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没有了春晚流行音乐,我们只剩下抖音 | 冰川观察

冰川思享库2019-04-23 10:47:35

由于创作者的非专业性和大众化,使得网络歌曲自然而然取向简单容易记住的旋律和曲调,歌词越通俗越好。这样的流行成为了主流。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陈白 


当王菲和那英的组合终究没有在狗年央视春晚复制出《相约98》的传唱旋律,属于春晚带动的流行音乐年代似乎已经彻底停留在那个岁月。


▲2018年春晚,王菲、那英合唱《岁月》(图:新浪微博@春晚)


从《乡恋》到《冬天里的一把火》,再到后来的《常回家看看》《山路十八弯》……


春晚曾经是创造流行的平台。那时候的一整年的大众流行歌曲都由这个舞台来定义。

 

直到我们现在再在播放器中不经意循环到这些歌曲,音符都会把我们带回那个年代。

 

不过,感慨和遗憾是属于看过1998年春晚的老一辈们,就像年轻人正在逐渐放弃电视一样,流行音乐的主战场也在发生转换。

 

比如2017年最火爆的《Panama》,如今没被这首歌“C哩C哩”的旋律洗过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年轻人。

 

1

 

从我没有禁住忽悠下载了抖音APP到现在,截至目前已经有30余位跨越性别乃至物种限制的男女老少以及猫猫狗狗通过《少林英雄》的配乐跟我说唱,“师傅我坚持不住了”。


抖音的洗脑神曲还有很多,鬼畜如《容嬷嬷小黑屋进行曲》,萌系如《小跳蛙》。

抖音官方还推过一个叫“搓澡舞”的挑战赛,由于音乐曲调明快,节奏动感,舞蹈动作简单易学,迅速成为了许多抖音用户跟风模仿。

 

波普艺术的倡导者、领袖安迪·沃霍尔说,每个人都能出名15分钟。崛起于2016年的短视频验证了互联网去中心化的巨大力量。


而在2017年大火的抖音式音乐短视频APP中,每个人只需要15秒,崇拜就从这里开始。

 


尽管抖音官方对于这款软件的定位是一二线城市的新潮年轻人,但它的曲库还是暴露了它的审美。

 

在这个15秒音乐短视频社区里,用户可以选择歌曲,配以短视频,形成自己的作品。而可供选择的配乐,以电音、舞曲为主,共同的特点是都很有节奏感。


抖音为用户提供“Fun”“流行”“电音”“欧美”等14种不同音乐风格,在选完音乐之后,还能够通过酷炫的滤镜+音乐来进一步满足创作欲望。


音乐类短视频整体表现力、渲染力更强,也具有更强的听觉和视觉冲击力。

 

2


这种音乐类型的崛起,在中国,要论鼻祖应该追溯到凤凰传奇组合。


▲凤凰传奇(图:新华网)


但抖音显然比凤凰传奇更有吸引力,用户可以在有节奏感的音乐上配上充满脑洞的鬼畜肢体动作和表情,以“骗取”点赞评论。

 

基本可以这么归纳,在抖音,你就是凤凰传奇。


正如它所背靠的母公司一样,抖音事实上就是视频版的今日头条,创作者去中心化,推送视频内容也是根据大数据筛选喜好定制。

 

上一次留在大众回忆里的爆款流行音乐还是在筷子兄弟的《小苹果》。再往前,我们还有周杰伦、梁静茹、孙燕姿、刘若英、SHE等一票港台歌手。


而如今,连广场舞大妈的播放器里都缺库存了。随着GAI、MC天佑等等被封杀,对于网络歌曲的监管也不断在上升高度。

 

在连《小苹果》这一类的音乐都不再有的近些年,抖音弥补了大众听觉审美的空白。



比如2017年最火爆的抖音歌曲,来自于陌陌主播大壮,他演唱的《我们不一样》全网爆红,也成为抖音背景音乐的打榜前几名歌曲。


3

 

不过,这样的流行神曲,也早已经和所谓的主流流行音乐割裂开来。

 

第一层级的主流音乐当然要属于春晚。所有人都记得TFBOYS俊美的容颜,却很少有人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相约2035”。



▲2018年春晚TFBOYS演唱《我和2035有个约》(图:新浪微博@春晚)


第二层级的主流音乐属于明星歌手们。但在港台歌手也争相上各种各样的真人秀综艺时,看了那么多季《我是歌手》,我们依然再难在流行音乐市场找到能让所有人有共鸣的歌曲。


而随着国内音乐版权重视度的不断提升,要听歌先付费基本成为所有播放器的选择,听歌的门槛进一步上升。

 

于是只剩下第三层级的网络歌曲。这里是陌陌、抖音的主战场,也是音乐短视频软件瞄准的新蓝海。


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写出过《沧海一声笑》《世间始终你好》的黄霑,在2003年曾经预言华语音乐已死。

那之后一年,网络神曲的开山鼻祖《老鼠爱大米》火遍大江南北。


由于创作者的非专业性和大众化,使得网络歌曲自然而然取向简单容易记住的旋律和曲调,歌词越通俗越好。这样的流行成为了主流。

 

随着形而下的左手和监管的右手一起的慢动作洗脑,我们已经在彻底远离了那个充满诗意的歌词世界。


后来即使有赵雷的《成都》,也更像是低水平的模仿。而自从赵雷上了2017年的春晚,一切更是消失殆尽。


▲赵雷


一起被消解迷失的不止是大众流行音乐。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2016年,高晓松试图做点什么,他为许巍炮制了一首新歌。

而没想到的是,当中国最知名的校园民谣作词者和最流行的民谣摇滚歌唱者试图给而立之年压力山大的城市中产阶层一剂心灵创可贴时,却在来自豆瓣和知乎的群嘲之中被煲煮成了毒鸡汤。


当崔健在1986年唱起《一无所有》,三十多年之后,或许我们有的只是眼前的枸杞和抖音。


(投稿邮箱:bcsxk2016@163.com) 

觉得文章不错,就打赏一个吧!


最近更新


我花了30年学说普通话,才看懂央视春晚


在油腻或佛系时代,如何做一个清贫的中产阶级


逼孩子背过时的弟子规,还不如多看韩剧


太平洋大逃杀: 血案盖棺,隐患待除


汇聚思想,分享锐见

公众号ID:ibingchuansxk

本文图片部分来源于网络,

欢迎权利人与我们联系以便支付稿酬,

请于后台留言。

点一点广告,心情会更加愉快!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