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全部都是别人的甜蜜蜜......

bookface2018-10-10 16:34:44

22年(1995年)的今天,一代歌后邓丽君永远离开了我们。

那时互联网还没普及,大家听歌用电台。波叔还记得那一天,打开收音机,不管换到哪个台,飘出来的都是“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

可是,她的笑容已经永远定格。

优美的《甜蜜蜜》听起来,不再甜蜜,而是忧伤。

她拥有着歌手们最希望拥有的一切,被传唱、被迷恋、被铭记......

却最终没有等到——与爱人终老。

2015年,为了纪念邓丽君逝世20周年,王菲与邓丽君对唱了《清平调》,这是她生前仅完成一半的绝唱。


不要问波叔,邓丽君和王菲两人的唱功孰优孰劣。

这世上,并非所有事情都需要分出个高低来。闭上眼睛,静静用心去感受就好了。

22年过去了,邓丽君像春天的花朵一样,每年都会重新复活,好像一直都没有离开过。

五十年代,台湾

邓丽君的本名叫做邓丽筠,1953年出生在台湾。

她是家中独女,掌上明珠,父亲邓枢特地请来一位有学问的军中长官给她起名,唤作“丽筠”。

丽,意味着娟丽可人;筠,是竹子的别称。

长辈们希望她能像竹子一样,坚韧自持。

邓丽君全家福

事实上,她就像竹子一样坚韧自持。

邓丽筠从小在眷村长大,这是台湾当时专门给军队眷属或者退伍军人建的居住区,也是“外省人”的部落。

那时,养五个孩子太难了,一家人过着紧巴巴的生活。

丽筠从小就开始赚钱补贴家用。

有多小?

6岁时,她跟随台湾空军的康乐队到处演出;

9岁时,她以《访英台》获得中华电台举办的黄梅调歌唱比赛冠军,拿到歌星培训班的入场券。

这也就是幼儿园大班到小学三年级的年龄。小菠菜们,回忆一下,自己这个年纪在干什么?小邓丽筠已经开始分担家庭的重担了。

加入培训班后,3个月的正规系统训练,丽筠展现的天赋远远把同期学员甩在身后。

1966年,一首《采红菱》让她拿到台湾金马奖唱片公司歌唱比赛的冠军。

这次冠军,把她正式推向了歌坛。

进军娱乐界,很多人会起个艺名。筠读yún,常常被错念成jūn,所以她用“邓丽君”做了艺名,正式出道,年仅13岁。

整个60年代,是邓丽君青春洋溢的少女期,她拥有了普通少女没法获得的关注。

不是大人要我唱歌,而是我自己想唱的。我很喜欢唱歌,所以我只是为自己在唱歌而已,即使没有奖金,只要能唱歌,我就非常高兴了。 

刚开始,她都是翻唱别人的歌曲,录了3张唱片之后,才终于有了人生第一首属于自己的新歌——电视连续剧《晶晶》的同名主题曲《晶晶》。

人们记住了电视机传来的甜美嗓音,她的唱片甚至要排队才能买到。

刚出道时的邓丽君

70年代,跨出台湾岛

第一站是香港。

初到香港,她的日程被电视节目、录制唱片、现场演唱等活动占得满满的。

从发声方式到唱歌习惯,邓丽君开始逐渐摆脱少女的稚气。歌曲中饱满的情感,让她越走越远。

演出邀约不断,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越南、泰国......当时作为全球第二大唱片市场的日本,也看到了这位年轻但实力不凡的歌手。

20岁时,邓丽君来到日本发展,取了一个英文名字“Teresa Teng”。

1974年,她首推日文歌曲《空港》,在日本卖出了70多万张新唱片,获得了那一年日本唱片大赏新人奖,由此奠定了其在日本的演艺事业基础。

她的月薪也从25万日元,逐渐升到250万日元,歌唱事业一帆风顺。

亚洲每个地方的人仿佛都能在她的歌声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思乡时,她唱过:

我张开一双翅膀,背驮着一个希望,飞到那陌生的城池,去到我向往的地方。

——《原乡人》

享受爱情时,她唱过: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

——《甜蜜蜜》

人生不止风花雪月,也有奋斗的激情:

小雨点,放心洒,早已决心向着前……路纵崎岖,亦不怕受磨练。愿这一生中,苦痛快乐也体验。

——《漫步人生路》

香港电台资深制作人张文新回忆说:

1975年,香港电台推出亚洲第一个中文歌曲畅销排行榜的节目。我担任DJ时,邓丽君已经更上层楼,她在日本练唱时,歌唱技巧也更精湛纯熟,将日本的流行歌曲《空港》等翻唱成中文,每首都受欢迎,相较于当时的超级巨星谭咏麟所唱的广东歌,她的歌声更有渗透力,而且她的唱法有一种中国人才能感受到的思乡情绪。

八十年代,大陆

到了80年代,邓丽君的歌声,更是像春风一样,悄悄吹到大陆。

在这之前,因为政治原因,大陆听众要听到邓丽君的歌曲,主要通过两种方式:第一,偷听海外电台;第二,翻录磁带。

人们并不在意那些空洞的宣传,反倒是邓丽君优美的歌曲阴差阳错地重新启蒙了他们对美的追求。

很多年轻人拿着磁带,偷偷躲进被窝里,独自体会歌词中的甜酸苦辣。当时有句话,是这么说的:

白天听老邓,晚上听小邓。

长期被样板戏和红歌教育人们发现,歌还能这么唱?歌词还能这么写?

80年代的内地听众从邓丽君的歌声里,听到了男女爱情之间的甜蜜,听到了想爱而不得的惆怅,也听到了炽热的思乡情结。

她的情歌,很快被扣上“黄色歌曲”、“靡靡之音”的帽子,甚至贵为“毒草”。

邓丽君的《何日君再来》被列为黄色歌曲

报纸上没有她的报道,本地电台里也没有她的歌声。但已经领略过她歌声的人们,再也难以压抑对她的喜爱。

她的歌声,在特殊的时代,唤醒了两岸三地的普通人最真实的情感表达。

直到1985年2月1日,《中国青年报》刊登了《邓丽君说:真高兴,能有电话从北京来》。

这是内地媒体对邓丽君的第一次报道。从那以后,邓丽君和她的音乐在内地逐步解禁了,听她的歌,再也不需要偷偷摸摸了。

可惜的是,邓丽君一生都没在大陆开过一场演唱会。

但这又有什么要紧?很多人在心中已为她开过专场演唱会。

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邓丽君的影子。

她和那个时代,造就了彼此。当那个时代逝去,邓丽君也就成为绝响,不可复制。

她人美歌甜自然不用说,更难为可贵的,是她能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中,保持优雅、低调和自重,与人为善,不争不夺。

她的好友林青霞曾经说过:

她很神秘,如果她不想被打扰,你是联络不到她的。我们互相欣赏。对她欣赏的程度是——男朋友移情别恋如果对象是她,我决不介意…

台上的邓丽君,是个光芒四射的明星;台下的邓丽君,是个渴望被爱的女人。

她也渴望找到属于自己的爱情,渴望组建自己的家庭,生儿育女。

可惜,这看似普普通通的愿望,成了她一辈子无法企及的梦。

邓丽君一生中,有过很多段爱情,每一次都以破碎告终。

邓丽君在演唱会上穿婚纱,现实却没给她机会

较为人所知的,就有五段。

16岁时,邓丽君爱上了台湾豪门子弟朱坚。一个是纯真甜美的明星,一个是精明干练的企业家,两个人惺惺相惜。

也是在朱坚的建议下,邓丽君才有勇气走出台湾到香港发展。

两人感情稳定,甚至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可惜,天妒英才。一场飞机失事,带走了朱坚。

而这种死别,不久之后,邓丽君又遭遇了一次。

在马来西亚的一次演出中,邓丽君结识了企业家林振发。一样缠绵的热恋,一样甜蜜的谈婚论嫁,一样猝不及防的人世诀别。

林振发工作时,心脏病发作,猝然离世。

本来这次从日本回来,邓丽君就会和林振发携手走进婚姻殿堂,可谁会知道,这次回来,竟然成了奔丧?

天堂和地狱的距离,有时候真的只有一瞬间。

邓丽君和林振发

最为人熟知的,或许要数她和成龙的恋情。

1980年,邓丽君到美国进修。当时成龙也为了新电影的开拍,在美国学英文。

身在异乡,都希望能有个说着相同语言的人陪伴在旁。

于是两人便走在一起。吃饭、划艇、放风筝,过着甜蜜浪漫的二人世界。

这种甜蜜的时光只持续了一年。年轻气盛的成龙总爱在一班兄弟面前摆大男子主义,冷落了邓丽君。

邓丽君最需要的是恋人的陪伴。久而久之,她再也受不住这种冷落。

你跟你兄弟过一辈子吧!

气头上的邓丽君没有给上门道歉的成龙重新再来的机会。

两个都是倔强的性子,爱情就这样破裂。多年以后,成龙参加央视的访谈,提到邓丽君,他说:

邓丽君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只恨自己当初太年轻,不懂得珍惜。

邓丽君和成龙

接下来的恋情,更是轰动一时。80年代初,马来西亚糖王之子郭孔丞对邓丽君展开了热烈追求,两人很快就准备结婚。

当时甚至已经印好喜帖,订好了价值200万元的红玫瑰,打算由香格里拉酒店正门入口一直铺到三楼宴会厅。

但婚礼前几天,忽然宣布取消。原因众说纷纭,有人说是因为郭家人要求邓丽君退出娱乐圈。

两人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邓丽君没有跟别人说过,即使是至交朋友,她也不愿意多谈。

她也知道,爱情不是两个人的事情,而是两家人的事。

她无法为了爱情,放弃歌唱。

而人生中最后一段爱情,便是与比自己小14岁的法国青年Pierre的爱情。

邓丽君在法国

两人在法国巴黎生活了很长时间。在这段感情中,邓丽君给他提供了金钱、资源、机会、包容和耐心。

她太渴望一段普普通通的爱情,以及远离镁光灯的生活了。

只是,这终究只是一个梦。作为一个超级巨星,她得到了普通民众无法得到的瞩目,也失去了普通民众最基本的自由。她以为对方不知道她的身份,就真的可以卸下大明星带给她的一切。

然而不可能。她永远是那个独一无二的邓丽君,在哪儿也改变不了。

爱情,曾经给她带来了幸福,但更多的也许是心碎。所有的甜酸苦辣,都被她唱进了歌里面。

幸福时,她唱道:

任时光匆匆流逝,我只在乎你。

——《我只在乎你》

心碎时,她唱道:

有谁能够了解我,谁能了解我,只有那春风知道我,知道我寂寞。

——《我要对你说》

而最后一首绝响,则是《清平调》。歌曲尚未完成,她便匆匆离开了人世。

台湾灵堂

1995年5月8日,邓丽君在泰国清迈的酒店气喘病发,送院不治身亡。

来清迈,本是度假修养,最后却殒命于此。

有人说,如果不是邓丽君误用气喘扩张喷剂,加重心脏负荷;如果不是送医途中,遇到大塞车,能早10分钟急救;如果……那么,如今的我们或许还能聆听到她那甜美有个性的嗓音。

可惜,历史没有如果。

她终究是走了,生命永远定格在42岁。

林青霞说过:

我从来没有觉得她离开了,她还在。

2013年,周杰伦在台北小巨蛋演唱会上,用科技的技术,跟邓丽君进行了跨时空的合唱。

周杰伦演唱会

直到今天,我们依然能经常听到她熟悉的歌声。

这,就是经典。

想重温邓丽君甜美的嗓音吗?波叔为你们找好了链接,点击阅读原文,就可以观看。

今日心情 哀悼

何日君再来?



让你貌美如花,也帮你赚钱养家。别跟我说什么4%的理财产品,抢年化5.8%京东理财,懂得花钱、更懂得赚钱。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