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这些 “喜庆” 的春节贺岁歌曲实在没法让我高兴起来

VICE2018-12-03 07:50:45



当年轻的新一代尝试探索新方式来建立新生活的时候,他们所拥有的选择绝不该仅仅有一种;而所谓自由,并不是指我们选择了什么,而是指我们能够选择的有什么。




九里



今年是我完成学业,踏入社会工作后第一次以独立的成年社会人身份回家度过春节 —— 也就是说,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被 “如何向你的亲戚解释你是干什么的” 以及 “在大城市工作一个月赚很多钱吧?” 还有 “有没有男朋友啊?什么时候结婚咧!” 这样的问题所烦恼过。因为从小是在放养式教育中成长出来的,家里常来往的亲戚也不多,过年的时候除了要一家人一起吃个年夜饭以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春节必须要干的传统;因此,我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样一个 “开明的”、“并不传统的” 家庭里不会出现那些传说中的尬聊。

坦白说,这个刚开始工作的第一年,我还挺开心的:在工作中获得了成就感,在生活上展开了新局面,生命里始终有 “新的”、“未来的” 的东西让我有所期盼。到了年底,将要拿着人生中获得的第一份年终奖回乡的时候,我还真觉得自己是个 “社会人” 了 —— 刷着下个月还不知道该怎么还的信用卡,置办了一些特 “生活方式” 的礼物,洋溢着光宗耀祖、独立成人的自豪感,就这么踏上了回家之路。

但回家之后我才知道自己太天真了,在大城市里得到的自由感和成就感,从离开这个环境时起就开始不停地被敲打和质疑。这也不能怪我的家人,尽管他们看过 VICE 的内容,但他们经常向我表示看不懂我发的文章里的年轻人到底要干什么,所以自然难以理解我的工作成就感,经常需要抱着电脑和手机的我在他们心目中还是有点 “不像干正经事儿的”。至于个人生活方面,好不容易从难以为继的一段关系中舒展出来的我刚刚开始享受自处的自得其乐,尝试建立安全、平衡的亲密关系,甚至尝试更新的情感模式。但自从试图和姨妈解释什么是约炮以及为什么有的年轻人要约炮以后,我才明白向长辈介绍我们的情感生活有多难 —— 这可不是一句 “我有对象” 或者 “没对象” 就能说清的。

因此,当我和蔼可亲的外婆在一天晚饭后悄悄拉我进了房间,小声地问我 “有男朋友了吗?” 时,我愣住了。我迅速地在脑中分析了一遍外婆此话背后想要了解的真正信息是什么:是想知道我最近是否有望结婚?还是单纯想了解一下我的生活状态?还是想知道我是不是有人疼有人爱,过得幸福与否?

我思来想去,外婆和我也不是没话聊的人,那套没话找话只能问 “求学-工作-结婚-生子” 的逻辑并不顶用。我反问外婆 “你是想知道我现在过得开心不开心吗?” 并巧妙地把话还了回去,“我有人陪,过得很幸福,你放心就好啦。” 

外婆还是不免追问了几句,同时慈眉善目地传达了她的祝福,无非是一个人在外面打拼很辛苦,找个对你好的人结婚生子过家庭生活也很重要,甚至更重要,眼光不要高到天上去,踏踏实实找一个老实的人就好了 —— 非常传统的心愿。我理解老人家的心意,但突然间我似乎又觉得有点不对劲,回想今天陪外婆上街采买时在滴滴司机车载电视上听到的那首旋律简单歌词却刺耳的《嫁狗》,我忽然担心起这些出售某种规范的歌曲对人潜移默化的影响起来。

这首歌似乎是应狗年而生的,言辞中充满了对女子三从四德的倡导,并有 “哥哥一回头 吓死一头牛” 的惊人描绘。想来我印象中最深刻的唱哥哥的歌曲,还是妹妹坐船头哥哥岸上走的《纤夫的爱》,里面唱着 “你一步一叩首,没有别的乞求,只盼拉住妹妹的手,跟你并肩走。” 虽然最后也有一句 “只盼日头它落西山沟 让你亲个够” 这样狂野的词,但是只能说是民风淳朴实在,并无任何规劝。

每到过年,大街小巷的低音炮里轰出的贺年曲,大多是90年代创作的表达种种祝愿的歌曲,粤语歌最多。除了恭贺新禧,祝愿发财这样的曲目外,也不乏祝寿曲、祝婚曲,当然也有歌唱紫荆花开,祖国大好的贺词。不过这些祝婚曲也绝无催婚催嫁和训导之意,表达的不过是郎才女貌的浓情蜜意和佳偶天成的良缘缔结。因此,当发现如今的贺年流行歌曲开始在歌词中唱出劝说之意或者描绘起刻板的家庭模式时,我实在有点觉得高兴不起来。

让我闹心的当然不止这一首,大年三十晚上,有两个年轻男性偶像为了唤起大家对春晚合家欢的美妙记忆,唱起了《我的春晚我的年》:“外婆煮汤圆,妈妈摆碗筷。” —— 那爸爸呢?

等下一段唱起来我们才知道: “爸爸已经快50了,每年带我回家吃年夜饭,妈妈替外婆炒菜,我就摆碗筷。” —— 爸爸的任务也太简单了吧?1999年春晚舞台上推着大红门的陈红钻来钻去,在《常回家看看》里唱的爸爸做饭妈妈刷碗,这才是公平分配家务啊。不过这首歌里唱到不图为家做多大贡献,只安分过好小日子常回家看看就好,倒也不是所有人都这样。

我的老家在福建,是传说中重男轻女极为严重、计划生育推广难度最大的地区之一,我曾经亲眼见过远房女亲直到生出了儿子才被正式接纳进夫家,举行了结婚仪式,也曾见到老年女性习惯在 “不上桌吃饭”,妇人习惯担当 “操持全部家务” 的角色,也感受过身为女性子嗣受到的关注和重视不如男性子嗣。当那么多的人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在 “进步”,在倡导 “男女平等”,当一个又一个像我一样年轻的、以一名女性、一个家族后代的身份去品尝在社会中获得的成就感和平等感的时候,这样带着刻板印象的贺年歌曲要是传进了村里的大喇叭,看似喜庆助兴,其实很容易让试图破除的刻板又一夜回到了解放前。

实际上,由于这种电视节目和曲目中不停渲染的刻板家庭模式,让我十分抗拒。回家才没几天的我也隐隐感受到了压力,藏不住一丝丝对自己年龄的焦虑,忍不住思考我将来想组建什么样的家庭、我该在我未来的家中承担什么样的角色这些原先从不去考虑的事。

当然,我并不是说女性就不能操持家务,只是 “有人” 要求你担任这个角色,和你根据自己的情况设计出适合自己人设的角色是完全不同的。当年轻的新一代尝试探索新方式来建立新生活的时候,他们所拥有的选择绝不该仅仅有一种。所谓自由,并不是指我们选择了什么,而是指我们能够选择的有什么。当年轻人越来越呈现出不婚、晚婚的趋势时,也应该有些传唱于人群中的歌曲能反应他们真正的精神状态和需求,成为两代人之间都能建立有效沟通和获得精神共鸣的桥梁,而不是制造刻板的愿景和鼓吹传统的模式,让年轻人的心里更加不舒服,老年人的心里更盼望,并最终拉大两者之间的期望差距。

我们不论在家呆着心里自在不自在,到了上班时就能提上行李回到大城市,当前往自己的精神滋养处之前,我很想对家里人说 “平时少看点电视”;可我也知道没有什么别的好的替代方式能补足他们的精神生活,只能默默闭上嘴,继续不高兴。以咱们流行洗脑歌曲的传播速度,用不了多久,《嫁狗》就会出现在外婆跳舞的广场上,希望明年我回家时,外婆不会觉得我不如随便找条狗嫁了得了。



 #春节的你#


春节太无聊,还是在家看漫画吧。点击下方二维码关注#别的#微信公众号,在#别的次元#看看别的漫画。





关于别的流行文化。通过视频、活动、图文、出版、产品等多样呈现形式为你提供点儿“别的”,连接你和“别的”一切。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