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结石姐继续领跑歌手,汪峰会选歌,李泉戏太多?国内歌手的出路到底在哪?

歌者盟2019-02-15 06:09:35

歌者盟

2018,做更会唱歌的人!


Hi,艾弗瑞巴迪!


在这个全国各地的好朋友都在晒雪景、堆雪人、打雪仗的欢乐日子里,特立独行的小干老湿做着不一样的事。


我在最南方的艳阳里看《歌手》。



看雪和听歌的共同点是,整个人会突然地文艺起来,脸上露出痴呆纯真的笑容,不立刻吟诗一首都对不起语文老师的dun'dun教诲 。


看雪和听歌的不同点是,雪景终究是一时的,日头渐暖春风抵岸后要想再看,且等过三季青黄。但听歌就不一样啦,有了手机和网络,想听的时候随时可以听到。


所以老板,说了那么多我能不能飞去北方写乐评啊?一年就一次啊老板!你看我都眼底有霜了啊!


算了,我们还是聊音乐吧。



在评述这一期歌手们的表现之前,老湿想先关注说说上一期的反馈。


上一期里我说苏诗丁的表现“几乎是各种意义上的错误示范”,引起了王菲粉丝的认同和苏诗丁粉丝的驳斥。上一期篇幅有限,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借这一期注解一下。


首先我不认为苏诗丁在弱唱部分刻意模仿王菲,只是高位置的音色有点像而已。擅走上三路其实是早期国内文工团、艺术院校培养通俗女歌手的共同特征,音色明亮、纤细、柔和,具有明显的女性化特征。而在体制内科班受训的苏诗丁也带着这样的旧时代烙印。反过来说,这样的音色比例和发声结构早已不是今天的流行。就算拿苏诗丁对比王菲,先不论语感、乐感这些个人韵味上的差异,但就演唱的基本功而言,和今天的苏诗丁同龄时王菲正在开“唱游大世界”系列巡演,现场录像记录下她演唱的气息深度、支撑感、发声的压缩、共鸣的比例都要远好于苏诗丁,如果要模仿,怎么会不把这些优点都模仿去呢?


其次,我收到大多数反驳的观点是:她是金钟奖的铜奖、《天籁之战》的总冠军、西安音乐学院的声乐老师,怎么可能不好?如果回避直接的问题而去找旁证来佐证,这又是另一回事了。


自从十年前有人在网络上第一次把sls教程的译文翻墙带到国内(你们猜是谁干的?),国内的歌手、唱歌爱好者开始意识到这是一场声乐理念的革命,于是关于新一代声乐技术的研究和讨论促进了流行唱法教学在国内迅速发展。可惜的是,我们体制内的主流音乐学府对这一变化大多后知后觉,依然在故纸堆上高歌前行,所以院校培养出的优秀流行歌手越来越少,反而这一重任交给了音乐选秀节目在茫茫人海里挖掘。这又引出了第二个问题,就是音乐行业被电视行业所指挥的问题。


刚才说到挖掘、培养优秀流行歌手的不再是专业院校、唱片公司,而是音乐选秀节目。歌手们的梦想也不再是发新歌、开演唱会,而是上电视、上综艺。这很容易理解,因为互联网时代流量为王,电视平台的流量要远远大于单纯的音乐平台和线下演出市场。拥有了流量才拥有变现的资本,才拥有在音乐道路上为继的经济基础。哪怕再有音乐梦想的歌手,如果不能把自己的歌声变现也很难生存下去。


话说回来,那么在音乐选秀中甄选歌手的是谁呢?是导演们,是本身与音乐专业无关的人群。一个极端的例子就是本季《歌手》的选人,虽然节目定位为歌唱竞技,但导演显然不了解各位歌手间竞技级别的差异,才造成了今天Jessie J和同场其他歌手间的巨大落差,甚至引起了观众的集体反思,国内歌手真的水平如此无人可战了吗?肯定不至于此,只是尚有许多好歌手没有机会登台而已。这样的情况老湿见得太多太多。


然而导演也没有错,对我们而言是甄选歌手,对导演而言是站在电视编导的角度选拔电视演员,颜值、台风、人气、背景、可塑性、辨识度、电视表演经验等等都是重要的考量标准,选秀历来如此,李宇春就是最好的例子。


唱功,平均水准就行。


电视人没有义务去了解更多音乐人的专业,形而上的细末差异不值得外行深究,直到请来了登峰造极一锤定音的真正高手,方知原来如此凶险。


细节上的高低也许行外人听不出来也选择忽视,但等到他们听出来的时候已是天壤之别。


说回苏诗丁,金钟奖的铜奖证明她在既有体制所划下的规格内取得的成就,但也恰恰体现了我们内地流行音乐行业评价体系的落后。就像昨天汪峰在节目里说的,我们要承认落后,我们要永远进步,我们要奋起直追。《天籁之战》本是电视综艺,更不能作为音乐专业评判的标准。而最后,正因为她是声乐老师,是行业的先行者,所以比普通歌手更应该与时俱进,更应该被高标准地看待。


同样以我们日常选拔声乐老师的职业标准去衡量,苏诗丁离成为合格的流行声乐老师尚路漫漫而修远。


反馈的话题说到这里,我们来看看这一期歌手们的表现吧。


《离人》——李圣杰


这一版选择张学友的原唱同调,比更广为人知的林志炫的版本低了不少。因此这一版本的意境少了高亢悠扬的哀婉,多了低吟浅唱的深沉。然而中低音的抒情并不适合李圣杰,胸腔共鸣的缺失让他缺少低音打动人的力量和厚度,同时具有个人特色的声带的金属感和音色的明亮度也因为振频有限无法展现出来,这都造成最终呈现的演唱效果段落雷同、平淡乏味,情绪渲染后劲不足。


改变依赖口盖和咽的反射制造音色,找到胸腔共鸣,打开鼻咽以上的高位置可以有效解决这个问题。同时改变发声习惯,缩小发声点,无论在哪个有效音区都能让发声更集中更边缘,那么声带负载就会变轻,能承载更大的声压,演唱的跨度更高,表现力和层次感也能更好。


此外,李圣杰在演唱三段副歌“回避迫在眼前的离别”中两次“迫”字都出现了破音的情况,这是因为他的咬字习惯口腔用力,听感上咬字笨重,并且口腔用力会压迫喉结,造成声带紧张,在演唱音高较高的开口音时就容易造成声带在冲击下瞬间开裂,导致破音。这是纯技术问题,塑造发声点和改变咬字习惯即可解决。


《Hello》——张天


这可能是张天三场以来改编得离原曲最近的一首歌了,却也因此扬短避长了一把。前半段沉静、克制的编曲突出人声,需要人声具有很强的核心质感、语感、音色细节和情绪张力,比较好的例子除了阿呆的原唱,还有比如嘎嘎的《Million Reasons》、Beyonce的《Die With You》。


张天小朋友有很棒的低音音色,这和她英语母语的语言习惯有关,喉咙通道和咽都打开得很充分,主歌的发声深度也不错,是中文母语的女歌手很少拥有的。


但一切幻灭于副歌的开始,显然在副歌的高度下,张天的声带本能已经无法支撑演唱所需要的力量,同时又缺乏换声技巧,所以抬高喉位、挤压通道,音色的深度、宽度、细节都抛在脑后。最后勉力支撑了下来,却唱得险象环生。


这一场归根结底是选歌的失误,歌曲的难度大大压制了她的发挥空间。张天的优点是乐感灵敏、演唱自由,缺点是声乐基础原始粗糙。而接受系统的声乐训练需要假以时日,短期内应该选择自由度大于难度的歌曲,虽然会雷同,但至少有可听性。


补充一句,歌曲一开始的环境音色细节好评。


《狼》——苏诗丁


前半部分的演唱要好于上一场,气息稳定、演唱节制,把自己音色通透、咬字松弛的优点表现得很充分。后半段开始崩盘,演唱的模式和口吻都与前半段严重割裂,前半段轻松妩媚笑嘻嘻,后半段突然苦大仇深凶巴巴,不知道她想要用怎样的情绪来表现这首歌。这是对歌曲甚至表演理解上的不成熟。


从声乐技术上来说,前半段还平衡通透,后半段突然切换到假美声模式,抬软颚、缩舌头、压迫喉位,音色沉闷造作,听感压抑。最后段落硬扛了一段疑似美声花腔的b5高音,但因为没有充分的气息支撑和高位置打开作为承托和扩声基础,因此这段高音完成地质量糟糕,声道堵塞严重,音准不稳、音色压抑、力量绵软,就算经过后期修音也能明显地听出力不从心。


从演唱模式到歌曲处理前后的全面割裂和张弛无度反映出她声乐知识体系的混乱和割裂,亟需深省。


无疑苏诗丁有个出色的声带条件,能唱到那样的音高,但能唱到并不意味着能唱好。一个职业歌手甚至是声乐老师绝不该停留在能唱到的境界上。就像苏诗丁之前也翻唱了《血腥爱情故事》,但这样的歌曲难度又岂止是在音高,张惠妹又岂是凭唱得高成为天后。


《心的祈祷》——李晓东


从前奏响起就满满的八十年代回忆感,除了会让人想起原唱臧天朔,还会想起毛宁、周华健、童安格、吕方、郭峰……等等。


李晓东的演唱可圈可点,稳定、平衡、动态清晰、语感强烈,但也质感不佳、缺少泛音、处理单调。对于老歌手而言这是时代的局限,不可强求。


我们反而应该思考的是,在今天国内最顶级的live舞台上,我们应该呈现怎样形态的中国流行音乐给全国的观众,给世界的目光。这就是音乐人会去想的问题,而对于节目导演,他会关注到看到台下有五十岁的观众需要迎合。


《全世界失眠》——张韶涵


和李圣杰的情况如出一辙,挑选了一首适合低吟浅唱的歌而被限制了本身的优势。张韶涵的音色辨识度同样基于咽腔和口盖反射出的明亮而锋利的音色,同时低位置的共鸣缺失,因此在低音部分低沉的抒情感不足,和音乐的意境不能很好地融合。


另外参考这首歌的原唱陈奕迅,气感、语感和乐感的呈现在这样旋律起伏较平的歌曲里显得尤为重要,如果大动态没有,小细节也不足,那还有什么可听的呢?


张韶涵的气息运作比较直接,没有包裹声音、先行后停的气感(参考张惠妹)。咬字下巴用力,顿挫感强,少了松弛的语感。最后乐感也相对僵化,缺少变化和即兴的处理。因此除了基本的唱功之外,在表现这首歌重要的三点细节上张韶涵都有不同程度的缺失,要想凭歌曲本身打动观众很难。


《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Jessie J


结石姐真的很棒,把一首古代的英文老歌唱得熠熠生辉,宛如新生。配合生动自如张弛有度的舞台表演,宛如一场高规格的精致的剧院演出。


从唱功而言,世界级水准的Jessie在各个方面都堪称顶配:支撑感、发声点、锋利度、宽度、深度、力量、换声、质感、气感、磁感、泛音等等,更何况还有从小在音乐剧舞台上演出练就的出色机能、乐感和舞台表演技巧,在这个舞台上足矣就任何一方面向同台的其他歌手作出示范。如果说韩磊、韩红、李玟、林忆莲让同台的歌手看到了自己和国内一流歌手的差距,那Jessie让同台的歌手看到了自己和世界一流歌手的差距。


而在这首歌的演绎上,Jessie也凭借这样的唱功把一首娓娓道来的歌曲通过情绪和力量的递进唱得层次鲜明,同时力量收放自如,在情绪爆发的部分也没有一直高能输出,而是适时地穿插弱唱唱句,同时又不破坏演唱状态的连贯和稳定,让每个段落都显得张弛有度。


有次在和学员解释sls在国内的水土不服,我说因为sls告诉我们用小声唱歌和强化头声的方式换来更自由的换声和更开阔的音域,但没有告诉我们小声唱歌后怎么找回声音的宽度和力量。


所以我们看到音域越来越宽但音色越来越细的王力宏,看到弱唱时游刃有余一旦要发力时就结构失衡的林俊杰。对比之下张杰和华晨宇,同样在换声点附近的发力会更稳定更舒展。


所以我们要在小声的同时保持我们的喉咙充分地打开,声道足够的畅通,可以通过声带闭合形成宽广的喉下音色。这对于天生体大脖子粗的欧美人几乎不成问题,但对于东方人而言就需要有意识的用技术去辅助打开,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找喉咙的膨胀感。


学员回答说,他不相信东方人可以练得和欧美人一样宽阔,张韶涵不可能唱成结石姐,这是天生条件的不同。


我觉得恰恰是这样不肯直面问题寻找客观原因的意识在阻碍我们唱得更好。天生条件的确有别,训练的目的就是补短而扬长,让缺陷不再是缺陷,让优点成为一锤定音的杀手锏。结石姐也不是天生就能唱,我们在舞台上看到的也不是天生歌姬的表演,而是十数年如一日的磨砺和沉淀在一瞬的凝结。


与其崇拜别人的天赋,不如自愧努力不足。


《下坠》——汪峰


汪夫子本场嗓音状态明显要比前两场好,可能上场前刚怒吸完雾化仪,一上来声带的闭合就十分到位,相比于以往气息直接刮过声带边缘形成撕裂音色的粗暴方式,这一场气息更多地被用来在声门下面承托声音,因此夫子也唱得更轻松一些。虽然发声声裂依然很大,但前几场漏声的情况基本没有了。在最后夫子还放肆地嘶吼了几嗓子,这在前两场是难以想象的,只是下了台可能又要奔赴雾化仪了。


不过事分两面,汪峰唱得比前两场更松弛了以后,也暴露了咬字过重导致喷麦的情况,几乎每一个重音上的开口音咬字都有明显喷麦,这点需要注意。


此外,汪峰的选歌很聪明,上一场挑选了一首又有群众基础又颠覆形象又没什么难度的《普通Disco》,十分讨巧。这一场挑选了一首有记忆点、不知名的、但很汪峰的歌,让观众既有惊喜又能认同,自己演绎起来又游刃有余。张韶涵、张天和李圣杰应该好好向夫子学学选歌。


至于夫子的演唱本身其实和李晓东一样没有什么值得大说特说的,优点是音色和唱腔有辨识度、情绪充沛、感染力强,缺点是不会唱歌,动机粗爆、消耗巨大、音色单一、泛音不足。需要找一位声乐老师好好从头开始训练。


《我要我们在一起》——李泉


对于李泉,看到节目弹幕里大部分网友的留言都是:有艺术家气质。的确李大师在弹琴的时候除了双手翻飞前仰后合外,还表情灵动挤眉瞪眼,弹琴的高调气势优胜朗朗,颇像一个骄傲又痴癫的艺术家。


李大师是上海人,在舞台上有着看上海爵士钢琴家的派头,唱歌的处理也同样有着爵士的戏剧化。


在演唱上他最大的特别是大开大合,起伏多变,动态鲜明。首先能大开大合地唱本身就是一种能力,这意味着声带有着出色的机能,能够承托住大振频不漏声,维持住小振频不漏气。


但还是回到之前一直讨论的话题,机能再强的声带也有负荷的上限,并且原始的上限一定不如经过方法改良后更小的发声点所能负荷的上限,这个道理我们初中物理就学过——同等压力下,面积约小,压强越大。


而上限决定了演唱跨度的自由度,所以李大师真声模式下放大自己的音量,就注定无法负荷更大的压力从而唱得更高,自由度也会大大受限。在这首歌里到了g4就已经出现了堵塞的情况,而现在男歌手的流行歌到c5都是家常便饭。


李大师有一个优点是大部分国内男歌手不具备的,那就是宽大的喉腔和胸腔共鸣,但同时没有假美声刻意压迫喉结放大口腔的坏习惯。如果能够改变发声习惯,同时保持现在的共鸣比例,依靠共鸣的放大来形成力量而不是声带的振频来扩大音量,李大师将会唱得傲视一众细嗓男歌手。


此外有个艺术范畴的讨论。很多评论留言说不能接受李泉过于浮夸的表演风格。老湿可以理解他的风格取向,但也觉得在非戏剧化的场景里进行过于戏剧化的表演,稍显突兀。你们觉得呢?

 



评述完八位歌手,最后想聊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前两天有个学员问,如果唱歌是为了愉悦,那搞紧张兮兮的唱歌比赛岂不是违背初衷?


我想告诉大家一个事实,就像打游戏是为了开心但一样有电竞比赛,唱歌也是可以竞技的,并且对于优秀的歌手和行家的听众而言,竞技是个很美妙且愉悦的过程,但对于不思进取的伪歌手而言竞技就相当可怕了,所以他们发明了走心。


内行看门道,一个歌手的竞技级别有清晰的科学的衡量标准,就像跳水比赛的打分一样,没有过分解读,也没有模棱两可。比如我的老师是98年央视青歌赛全国冠军队成员,侯老师是上海赛区金奖等等(相当于省级,当然后来更厉害啦)。


好啦今天就说到这里,今年注定只能在朋友圈里看雪了。


欢迎留言,欢迎讨论。我们下周再见~


歌者盟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用心歌唱

追逐梦想

戳【阅读原文】离音乐梦想更近一步!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