆 | 老照片带你回到那些年,看哭了很多人...

路过古镇百年时光,寻味古桥韵事,我有故事,你有茶吗?


资料丨广州日报、网络

图片丨广州日报、佛山日报、中共三水区委宣传部、南方网

编辑丨三水发布微信编辑小组

了解更多三水新闻资讯,您还可以登陆三水新闻网或下载“大美三水”手机app。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