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行音乐联盟

文革时期的流行歌曲

卑微的罗曼蒂克2018-11-08 13:06:03

文革时期,文化生活极为贫乏。八亿人八个样板戏,一个作家,电影没有,小说没有,话剧没有,诗歌没有,只有样板戏和歌曲给人们带来传唱的自由。可以说,歌曲是那个年代老百姓生活中的调味品。


文革必须彻底否定!这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做出的决议。尽管多年来有人一直想给文革翻案,但这场运动毕竟太臭名昭著、不得人心,所以已经成了铁案。


但对文革中所发生的事情和现象,还需要具体分析。比如文革中有大量歌曲,可以说影响了一代人,它是不是属于要扔到垃圾堆里的?我看绝不能把脏水和孩子一起泼掉。现在依然成为保留节目的钢琴协奏曲《黄河》、优美的《北京颂歌》《我爱五指山》《我爱伟大的祖国》《红星照我去战斗》《我爱这蓝色的海洋》……都产生于荒唐的岁月,但你应该承认这都是音乐精品。


当然,文革歌曲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现象,有很好的,也有很不好的。“文革”爆发的几年里,整个国家陷入混乱之中,涌现了大量神化领袖和歌唱“文化大革命”的歌曲,那时歌曲中不能缺少“红太阳”、“万寿无疆”、“万岁,万万岁”等词语。这为党内极不正常的生活制造了舆论。但是,广大文艺工作者是没有太大责任的,当时的领导让你这样干,你敢违抗吗?


另外,在扫“四旧”中还出现了红卫兵自己创作的歌曲,比如《造反有理歌》《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以及专门让所谓“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唱的《牛鬼蛇神嚎歌》,这都是地地道道的糟粕。


这些鼓励红卫兵造反的歌曲误导了很多青少年,像“拿起笔做刀枪,集中火力打黑帮。革命师生齐造反,文化革命当闯将”,鼓动青少年斗争那些无辜的人,造成了很多悲剧。


后来出现了一些“语录歌”


像《造反有理》《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下定决心,不怕牺牲》《你不打,他就不倒》等在社会上广泛传唱。由于把革命战争年代你死我活的斗争精神带到和平环境的老百姓中,使这些歌曲逐步发展成各类群众造反组织之间打派仗、搞武斗的政治宣传工具。


在当时,高音喇叭里不间断地放出的这些旋律生硬、尖厉的歌声不绝于耳,听着这些极具“战斗性”的歌曲,人们由最初的恐惧逐渐变得麻木了,整个社会对于由这些旋律“伴奏”的时代氛围几乎习以为常了。直到文革后期又出现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当时北京不少单位虽然安排硬性唱,但那歌词与吵架似的曲调让人生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来就是好就是好……”


进入20世纪70年代以后,“文革”最疯狂的时期过去了,社会情绪逐渐趋于稳定,在文艺生活中,人们对于“八个样板戏”的单调乏味的局面已显露出不满。在这种情况下,周恩来总理指示和鼓励经历了几年磨难的音乐工作者重新开始创作,一些作曲家和歌唱家创作出了一批优秀的歌曲,这些歌曲被收入名为《战地新歌》的集子里,从1972年至1976年,共出版了五集。这套歌集成为那个年代人们的精神食粮。


《战地新歌》中不乏精品名作,其中影响比较大的有《北京颂歌》《雄伟的天安门》《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我爱伟大的祖国》《毛主席走遍祖国大地》《我爱这蓝色的海洋》《台湾同胞,我的骨肉兄弟》《打起手鼓唱起歌》等等。


这些优秀的歌曲的最主要特点是:虽然吸收了不少民歌的元素,但主要为经受过学院派正规训练的歌唱演员谱写的,所以这些歌曲的旋律既具有中国气派,又体现了新中国成立后学院派歌手“美声唱法”的深厚功底。由贾世骏首唱的《我爱伟大的祖国》虽然产生在文革,但并没有什么“斗争气息”,只是用朴素真诚的感情歌颂祖国,加上曲调优美朗朗上口,成为70年代初最流行的歌曲之一:“我爱伟大的祖国,红太阳光辉照山河。千条银线穿南北,万架金桥江上落。大江南北稻花香,长城内外果满坡……”


还有《北京颂歌》歌词雄浑、曲调壮美,虽然几十年时间过去,仍然没有一首歌颂北京的歌能超越它:“灿烂的朝霞,升起在金色的北京,庄严的乐曲,报道着祖国的黎明。啊,北京啊北京,祖国的心脏,团结的象征,人民的骄傲,胜利的保证。各族人民把你赞颂,你是我们心中的一颗明亮的星……”

Copyright © 韩国流行音乐联盟@2017