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如果真有一档节目能够让我不悔等待,那必是《歌手》2018

传媒1号2019-03-13 12:18:49

又到一年《歌手》季。

 

它就像定期引爆的炸药,在年复一年的开年之际燃起综艺圈儿的第一把烈火。果不其然,今年的《歌手》2018,又火了。


 

传统电视收视上,在全国高值人群中取得收视率1.19,份额6.18%的优秀表现,高居同时段所有上星频道第一,大幅领先第二名省级卫视55%;

 

智能电视收视上,呈现出四大亮点:第一,时长优势,首期收看总时长比第二名综艺高出60%,第二,增长优势,观众规模较上周增长28%,观众平均收看时长增长超过30%;第三 ,唤醒优势,观众唤醒能力强,万众期待,开机直接选择湖南卫视的观众占比超过四成;第四,引流优势,《歌手》2018带动湖南卫视周五之夜竞争力更强,湖南卫视晚间收视增长58%;


微博热搜上,#周延 沧海一声笑#登上热搜榜第一位,热搜前三甲被歌手包揽。

 

然而,我的好奇却是,能透过《歌手》2018预见这档历久弥新的大IP综艺是否能够长盛不衰吗?




观众的需求


有一种默契,叫“原来你也在看《歌手》2018”;有一种更深的更深的默契,是当你想要分享给我《歌手》2018里的一首歌的时候,我也想把这首歌分享给你。

 

《歌手》2018首期:张韶涵演唱《梦里花》

 

这种默契,便发生在昨晚首播时,我与我的一位十年老友之间。张韶涵的《梦里花》是我们的共同记忆,他在听这首歌的时候想联系我,而我在听这首歌的时候想联系他。在这样一个内容爆炸的年代里,这样的巧合,几乎独独只可能发生在《歌手》2018这样一档“持续的现象级综N代”之上。

 

注意!我这里用的是“持续的现象级”,因为大部分的现象级节目对应的是昙花一现的热度,而《歌手》2018基本是为数不多连年首播都能刷爆朋友圈的孤品。本人有两个微信号,一个是生活号,一个是工作号。生活号对应的好友多是普通观众,工作号对应的好友多是业内人士,而不管是生活号或者工作号,两边的朋友圈都被关于《歌手》2018的好评、关于《歌手》2018中刚刚唱罢的歌曲转载的信息刷屏了!



然而,形成实时探讨也好,形成朋友圈刷屏现象也好,背后对应的,实则是这档节目在功能性上满足了观众对内容的需求:

 

首先,是高级音乐审美的需求。

 


作为一个引领音乐潮流的节目,《歌手》2018让你知道,如何把流行歌曲唱出高级感。在首期节目中,李晓东的《后来》,张韶涵的《梦里花》以及Gai的《沧海一声笑》,都是在路人中传唱度极高的歌曲,然而,李晓东却把《后来》从一首难度系数极低的歌曲通过技巧性的演绎变成一首难度系数极高的竞演型大歌,从一首略显单薄的、适宜传唱的歌曲通过层次化的演绎变成一首百转千回、情绪饱满的艺术型大歌。汪峰的评论很到位,年轻的人唱歌,而李晓东在唱生活。此前越是熟悉,此时越是震撼,观众便更能了然,原来一首流行歌曲,能被升华到这样的高度。这,便是歌手的厉害,这便是《歌手》2018的厉害。


《歌手》2018首期:李晓东演唱《后来》

 

其次,是顶尖节目品质的需求。


音乐类节目连年层出不穷,然而品质上无人可出《歌手》2018其右。灯光、舞美、剪辑、特效、音乐、氛围营造、节奏控制,《歌手》2018代表了目前中国音乐类节目最顶尖的制作水平。而这样的内容,即使在一年几百档的节目中,仍然是稀缺资源。目前的中国综艺,不缺节目,甚至不缺好节目,但顶级品质的节目永远稀缺。

 

再次,是热点话题社交的需求。

 

每年一度《歌手》2018,每年一度朋友圈被《歌手》2018刷屏。《歌手》2018已然成为一个符号化的、仪式化的、庆典化的音乐评论全民议程、社交货币,有足够丰富的空间让它足以形成话题热点:第一,关于回忆,恰如我与我朋友之前因为一首《梦里花》产生了彼此共鸣,一个又一个的点对点的彼此共鸣便形成了点到面的社会共鸣;第二,关于评论,朋友圈里出现最多的,就是大家在本场竞演后最强推的歌手与歌曲,有人支持Jessie J,有人欣赏Gai,有人偏好李晓东,竟不以洪涛老师公布的结果为转移,当大家都有独立的意志、独立的审美,这样超出定论的抒发便成了话题酝酿的基因。

 

《歌手》2018首期:Jessie J演唱《Domino》



合作的需求


首期节目一开始,便有这么一句话,2005年之后,有分量的歌手便极为罕有,“因为唱片公司已经推不动新人了”

 


不避讳地说,音乐界进入低迷、进入寒冬已然是昭然若揭的事实。这不仅仅是在唱片销量上的急剧下滑,更严重的问题是,过气歌手存量越来越多,新生歌手增量越来越少,当然,应该加一个定语,“有影响力的”。相对于音乐界的鼎盛年代,连年都有新生血液的涌现,近年来,能够叫的出的新人屈指可数,被遗忘的老人与日俱增,音乐圈的门面,就靠着为数不多的、金字塔尖的天皇天后撑着。

 

幸而,这两年,音乐界找到了合作伙伴——音乐类综艺。才得以释放这一部分的人力存量,这一产业的生态运转才得以为继

 


毋庸置疑的,《歌手》2018便是这一茬儿“合作伙伴”中,含金量最高、“造星术”最好的顶级资源。多年下来,一拨老面孔在这个节目再度翻红,彭佳慧、林志炫、黄丽玲、林忆莲,一拨新面孔在这个节目一炮而红,黄绮珊、邓紫棋、陈洁仪、迪玛希、赵雷。

 

而昨天之后,《歌手》2018首发的7位歌手,无论是否会出现黄绮珊、邓紫棋、迪玛希式的一夕爆红,但一夕新人成名、一夕回归热点,绝对不在话下——昨天之前,连音乐界的人都不知道张天,昨天之后,连路人观众都知道那是唱《Queen Bee》的、排名仅亚于国际歌后的94年女孩儿;昨天之前,李圣杰这个名字大概已经在年岁中模糊了,昨天之后,你又想起了他的《痴心绝对》《手放开》这些曾经的KTV必点曲目,而且,还有一首关于他的新的记忆点——更国际范儿的《You And I》。

 


这是互惠互利的。正是因为音乐界有这样的困境,有这样的需求作为基础、作为动机,所以作为中国音乐为数不多的造星引擎的《歌手》2018,一来不会缺歌手,所以不会缺内容,二来不会缺音乐圈其他相关上下游产业链的支持,所以不会缺宣推与收益。事实上,可能没有一个其他产业会如目前的音乐业,对综艺节目有那么深度那么大量的需求与期望。



导向的需求


在做《预见2018传媒产业大趋势》系列专题采访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北师大胡智锋老师的一句话:“2018年中国传媒产业的大趋势,是与《十九大报告》紧密相关的,因为,中国特色的文化产业首先取决于政治格局。”

 


那么,当下的导向需求是什么呢?宏观格局是什么呢?《十九大报告》的指导意见又是什么呢?

 

一方面,是中国走向世界的需求。要让中国的观众有更强的文化自信感、文化自豪感,要在伴随着一带一路建设、伴随着国家经济部署,进行大规模的文化输出、文化扩张;

 

另一方面,是世界走进中国的需求。伴随着经济体量、综合国力、国际地位的攀升,国际上对了解中国文化、进军中国市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与需求。

 

而音乐,作为文化产业中最具有跨国别、跨种族能力的艺术形式,自然成了在当下中对外、外对中文化交流需求愈发旺盛之下,最能打开、建立、满足文化输出与文化输入的载体。

 

从《歌手》2018的发展历程来看,它似乎连年都在扩张它文化输出、文化远行的版图:从最初辐射港澳台的大中华区,到扩张到辐射新加坡(陈洁仪)、马来西亚(曹格)、韩国(黄致列)的东亚区、再扩张到《歌手》2017一带一路沿线的哈萨克斯坦(迪玛希)、又再进一步扩张到《歌手》2018欧美的英国(Jessie J),可以鲜明地看到,《歌手》2018实实在在地在文化输出与文化引入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而这显然是与国家目前对文化产业的整体布局与期许,不谋而合的。



结  语


万事万物,衰退或者兴盛,本质皆建立在需求之上。

 

我之所以敢断言,《歌手》2018必然是目前的综N代之中,在可预见的阶段内,能保持“持续的现象级”,其根源便在于它有足够强大的需求基础:

 

在宏观层面,它以音乐为切口,以文化交流为导向,让世界的文化走进来、让中国的文化走出去,显然是与《十九大报告》的精神、国家部署的整体战略紧密相关、积极参与、恰当配合的;

 

在中间层面,它补位了在音乐界式微、音乐公司匮乏推陈出新运营能力的前提里,且中国观众仍有极强音乐内容、音乐产品需求的情况下,中国音乐造星能力最强的第一平台;

 

在微观层面,它满足了个体的电视观众对高级审美的需求,对优质内容的需求,对话题参与的需求,而一个个独立的个体需求所汇集而成的,则又是宏观层面的集体需求。

 

以上,便是足以让我坚信的理由。



欢迎加入“1号社群”,

每日获取《1号新闻》;

每月获取《1号月刊》;

每季获取《1号蓝皮书》!

【入群方式】


1号小编——扫码进群


推送列表


【头条】如果真有一档节目能够让我不悔等待,那必是《歌手》2018

【二条】预见2018传媒产业大趋势之市场格局篇|东方明珠总编辑戴钟伟:关于平台建设,存在一定的悖论

【三条】1号招聘 | 传媒1号 凤凰网 新周刊 中国教育报刊社 深传互动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